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_豪门里的悲恋诅咒-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7节 第六章
  第六章
  医院走道上,傅学廉平静的脸庞虽看不出一丝急躁,但内心里早已波涛汹涌。
  “蒙古大夫!”嘴里啐了声,他的双眸仍紧盯着病房的门板,怎也想不透,如意为何执意要来这家位于基隆的小医院就医。
  什么信安医院?!不过就是处理个被碎玻璃给划伤的小小伤口罢了,也需要这么久吗?不是蒙古大夫是什么?
  “也不知道伤口大不大,需不需要缝合!”又啐了声,他耙了耙头发,一抬起脸来,病房的门恰巧被人推开,一个穿着白色医师袍的男子出现。
  “喂,医生,请问……”傅学廉急着想知道如意的伤况。
  “嘘!”谢进成抬起一手压在唇上,要他安静。
  傅学廉只得暂时将到口的话吞下,静心等待他缓慢地将病房门关上,转身走过来。
  “如意的伤……”
  “已经没什么大碍,我帮她打了消炎针,还有一记安眠针,现在她睡着了,等一觉醒来,伤口就会好很多。”谢进成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溜到傅学廉的双腿上。
  今晚,他原本该在台北市的医院里值夜班,但因父亲的一通电话,他不得不与同事调班,临时回到信安来代班。
  注意到他视线的落点,傅学廉立刻绷紧神经,连嗓音都变得冷硬:“既然没事的话,我想我可以离开了。”
  转动轮椅,他想走人。
  “等一下。”谢进成在他的身后唤住他。
  “医生还有事?”傅学廉停下手上动作,但也没想再转回身来。
  谢进成却一点也不在意,从身后绕到他的面前。“我能请问如意是怎么受伤的吗?”
  “如意?”傅学廉注意到他的称呼。
  “我和如意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谢进成进一步说,一点也不避讳。
  也因为太过了解如意,在见到傅学廉的第一眼,谢进成的心里即大喊不妙。
  他知道,傅学廉是如意会喜欢的典型,除了他出众的外貌、低沉的嗓音,和眸光中若有似无的忧郁,这些对如意来说,都是致命的吸引力。
  他早该在如意说要代替尤爷爷上山庄工作时,就坚持反对到底的,现在就不会有即将被人抢走心爱女人的恐惧。
  “原来!”傅学廉哼笑一声,难怪如意执意要到这家小医院来。
  原来,她是想来让她青梅竹马的男友照料!
  硬是压下心头翻腾的怒火,但傅学廉同时也为那一波突然翻涌而上的妒意震愕不已。
  他的心似乎又陷落了,而且这一回陷落得更深、更教他害怕,难道终其一生,他都注定逃不开女人这个恶梦般的深渊吗?
  罢了,如果逃脱不了的话,就沉沦吧!
  拉着她一同沉沦!
  “尤爷爷也在这里。”谢进成紧接着说。
  “尤叔?”傅学廉眯起眼来,傲然地与他对视。“我能见见他吗?”
  “当然。”谢进成明白,若不是傅学廉的行动不方便,他甚至连一点胜算都没有。“请跟我来。”
  走在前头,他等着傅学廉跟上。
  看着前方挺直的身躯,傅学廉的心头蓦地一紧,一股想要站起的渴望强烈地撞击着他的心。
  也许两年前,他曾经跌倒、曾经自我放弃,但在这一刻,他不想输,尤其是输给眼前的男人。
  只要他能站起来,他相信,他绝对会有公平竞争的机会。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
  “大少爷!”尤雄在见到傅学廉出现在病房里的刹那,惊讶得连忙由病床上爬起,准备下床。
  “尤叔,你别动。”傅学廉转动轮椅,很快地来到病床边。
  “这怎么可以?我向你请长假就已经很过意不去,又老糊涂,居然答应如意,让她去代我的班,对了,如意……”尤雄的叨念声倏地止住,似想起了什么,双眼目光刷地跳过博学廉,落在他身后搜寻。
  没有,除了谢进成之外,哪来他的宝贝孙女如意的影子?
  眉心蓦然一皱,他一脸歉然,“大少爷,都怪我老了,人糊涂了,是不是如意对你不敬,抑或是她闯了什么祸?”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傅学廉为什么会出现在病房里。
  因为从两年前的那场车祸之后,别说是踏出山庄,大少爷连踏出主屋都不曾有过。
  “没有,如……如意她没闯什么祸,你的工作她做的很好,这次只是不小心受伤了,所以我让阿泰开车送我们一同到医院来,也来看看你。”傅学廉伸出一手握住尤雄的,拍了拍,表示要他安心。
  “大少爷……”尤雄还是深觉愧疚,对违背他订下山庄不准有女人进入的规矩。“原来是这样呀,那……如意?”
  怕是又闯了什么祸了吧?自己的孙女,他还能不了解吗?从小就像匹脱缰的野马,只要是她想做的,从没人能阻扰她,就算咬着牙她也要完成。
  “只是不小心让玻璃给割伤了。”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谢进成上前,代他说出了由如意亲口所说的话。
  “怎么这么不小心?”
  “如意说自己一时大意,脚绊了下,跌倒摔破手上端着的玻璃杯,才会割伤。”谢进成继续说。
  “这丫头真是的。大少爷,她给你惹麻烦了!”尤雄的这句话唤醒了差点陷入沉思的傅学廉。
  “哪会?尤叔,你别想太多。”又拍拍尤雄的手,傅学廉再与他寒暄几句,表示要他不用担心,安心好好静养,即和谢进成一起退出病房。
  两人一来到走道上,见病房的门关上,傅学廉即问:“如意跟你说她的手是被水杯给割伤?”
  他不明白,她为何要为他说谎?那明明是他造成的。
  “是呀?”谢进成停下脚步,转回身来看他,不明白这之间有何问题?“我还由她的手臂上的伤口挑出一小片玻璃碎屑。”
  “……”傅学廉无声地一咒.
  “什么?”谢进成问。
  “没事。”咬了咬牙,傅学廉抬起一手耙过头发,“麻烦你帮我请我的司机过来一下,可以吗?”
  谢进成迟疑了下,本想拒绝,但心想,他可能是要回山庄.“好吧,你等一下,我马上去。不过,你可以一个人在这里?”
  能送走这个可能成为情敌的危险分子,他何乐而不为呢?
  他讨厌他的目光。傅学廉打从心底发誓。
  “当然!”他只是行动不便,不是脑子坏了!
  结果,傅学廉并没回山庄去,他执意留在留在医院里陪如意。
  深夜,当谢进成不得不离开病房前去巡房,如意也刚好在这个时候苏醒过来,一睁开眼来,她就瞧见坐在病床边的傅学廉。
  “你……”她很惊讶,他居然留下,还以为早在将她送到信安时,他就返回山庄去了。
  她的声音唤回了他远飘的思绪,眸光倏地由窗外拉回,落在她脸上。
  “你醒了?”他说,反射性地朝她伸来一手。
  但在宽大的手掌即将触及她小巧脸蛋时,他又倏地优住,踌躇着该继续往前,还是干脆缩回,于是他重重一叹。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说实在,如意还真有点不适应他突来的温柔。“还、还好啦,其实伤口也没有想像中那么严重,只是挑出了几个小小玻璃碎片,清洗过后,上了药,本来就可以回去了,都是进成哥小题大作,硬是要我留下,还硬帮我打了镇定安眠的针,让我睡这么久。不过,既然是到了这里,我还想见见爷爷。”
  “我已经去见过尤叔了。”又想了下,傅学廉僵在空气中的手往前,有点突兀地握住她的。
  “爷、爷爷有没有说什么?”如意没有甩脱他,但随着手掌被握紧包裹住,她的心跳又在瞬间加速。
  “没有。”他低头看着她的手,“你……为什么要告诉那个蒙古大夫,说你的伤是自己不小心摔出来的?”
  或许是由于曾经受过伤吧,这一次,当他决定试着跨出一步,试着再去追求、去争取一段情感时,他变得小心翼翼,得先确认她的心思。
  他要知道她和那个医生,除了是青梅竹马之外,是不是男女朋友?
  “蒙古大夫?”如意挑出了他话中最让人感到不解的几个字。
  “那个自称跟你是青梅竹马的医生。”依然是冷冷凉凉的口吻。
  如意噗地笑了出来。
  “拜托,他是进成哥,是国内被喻为未来最有成就的复健科医生,你居然说他是蒙古大夫!”如意边说着,还边摇头笑着。
  “你跟他真是青梅竹马?”傅学廉只想知道这件事。
  “是呀!”她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手一僵,然后倏地松开她的手。
  “听你的口气,好似很崇拜他?”傅学廉用力的握在轮椅把手上。
  “崇拜?”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如意弯眉眯眼的笑了许久,连泪水都差点飙出来。“拜托,我的先生,你到底想问什么?”
  她哪有可能崇拜进成哥呢?
  想想,从小一起成大,她连他穿几号的裤子、有几颗蛀牙、上厕所要用几张卫生纸、睡觉会不会打呼,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哪还有神秘感可言?又如何崇拜呢?
  “别笑了!”他不喜欢她笑,不是指她的笑容,而是在这个时候不适合。
  “不笑就不笑,可是,先生,你得告诉我,你到底是想问我什么?”如意本想朝着他摊摊双手,无奈一只手受伤,她只能使用另一手。
  “我想问……”话已到嘴边,几乎要冲口而出,但最终他还是忍下。
  “到底要问什么?”换如意不肯放过他,因为他的行为模式还有突来的友善态度太令人好奇了,她绝对不会放过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机会。
  两人的目光对视,他恼得眼角微微跳动,一向冷然的脾气又差点失控。
  是的,失控,对于她,他已失控得彻底。
  事情一件一件,破例一桩一桩,什么规矩、什么疙瘩,什么能顶撞、不能顶撞的,她都做了,而他非但没将她给丢出山庄,还因此牵动了心。
  “蒙古大夫是你的男友?”终于,他将话问出口。
  “什么?”如意的反应却是颇为惊讶。
  “蒙古大夫是你的男友?”傅学廉又问了一次。
  这一次,如意的反应是先定住几秒,双眼看着他眨都没眨,然后哈地一声地笑了出来,笑得无法控制,似在说他的话绝对是天下最大的笑话,当然,仅次于方才那个有关崇拜的话题。
  “先生,我不知道你的想像力还挺丰富的。”
  “别再叫我先生!”
  “那?”不称先生,难道要像山庄里的所有人一样,称他一声大少爷?
  不,她才不要,因为那一点也不特别。
  “我可以允许你称我学廉……”他话没说完,如意截断他的话。
  “学廉先生?”
  傅学廉瞪着她。
  又来了,想忍住不激动的情绪又沸腾,真想亲手掐死她,抑或是干脆将她给抓过来,狠狠地吻上她。
  于是,他暂且不给她答案,朝着她勾勾手指,示意她靠近。
  如意不疑有他,反正她一向胆大惯了,才不信他真会对她动手,更别提常挂嘴边的“掐死你”。
  “快说吧,喊你学廉先生可以吗?”如意得意的笑着,甚至用没受伤的一手撑着下病床,光裸的脚丫子踩在冰冷地砖上,来到他面前。
  傅学廉放在轮椅把手上的双手倏地一伸,令人措手不及的拦住她,将她给拉跌进怀中。
  这一跌,如意倒是有被吓到,“你……不要紧吧?”她指压到了他的双腿。
  没有预警,傅学廉的一指突兀地压上她的唇瓣,压回她想继续说的话。“我要你直接喊我学廉。”
  “啊?”她好惊讶,这意味着……
  “快点,说好,说你愿意听话。”他诱哄着她,柔软指腹描绘着她的唇瓣,由上而下,动作柔细得差点让人窒息。
  如意摇头,微张嘴喘息,“不,我不听话,你要我喊你的名字可以,但你不觉得你还欠我一声道歉吗?”
  “道歉?”这个该死的女人,非得每件事都跟他斤斤计较吗?
  “我手臂上的伤!”她得寸进尺地说。
  由他的动作和话语,她已知道,他跟她一样,都喜欢着彼此。
  “这……”傅学廉叫紧眉心。
  “快吧!”她催促。
  “好吧,对不起!”他说。
  这绝对百分之百值回票价,因为随着他的话落,她嫣红的唇瓣已主动地贴上他。
  “如意,我想接受你的建议,我想站起来,我要拾回我的骄傲,一如你一样。”他一遍遍地吻她,一遍遍地说。
  在如意的坚持下,傅学廉先返回山庄休息。
  谢进成原以为,没有那个头号情敌在场,如意的注意力会重新回到他身上,但没想到一整个上午下来,她的话题仍绕着他打转。
  “进成哥,你觉得如果傅学廉用心的做复健的话,他的腿大约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站起来。”
  阳光由窗外撒入,落在病床上半躺半坐的如意脸上,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
  神采奕奕?
  没错,她目前的情况看来就是这样,只是不晓得是因为手臂伤口恢复得迅速,还是因为她此刻说出口的话题。
  谢进成静默着看着她,心里有股难以形容的难过,似让人给掐紧到极限,快喘不过气来。
  “这……我无法确定,有些检查得亲自做过之后才能判断。”
  “你这么说也没错。”挪挪身子,如意下了病床,开始在病房里踱步起来,来来回回地走了几趟,终于停下脚步,仰望谢进成。“进成哥,如果我拜托你帮忙他做复健,你会答应吧?”
  “谁?”谢进成是明知故问。
  “傅学廉。”如意眨眨眼。
  谢进成僵着脸,看着天花板许久,不知在想些什么,最后终于再度拉回,落在如意脸上,“如意,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谁?”这次换如意装起傻来。
  “傅学廉,那个老是板着脸的男人!”谢进成鲜少批评人、但那男人不同,除了他可能成为他的情敌之外,他还太危险,万一如意真爱上了他,怕是会伤痕累累。
  谢进成的批评让如意噗哧一笑。
  这两个男人怎么了?是哪里不对盘吗?
  “难道不是吗?”
  “你说的也对。”如意想了下,这形容很贴切,她无法否认。“但……进成哥,你还没回答我,如果我拜托你,你会帮傅学廉吗?”
  谢进成的脸一下子又僵住,“你也还没回答我,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如果我的回答是……是呢?”眨了下眼,如意对他的目光不闪不避。
  “那么,我的回答是不可能!”她居然承认了,谢进成的心咚地一沉,沉向痛苦的深渊。
  “为什么?”如意不明白他为何要拒绝。
  “如意。”谢进成突然靠近,抓起她的双手,“你难道一定得这么残忍吗?”
  若说她不知道他一直喜欢着她,谁信?
  “我残忍?”如意被他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挣扎着抽回自己的双手,“进成哥,你是在开玩笑吧?接下来你该不会想告诉我,你喜欢我很久了?”
  “我就是喜欢你!”对自己突然大声说出的告白,谢进成也吓了一大
  如意整个人呆住,圆亮的眼睛眨也没眨一下,同一个表情足足静止了有几分钟之久,然后突地,她哈哈大笑了出来。
  “进成哥,你头脑秀逗了唷?”
  “如意!”谢进成不高兴的板起脸。
  “拜托。”如意瞪他,伸过一手来,推了推他,“你还真陷入大家说的那种青梅竹马的情节吗?你自己想想,从你懂得交女友开始,你有哪次交的女友,脾气、长相、性情是跟我一样的?”
  “这……”确实没有。谢进成一时说不出话来。
  “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我,就我的专业上,我就会称你交女友的这行为是移情作用,如果是移情的话,你的那些女友们,至少该找出与我有点相似之处吧?然而,没有,真的一点也没有。”
  “……”谢进成沉默了。
  如意进一步拍拍他的肩,“我们的关系比较像兄妹,一直都是,我相信你心里比谁都明白,你只是一时无法适应,你的妹妹居然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他跟你不配!”谢进成还是无法释怀,也许谁都可以,但他就是不想将如意交给傅学廉,因为他不想见到如意受伤。  “那么……谁跟我才配?”如意看着他,大大地叹了口气。
  “他会伤害你!”他无法原谅任何可能伤害如意的人。
  “爱情不就是这样吗?没人敢保证谁会伤了谁,而谁又不受伤。”如意一脸严肃地说。  谢进成无法反驳,只好端出另一个人当借口。“尤爷爷不会答应的!”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如意对他挑挑眉。  好了,不用再说了,从小到大,跟她斗嘴,他从没赢过,深知她的能言善道。
  谢进成静默了下来。
  如意看着他,伸来一手,再度轻拍他的肩。“喂,你会帮我吧?”
  谢进成抬起脸来,瞥了她一眼,不说会,也没说不会。
  “我想他能重新站起来。”她接着说。
  谢进成撇了撇嘴。“没理由要我帮他!”
  总之,他和傅学廉是相看两相怨。
  “你是一个好医生!”如意对他灌迷汤。
  “我恨死了‘好医生’这三个字。”谢进成颓然地一叹。
  “他就拜托你了。”如意冲着他笑得灿烂。
  “我一定要整死他!”谢进成咬咬牙,发狠似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