第十章_豪门里的悲恋诅咒-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1节 第十章
  第十章
  整整一个星期,不仅傅学廉觉得难过,连山庄里的每个人都感觉到如意的不对劲,她变得不再笑容灿烂,常常一个人发呆一整日。
  “是的,我知道了,就照你安排的。”如意刚切断电话,抬头转身,刚好见到推开房门走进来的傅学廉。
  她哼了一声,故意不看他,转身就要走进浴室。“时间不早了,你到我房里来干嘛?”
  傅学廉握了握手,欲言又止。
  “没事的话,我要去洗澡了。”如意气愤地瞪了他一眼,在心里又骂了他一次大笨蛋。
  “等一下。”终于,他开口喊住她,抬起一脚将门勾上,向她走来。“我有话想对你说。”
  “要说什么?”咬了咬牙,如意抿紧唇线,瞪他,瞪得很用力。
  傅学廉伸过来一手,揽上她的腰。“你知道我在乎你,所以不论你要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你没救了,傅学廉!”如意挣扎了起来,抡起小拳头,一下一下地槌打在他的胸膛上。
  什么叫作你知道我在乎你,所以不论你要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她要的是他的真心,是他发于内心的想要她,而不要有一点点的强迫!
  他任由她的双手槌打,反正力道不大,不痛不痒。
  “那你倒是告诉我,你到底要什么?”
  大掌一伸,抓住了她的双手,将她给拉高,让两人的眸光交融。
  如意颤了下,因为他眼中毫不掩饰对她的渴望。“你不懂?你到现在还不懂?”
  她想尖叫,想咬他。
  “我是不懂。”
  烦!
  傅学廉松开了抓握着她的手,烦躁地耙了耙头发,开始在她的房里踱步了起来。
  “我一直以为我们目前的相处模式很好,你也很喜欢,而且我……”
  他爱她!
  发觉自己一天比一天更爱她,所以,他才不想有婚姻,就怕两人间的感觉会变质,他不想失去她!
  “你怎样?”如意怀疑他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话来。
  果然,只见傅学廉的浓眉一揪,脸色沉了下来,几度张口,却是无声。
  如意半哼气的看着他,就是要听他到底要说些什么。
  “总之,我是不想再与你冷战了。”这一星期以来,日子够难过,让一向冷漠惯了的他,几乎抓狂。
  如意听了翻翻白眼。
  他以为她就喜欢冷战吗?
  真是猪头一只!
  静静地瞪了他几秒,如意仰望天花板一叹,转身就要走进浴室。
  “你到底听到了没?我不想再跟你冷战了。”见她要闪人,傅学廉急忙忙上前,拉住她的手臂。
  “你抓痛我了!”
  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一圈红,如意气得想抬脚踢他。
  “你不挣扎就不会痛。”他仍不肯松手放开她,就怕这一松一放,他会失去她。
  “你说的是什么鬼话?”如意真的动脚了,谁知傅学廉的反应快,整个人往旁边一闪,她顿时失了重心,往一旁倒。
  “如意。”傅学廉被她吓了一大跳,顾不及自己可能会被她给拉倒,一手先揽住她的腰,将她往回拉。
  砰地一声,是跌倒了没错,不过痛得发出闯哼的是傅学廉,被当成肉垫的也是他。
  “你不要紧吧?”他急急伸来一手,确认落在他身上的她是否安然无恙。
  如意为他突来的举动所感动,噘了噘嘴,“我很好,倒是你自己,摔伤脑袋了没?”
  “我很好。”发觉她在关心自己,傅学廉似偷吃了蜜糖般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如意槌了他的胸膛一记。
  他吃痛地闷哼了声.
  “放开手啦,让我起来!”如意急着推他。
  “不放,我想像这样抱着你。”他一掌轻压她的脑袋,嗅吻着她的耳窝,知道她怕痒,还有这里最敏感。
  “傅学廉!”如意用手指戳着他的胸膛。
  他却将她抱得越紧,一个翻身,将她压制在身下。“我明天要去香港一趟。”
  他突然说,如意愣了下。“去香港做什么?”
  “签一个合约。”他说着,目光灼灼地瞅着她。
  “什么合约非得到香港去签?”脚的复健才刚到一个段落,就开始趴趴走。
  不过,他去香港也好,她可以利用这空档,跟谢进成一同去看看夏诗织的母亲。
  据他方才拨来的电话说,征信社已查出夏母的住址。
  “老三的公司,有一个重要的决策等着我去签署。”傅学廉没多作解释,目光早已被吸引到另一个地方去……
  他的双腿介入她的,隔着衣料磨蹭她。
  如意浑身窜过一阵颤栗。“你……这次要去多久?”
  对于傅家的财富和产业,她没兴趣,所以从不多问,只隐约听山庄里的员工们稍稍提过,似乎挺复杂,虽称不上富可敌国,但也绝对是富甲一方。
  “可能三天或四天。”傅学廉的一手开始不安分,拉高她的裙摆。
  如意握住他窜入她裙中的大掌。“别这样!”
  “为什么?”他大掌霸占住她的柔软。
  “傅、学、廉。”她的声音在严重的颤抖。
  “学廉。”他纠正她,灵巧的手指滑得更深,挑撩得更急切,没多久,如意节节败退,迷失在他制造出的一波波激情中。
  “你是我遇过的男人中最糟糕、最坏的!”当他挺身进入她,她忍不住抱怨。
  “真的是最坏的?”他冲刺得更用力。
  傅学廉心里有数,一个把自己的纯真全交给了他的女人,能拿什么男人与他做比较呢?
  他笑了出来,宠溺地吻上她。
  “坏坏的我,却只爱你!”
  傅学廉前脚才踏出山庄,如意后脚也跟着离开,她原以为至少会有两日的时间可以找到夏母,一天找到夏诗织,然后一次解决掉傅学廉心中的阴霾。
  却没想到傅学廉比预期要早两天回到山庄,因为第一天的晚上他由香港拨电话回来,却找不到她,于是他急忙忙处理好所有公事,在第二天中午就赶了回来。
  “她去哪了?”才一踏入山庄,他就把成叔抓过来问。
  成叔摇摇头,“不清楚,如意没多说,我想可能是下山去看尤管家吧!”
  “尤叔?”不,傅学廉非常确定,如意没去看尤叔,因为他已拨过电话。
  瞬间,他恐慌起来。不会又……
  “不,不会,她不会。”嘴里喃念着,他的脸色变得暗沉。
  如意不会背叛他的!
  绝对不会!
  “看见她回来赶紧来告诉我,我在书房。”说着,他往内屋走去。
  回到书房,他心里有个猜测,却没勇气去确认。
  再三犹豫,他走到书桌边,在皮椅上坐下,深深地闭起双眸,喘了好几口气,感觉心跳仍在,但心口已让人给刨出了一个大洞。
  他打开抽屉,从里头翻出一张名片。
  两指颤抖地夹住,照着上头的电话,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拨,没多久,电话接通,那端传来总机小姐的声音——
  “台北市XX医院您好。”
  “你好,小姐,能不能麻烦你转接一下复健科谢进成医师?”傅学廉深吸气,他发觉自己的声音正颤抖着。
  “你等一下。”总机小姐查看电脑,一会儿后,“对不起,谢医师休假喔,如果你要找他,请后天再拨电话来。”
  小姐的话才说完,傅学廉已不能忍受地挂断电话。
  他在颤抖,全身颤抖,任凭他如何的想推翻心中假设,但事实证明,如意极有可能是跟那个蒙古大夫在一起!
  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他仰天长啸,吼出心中的不安和悲愤。
  一个反手,扫落了桌上所有的东西,文件四散,电脑全毁。
  “他们会去哪里?”砰地推开椅子,他发狂似的站起,似想起了什么地冲出书房,来到如意的卧房。
  一阵翻找,他开启她的笔记型电脑,搜出了她的录音笔。
  他一一阅读电脑中的所有档案,也听了录音笔内的内容,然后他整个人僵住,仿佛上帝突然判了他死刑,灵魂瞬间由身体里硬生生地被剥离。
  PTSD!
  她的论文报告!
  她为了这篇论文,居然可以连身体都奉献给他,只为博得他的信任?!
  “哈、哈、哈……”再也克制不住,傅学廉狂笑出声。
  如意在隔天的傍晚才回到山庄,这两天半的时间不能说完全没收获,但也没如预期中的顺利。
  首先,她找到了夏诗织的母亲没错,但经由夏妈妈亲口证实,自从女儿背弃了傅学廉,跟别人私奔后,她没脸在山庄里继续工作,而夏诗织也从来没再与她联络过。
  至于那个带走夏诗织的男人,听说去年有人在花莲见过他,只是不知道消息正不正确。
  “唉,真是白跑了一趟。”如意叹了口气,跟谢进成道过再见,看着他开车离去,才有些意兴阑珊地往山庄里走。
  才走了几步,成叔不知由哪里跑了出来,一脸神秘兮兮地将她拉到一旁。
  “如意、如意。”
  “怎么了?”如意不明所以。
  “你先别进主屋里去。”阿泰也不晓得由何处摸出来,突然出现在如意身后。
  “怎么了吗?”如意瞧瞧他们的脸色,怎么一样难看?
  “大……唉……大少爷回来了。”阿泰说。
  “学廉?!”她还以为他会明天才回来,或是晚一点,至少比她晚一些回到山庄,“他有问我去哪了吗?”
  这个问题让阿泰和成叔同时沉默。
  一会儿后,见他们脸色都不对劲,如意干脆直接跨步往主屋方向走。
  “如意、如意,大、大少爷昨天中午左右就回来了。”成叔赶紧跟上她。
  如意停下脚步,看了成叔一眼。“他很生气?”
  “不是很,应该说是气炸了,我们大家都不敢靠近他。”阿泰缩缩脖子,想起了两年前的那个夜晚。
  倏地,浑身窜过一记冷颤。
  只怕这次比两年前那一回更糟糕,因为大少爷的表情更冷肃。
  “他在哪?”如意问。
  在心里沉沉地一叹,要获得他的信赖,似乎还要更努力。
  “你的房间。”成叔插话,眉心紧皱在一起。“他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待在你房里,除了喝点水之外,连东西都不吃。”
  如意推开房门,见到里头一片凌乱,预料到大事不妙。
  “你回来了?”他坐在阴暗的角落里,似头受了伤的狂狮一样的紧盯着她。
  “你疯了吗?没事干嘛毁了我的笔电?”见到地上被摔得粉碎的笔记型电脑,如意气得差点昏倒。
  傅学廉哼笑一声,倏地由沙发上站起,快步来到她面前,伸出一手落在她的颈子上,用力一掐。
  如意吓得脸色苍白,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你、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咳……”
  她咳了起来,感觉空气由胸腔中一点一滴的消失,黑暗很快就要朝她袭来。
  “傅、傅……学……廉……”如意的双手已使不出力,眼泪似溃堤一样。
  发觉自己差点失手掐死她,傅学廉赶紧抽回手,将她甩向一旁。
  “你滚,滚出我的山庄,滚出我的地方,我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如意挣扎着由地上爬起,“为什么?”
  就仅是因为她失踪了两天,所以他才赶她走?
  “你还敢问我为什么?”他怒不可遏的一吼,双目刺红地瞪着她,“这样耍弄我,让你觉得好玩?PTSD?你把我当什么了?你的论文对象?你的观察记录者?还是是你的实验品?”
  “我……”他全都知道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怎样?”傅学廉的嘴角勾起一抹凄怆的笑,“告诉你,就算你是为了论文报告而找上我这个案例,我也不吃亏嘛,因为你也给足了我甜头,对吗?”他嘴角微扬,讽刺地说。
  “你……”如意无法想像,他竟会将两人的欢爱说成这样。
  “我还记得你在我身下的那副淫荡模样!”他更残酷地说。
  “住嘴!”如意扑向他。
  傅学廉退开一步,让她再度摔倒在地。
  “滚!反正我已经玩腻你了,这件事都就当没发生过,只要你永远别再出现在我面前。”说着,他冷酷地转身,朝外走去。
  “傅学廉。”如意在他的身后喊他。
  他脚步未停。
  “你这个笨蛋、臭鸡蛋、王八蛋,你是全天下最笨的笨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赶我走,你会后悔一辈子的!”如意哇地一声,大哭了出来。
  如意负气离开山庄,夜色中,她一个人走在山径上。
  “该死的臭男人,你一定会后悔的,呜……”她边拭泪,边哭泣,视线模糊。
  “呜、呜……居然一点情份也不顾地赶我下山。”一想到伤心处,她哭得更大声。
  叭叭叭……
  一部急驶而来的货车,猛按喇叭,差点撞上如意。
  如意被吓得软腿,跌倒在地,哭泣声不断,眼睛揉得都快肿起来了。
  “该死的,连司机都欺负我!”她挣扎着由地上站起,这时,天空已下起了绵绵细雨。
  “连老天爷都看我不顺眼。”如意气得踢飞脚边的一粒碎石子。
  这时,对向有部货车驶来,那颗碎石飞向车子的引擎盖,开车的司机发出咒骂声:“妈的,是哪个疯子不要命!”
  如意缩缩脖子,不敢出声,整个人往山径边缩,然而后退的脚却在这时一个踏空,她整个人瞬间往山沟里滑。
  “啊!”瞬间她已滑下山沟数十公尺。
  树枝划过她的身体,划伤了她的手脚,身体几度撞上一旁的树藤,在她以为自己性命就要不保时,她掉到了一处泥地上。
  “我、我死定了。”
  她很确信自己的意识还清楚,不过以她的体力,根本无法爬上几十公尺外的山路,而这里是荒郊野外,只要一夜,她就可能因失温而死掉。
  忍住全身的疼痛,如意的一手在四周摸了摸,看能不能找来一些杂草之类的东西,充当保暖的东西覆盖在身上。
  本来不摸还好,这一摸,她很快地摸到了一个像骨头之类的东西。
  如意瞬间吓白了脸,忍住尖叫,不敢看。
  神啊,千万别是我想的东西!她在心里求神拜佛后,才用眼尾余光偷瞄。
  “啊!”在看清楚东西的同时,她尖叫,吓晕了过去。
  在晕倒前,她仿佛听到了上方有人在喊着她的名字。
  “如意、如意,你在下面吗?如意,别怕,我马上回山庄去找人来救你!”
  三天后。
  如意由昏迷中醒来,一睁开眼,见到的是一室洁白,白色的窗帘、白色的日光灯、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
  眨了眨眼,她想抬起手来捏自己一下,看看自己是否已经上了天堂,但手腕上的点滴却扯痛了她,让她闷哼出声,明白自己还活着。
  不过,她全身疼得好似筋骨全让人给拆开来又硬组上,没有一丝完整。
  这时,病房的门刚好开启,一个高挺的身影走进来,一儿到她醒来,俊颜上忍不住挂起笑容,如释重负。
  “你醒了?”是傅学廉,他手里拎着一个旅行袋,可以看出袋子装得圆鼓鼓的,里头肯定塞了不少东西。
  如意喉咙干哑得说不出话来。
  “医生说你滑下山沟的时候有撞到头,所以有轻微的脑震荡。”他说着,已来到病床边,随意将旅行袋往旁边一放,在她身旁的一张椅子上坐下,伸过双手来,紧紧握住她的。
  “渴吗?”抓起她没吊点滴的一手,他放到唇边一啄,起身帮她倒来一杯温水,插上吸管,温柔地递到她的嘴边。“医生说你醒了的话,可以先喝点水。”
  如意看着他,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感觉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久得她的眼睛红了,泪水不禁掉下。
  “别哭了,已经没事了。”傅学廉温柔地说,一手急忙抽来面纸,为她拭泪。
  他的温柔令她感动,相对地,之前他的绝情却也教她心痛。
  她吸了口水,嗓子终于不再干哑,“我、我……差点死掉,怎能不哭?”
  吸了吸鼻子,她的眼泪又扑簌簌往下掉。
  “不哭、不哭,没事了,都过去了。”他张开双臂抱紧她,想将她揽在怀中。
  “痛!”如意因为全身都是伤,痛得大喊出来。
  “好、好,我不抱,不抱。”不敢抱紧她,却又不能不安慰她,傅学廉进退两难。
  就这样,如意看着他,默默无声地掉泪。
  “别哭了,是我不对,我不该错怪你。”他低头,认错,就算她想槌他打他,他都不会还手。
  宁可被她打死,也好过听到她跌落山沟的消息。
  她可知道,当因为不放心,紧跟在她身后的阿泰奔回山庄,送回她跌落山沟的消息时,他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整个人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惧之中。
  “现在你才知道?”如意哭着,声音含着浓浓鼻音。
  “是的,我都知道了。”谢进成已经将一切都告诉他了。
  “你摔坏我的笔电,我的论文都完了。”她继续控诉。
  “我赔你一部新的,论文大不了我陪你一起做,这一次你想从我身上探讨什么、要我配合什么,我都照单全收。”
  “你害我伤心,我觉得心都碎了,好痛。”他的提议听起来还不错,不过她不想这么简单就原谅他。
  “我也一样。你知道当我听说你离开山庄,而且极有可能跟那个蒙古大夫在一起,我的心就像让人给狠狠撕裂一样难受。”那时他简直理智尽失。
  “我跟进成哥并不是……我们是一起去查……”如意辩解。
  “我都知道了,你是为了帮我,想找出夏诗织。”傅学廉沉默了下,看着她,目光中满含深情。
  “你知道了?”
  “嗯。”傅学廉点了点头,接着说:“那个蒙古大夫已经全都告诉我了。而且,你已经找到诗织了!”
  “我找到夏诗织?”如意贬了眨眼,一脸不解。
  “你昏倒前,手里摸到的那副骨骸就是。”不用再接受什么心理辅导了,因为他心中最痛的伤,已经痊愈。
  原来诗织并没有背弃他,她只是不慎滑落山沟,又没被人发现,所以才会从此消失。
  “那是夏诗织?”如意惊讶极了。
  “嗯。”傅学廉点头,脸色凝重,“大家都以为她跟人私奔了,结果却是滑下山沟,失温冻死在里头。”
  如意浑身窜过一记颤栗。她想到如果不是有人发现了她,她可能会跟诗织一样,成为另一具白骨。
  “是谁发现了我?”她肯定要好好谢谢人家。
  “是阿泰。成叔不放心你一个人离开,让阿泰跟在你后头,他看见你滑下山沟,急得跑回山庄求救。”
  “原来是阿泰。”如意在心里大喊了声谢谢,“你要帮他加薪。”
  “好,什么都依你。”他让她的额头靠在他的胸怀。“如意……”
  “嗯?”她没抬头,因为好累。
  “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什么事?”
  “我想,我们得尽速结婚了。”他说。
  结婚?!
  如意倏地抬头,因为脖子有点扭伤,“啊”的大叫一声。“你不是说不要结婚吗?怎么现在又提?”
  “这已经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了。”他说着,眸光若有寓意地瞅在她的肚子上。
  如意扬扬细眉,“你是说……”
  “是的,这个孩子挺勇敢的,而且很健康,所以我这个当爸爸的,当然得快快将他的妈妈给娶进门。”
  “我真的怀孕?”如意仍深陷在惊讶中,回不来。
  “是的。”他亲亲她的额头。
  “那……”她无法思考,大脑仍被惊叹号占满。
  “我们结婚。”他伺机亲了一下她的唇瓣。
  “我不是跟你谈这个,我是要说,我的硕士论文怎么办?”如意抗议。
  “等孩子生完再说喽!”他应得轻松自若。
  “怎么可以?”她抗议。
  “当然可以。等你当上傅太太,生了小孩,论文还是可以补上的。”他大笑着说。
  “我不要!”如意想掐死他。都是他害的!
  要不是他贪欢,她就不会落到这田地了!
  不过,就像他说的,事情总会过去,有无数个明天会一直到来,新的希望、新的生命、新的体验,他们的爱会一直持续下去,冬天过,春天来,属于他们的故事,就在这里永远传颂……
  编注:请继续锁定《豪门的诅咒系列》喔!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