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_豪门里的悲恋诅咒-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0节 第九章
  第九章
  如意打开电脑,一手拿著录音笔,正准备记录下今天一整日所发生的事,门上却刚好传来了敲门声。
  “如意。”是傅学廉的声音。
  如意站起身,关掉电脑,收起录音笔,走过来开门,“学廉?有事?”
  如意看看手表,已经快十二点,平常这个时间,傅学廉大都上床就寝了。
  “我想跟你聊聊。”
  因为今天学礼忽然说他要结婚了,若是别人家,结婚肯定是件好事,但在傅家,结婚则是个赌注,而且赌输的机率还非常高。
  “喔,那……要进来吗?”如意站在门后,退开一步。
  “不了,我们到书房去聊。”
  “要去书房,那你等我一下。”如意转身,很快的取来一件外套披上,走出卧房,顺便将门带上。
  “有什么事,让你睡不着?”她说着,习惯性地过来搀扶着他的一手。
  傅学廉随着她贴近的动作,一手紧紧地握住她的,将她的小手紧握在大掌中。“学礼今天回来。”
  “我知道。”
  “他是回来和我商量。”两人走着,很快来到书房门口。傅学廉停下脚步。
  “商量什么事?”不是出于好奇心,如意仅是反射性的问。
  傅学廉想了下,并没有马上回应她的话,伸手推开书房的门,拉着她一同进入。
  门在两人身后缓缓地被合上,书房里点了几盏小灯,为室内带来了温暖.
  “在这里坐下吧!”走到屏风后,傅学廉拉着如意一同在沙发上坐定。
  “你还没说,学礼是回来和你商量什么事?”屁股才刚沾到沙发,如意就问。
  这事肯定让傅学廉相当伤脑筋,否则他也不会半夜了还拉着她来商谈。
  “他说他要结婚了。”傅学廉说着,一手耙梳过齐肩长发。
  “结婚?”如意眨眨眼,表情似在说,就这样?
  “是的,他要结婚。”如意诧异的模样,让傅学廉一叹,心想,尤叔肯定没将傅家的事全都告诉她。“尤叔没跟你说过有关我家的事吗?”
  如果女人对傅家来说是个魔咒,那个结婚就是可怕的梦魇,几乎没有好结果收场,以他和他父亲的例子来看,傅家男人最好还是别结婚较为妥当。
  “你家的什么事?”爷爷是说过,但不多。
  “结婚对我们家来说是梦魇。”傅学廉说。
  如意再也笑不出来了。“婚姻对你们是梦魇?”
  “是的。”傅学廉点点下巴,眸光灼灼,认真且严肃。
  如意翻翻白眼,“换言之,就是不管你们傅家的男人跟谁交往,等到要结婚时,就得三思而后行,最好是一辈子别结?”
  那就是说,他也可能一辈子不娶她喽?
  蓦地,如意顿觉心火上扬,极不高兴地推开他,从沙发上跳起,转身就要朝外走。
  “如意。”被她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傅学廉赶紧上前抓人。
  “放开我啦,我很识趣的,不会死缠着你。”如意误会了,以为他会这么说,是为了摆脱她。
  “不放。”
  傅学廉紧紧地搂住她,将她整个人搂在怀中,一个翻身使力,干脆将她给压进了沙发里。
  “我不放,一辈子都不想放开你!”
  他说着,吻上她的额头,她的眼帘、她的鼻、颊靥,最终流连于令他血脉偾张的柔嫩红唇。
  “傅、傅……学廉。”如意惊喘着,因为这个吻已经变调,让她惊喘,心跳加速。
  傅学廉的手由她的衣服下摆窜入,揉握住今他喘息变得浓浊的浑圆。“我想要你,好想、好想,如意。”
  说着,他的一手已忙碌的解她的衣衫。
  “喂、喂,你干嘛啦?”如意差点无力招架,一边得感受他的手掌在她胸前创造出的惊喜,一边又得急忙忙的跟他的另一手对抗,防止他攻城掠地。
  一记深情又绵密的吻再度罩上她,吻得如意整个人晕陶陶地,任由他摆布。
  “我会证明,这一辈子我有多么地不想放开你。”他说着,热切的吻往下,几乎吻遍了她的全身。
  如意蜷起脚趾,惊喘连连。
  衣衫一件件飘落,两人已接近裸程。
  “如意……”他的声音听起来低沉中带着沙哑,别有一番诱人的味道。
  “嗯?”如意回给他一声尖喘,因为他指端的拨弄。
  “你的裤子该死的难脱。”要不是这件碍事的裤子,他早已成功的攻城掠地。
  “是你规定只要在山庄里,一律不准穿裙子,只能穿长裤。”害超爱穿裙子的她,只能由几件不常穿的裤子里,挑着穿。
  “我的规定?”傅学廉皱起眉心。对呀,是他自找麻烦,没事干嘛订这些规定!
  “嗯。”如意点头,感觉他用力的拉下她的牛仔裤,脸蛋蓦地羞红,因为最亲密菲薄的底裤也被他一并褪去。
  他的身子覆上她,“那……我改好了,从现在起,以后你可以改穿裙子了。”一个拱身,他深深地埋入了她。
  话题暂且被抛到了脑后,激情正盛,一点一点融化了他心中的冰漠,灿烂的夜,由这一刻开始……
  医院里,如意陪着傅学廉来做最后一次门诊。
  诊疗室里,气氛有些尴尬,因为傅学廉的占有欲和谢进成挑衅的双眼。
  “这次门诊之后,你可以改成一个月来回诊一次就好。”谢进成边说着,一手边忙碌地在电脑键盘上键入一些药品名称。
  很气人,是不是?
  明明说了要好好恶整这个男人的,但这个男人却从来叫也不叫一声疼。
  若不是因为他夺走了他的最爱——如意,他想,或许他能跟他成为朋友。
  “还得回来呀?”很显然地,傅学廉是一次也不想再见到他。
  手一握紧,他紧紧地将如意的手握在掌中。
  看着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谢进成的心里就是有那么一点不是滋味,“当然得回来,要不,我怎么确定你在刮风下雨、打电、下冰雹的时候,双腿会不会感到不适。”
  “蒙古大夫。”
  “臭小子,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看他的一手悄悄地揽上如意的腰肢,谢进成气得差点由座椅上弹起。
  “进成哥!”如意为他的过度反应而惊讶不已。
  “那家伙是故意在我的面前吃你豆腐。”谢进成推开椅子站起。
  “就算是又怎样?”摆明了与他杠上,傅学廉一点也不以为意,更甚者,他还靠过脸来,毫不避讳的在如意的脸颊上啾了下。
  就爱看他的情敌生气的模样。
  如意翻翻白眼,对这两个大男人没辙,只好推了推在她腰肢上乱摸的手一下。
  “学廉,你先出去一下,我和进成哥聊聊。”她说。
  “你要跟他聊?”
  “是的,就我和我的如意妹妹,我们要单独聊聊。”为了激他,谢进成故意挤眉弄眼,做出一副暧昧样。
  “真是输给你们两个!”如意啐声,瞪了谢进成一眼,又看向傅学廉。“我跟他没什么的,你到外头等我。”
  傅学廉当然不肯走,在她腰部的手反而圈得更紧。“我不放心!”
  如意叹了口气,朝着他薄略唇瓣轻轻一啄,“这样放心了吧?快到外头去等我,我相信你也不喜欢一直待在诊疗室里,我只是和进成哥谈谈他今天要开给你的药,当然了,那些药多半有止痛的成分,如果没有酸痛得严重,最好还是少碰为妙。”
  “这……”傅学廉实在不放心让他们两人单独相处,但他了解如意的脾气,知道她要的是信任,如果他不先离开,恐怕她会生气。
  “好吧,我先出去,不过,你最多只能留在这里十分钟,超过了我可不等你。”
  “是。”十分钟就够让她和谢进成聊一聊了。
  “那我先出去。”不放心的又抱了她一下,傅学廉在抽手离去前,狠瞪了谢进成一眼.“你要是敢对如意动手动脚,我们就单挑!”
  如意大翻白眼。“你快出去等我!”
  转过身来,她用力推着他,将人给推出诊疗室,门喀地一声关上,暂时阻隔开彼此。
  “你怎么受得了他?”谢进成朝她走来,撇撇嘴,一脸的气恼。
  “你别在他背后说他的坏话。”男人,如意哼了声。
  谢进成耸耸肩。“我哪有?”
  “算了,我留下不是要跟你争辩这事的。”
  “那有什么事?”他就知道,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我想帮他。”如意突然说。
  “你又要帮他什么了?”
  “最后的治疗。”如意眨了眨眼。
  “最后治疗?”很难懂。
  “我想帮学廉完全走出他的阴影。”她说着,心里已有盘算。
  “你是指……”
  如意朝着他勾了勾手指,示意谢进成靠近。“我的想法是这样……然后那样……再来是这样……”
  谢进成听得一对眉心打结,“如意,这样真的好吗?”
  “当然好,他若不去面对,一辈子也无法由那个阴影中走出来,要走出阴影,最好的法子就是先勇敢去面对。”
  “这样好吗?”谢进成仍在犹豫。
  “进成哥,你难道不希望见到我幸福吗?”如意继续劝说。
  “我当然希望你能幸福,不过……万一让他知道了,怎么办?!”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可比一般人还了解傅学廉那家伙的脾气,说他是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一点也不为过。
  “你不肯帮?!”如意很自然将他的迟疑想成了不想帮忙。
  “是你提出来的,我怎可能不肯帮忙?”望着她,谢进成深深一叹。
  “那先谢了。”如意绽起笑容,朝他伸过来一手。
  谢进成先看着她的手,目光最终落在让他又爱又疼的那张悄脸上 。
  “我帮你就是了,不过你自己得小心一点。”伸过来一手,他与如意握。
  “谢谢你,进成哥。”如意说。
  谢进成撇撇嘴,“不用对我说谢谢,如果你能对我说你爱的是我,我一定会比现在高兴一万倍。”
  如意对着他眨眨眼,“你一定会遇到比我更适合你一万倍的女人。”
  “希望是如此。”谢进成一叹,“你决定何时开始行动?”
  “你有认识的征信社吗?”她得先把夏诗织找出来,才能将傅学廉由阴影之中解放出来。
  “大学的时候,有个不同科系的学长,就是搞这个的。”
  “去请他帮忙?”
  “看来也只能找他了。”
  “你跟那个蒙古大夫聊些什么?”一回到车上,傅学廉就急忙忙地问。
  “没什么,只是了解一下我爷爷的近况如何。”很抱歉,如意不得不选择对他撒谎。
  “真的只是这样?”他怀疑,如果要聊的只是尤叔,那么他在不在场应该都无所谓,为何得一定要他先行离开?
  “是呀!”如意冲着他一笑。
  那笑容在瞬间甜了他的心窝,忍不住伸过来一手,轻轻地抚触着她的颊靥。“如意……”
  “嗯?”她望着他的脸,他的眼。
  他的俊颜靠了过来,伸手压住她的后脑,将她按向他,吻上她的唇办……
  这个吻有点过火,饱含着浓浓情欲,他的另一手勾上她的腰肢,顺着衣料往上撩拨,落在她胸前的柔软上,握个满掌。
  如意闭起了眼,浑身窜过一阵颤栗。
  傅学廉的气息转为浓浊,“说你爱我。”
  他的吻已变质,离开了她柔嫩唇办,吻过她的颈脉、锁骨……眼见就要落在浑圆上。
  “快说你爱我。”他的眸光灼烈烈,亟欲吃了她,但得不到她的承认,他就是怎么也无法安心。
  “我……”如意快喘不过气来,因为他的吻继续往下。
  “如意,快说你爱我。”他说着,解开了她的衣扣,双手探入衣料中,解开她胸前的束缚。
  “我爱你!”终于,如意再也无法克制,尖叫出声。
  她的叫声让他满意极了,一手由裙摆下探入,拨弄她。“有多爱?”
  如意颤抖着,浑身颤栗不停。“很、很……爱。”
  她是该庆幸的,庆幸他已克服了开车的恐惧,这几回上医院复诊、都由他亲自开车,否则车上要是有第三人,她可会羞得找地洞钻。
  “很爱是多爱?”没问出她对他的爱到底有多深,他就无法安心。
  “就是很爱。”如意终于忍不住呻吟,感觉裙摆被撩起,他压上了她……
  “像我爱你一样的爱我,对吗?”他进入她,既深情且激烈。
  如意几乎快要招架不住,双手只能顺着本能攀上他的肩颈,紧紧缠绕。
  “如意,对吗?”他奋力的进出。
  “对……”她的声音破碎,而且颤抖得不像话。
  他一再地进入,直到一波热流同时席卷两人,他才在她的体内深处释放了他的热情。
  如意红着脸,坐在驾驶座旁的座位,随着车子呼啸往前,她不时将目光投向车外,就是怕一转过脸来,会与傅学廉的目光对个正着。
  方才在车上发生的事,至今仍令她的脑子乱成一片,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那么大胆,真的跟他在车里发生了那件事。
  蓦地,如意的脸更红,落在窗外的目光拉回,不过不是看着前方,也不是看向双手正掌着方向盘的男人,而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努力的寻找话题。
  “那天你说关于学礼想结婚的事……”那日的话题只聊了一半,就被激情打断了一切,所以她再问。
  “嗯。”傅学廉睇了她一眼。
  “你反对吗?”如意迎上他的眸光。
  “说不上赞成或反对。”傅学廉坦承地说。
  “怎么说?”不反对也不赞成,这是什么答案?
  “一方面我是希望他能再考虑看看,另一方面,我也觉得他可以试试,就算会受伤,只要能从伤害中站起来就好。”
  “结婚不一定都会受伤。”如意听出了他一长串话中的重点。
  “是吗?”他伸过一手来,轻抚了她的颊靥几下。
  “只要是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婚姻就不会是错误,没有错误,可以甜蜜美满的过,又哪来伤害?”
  “什么才是对的时间?什么样才是对的人呢?”这是很笼统的说法。
  “你居然问我这样的话?”如意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难道他从没想过,以后有可能会与她结婚,相守一辈子?
  她脸上受伤的表情让他难过,但傅学廉并不想欺骗自己,更不想欺骗她,至少目前为止,他确实还没动过可能与她结婚的念头。
  “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只要相爱、快乐就好,不一定得结婚。”他说。
  如意更诧异地看着他,仿佛他说的是外星语,而她则听不懂他的话。“你的意思是……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们可能会结婚?”
  “……”傅学廉愣了下,被她问倒。
  前方刚好红灯,他踩住煞车,暂时将车停下。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永远不会跟我结婚?”如意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满脸挫败。
  “如意……”
  傅学廉伸来一手想抚摸她的颊靥,却让如意扬起一手挥开。
  “绿灯了,我们快走吧!”她深深地吸气,冷冷地说。
  傅学廉看着她,迟疑了下,才换踩油门,让车子前进。
  就这样,车内安静了下来。
  许久之后,他一叹,退让地说:“如果结婚是你想要的,我想我可以让步。”
  这句话让如意瞠大双眸,气得眼瞳差点喷火,“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负气的转开脸,她看向窗外,接下来的车程中,她一句话都没对他说,任由寂静充塞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