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_豪门里的悲恋诅咒-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节 第二章
  第二章
  “如意、如意。”谢进成好不容易在F大校园长长的医科走道上,找到了如意。
  他是谢槐的孙子,跟如意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不过早如意好几届,现在已经是个很优秀的复健科医生,听说他今年可以顺利的拿到博士学位。
  “进成哥,是你呀!”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如意停下脚步。“你今天又回到学校来演讲吗?”
  “没有,我是专程来找你的。”谢进成搔搔一头短发,快步来到她身边。“我今早听爷爷提起了,你真的要去那个山庄吗?”
  “嗯,等一下跟教授递上假单后,我就出发。”如意点了下头,继续往前走。
  谢进成紧跟在她身旁。
  “这样好吗?听爷爷说,那个……”
  “没有什么不好的。”怕他又企图说服她,如意突然停住脚步,昂起脸来对着他一笑,表现出她的坚决。
  “如意,我只是担心……”并不是要否认她的想法和作法,但她一个女孩子,很难让人放心。
  “我知道你关心我,进成哥。”如意又打断了他的话,对着他咧开笑容,“放心啦!我只是去我爷爷工作的山庄住一段时间罢了,又不是桃太郎,要上山去打魔鬼,你哪需要那么担心呢?”
  她的幽默总是能让人会心一笑,但坚决的态度却也让想说服她的人感到挫败。
  “你这么说是没错,但我听爷爷提起,那个山庄的主人有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的症状,这样的人很难说何时会有什么激烈的行为反应出现,何况山庄不是禁止女人接近的吗?还有……”
  “还有,我现在不正好在写有关PTSD的论文吗?”如意又截去谢进成的话,知道他只要话匣子一开,想说服人接受他的看法和观点,就会没完没了。
  “你这么说是没错。”谢进成一叹。
  当初如意选了这个题材,他还曾经举双手赞成,现在若说了反话,岂不是自打嘴巴?
  “那不就好了。”如意又冲着他一笑。
  “如意……”谢进成看着她,欲言又止。
  “什么?”如意收起笑容,最不喜欢见到的就是他一脸严肃的模样。“进成哥,你不知道一个人如果太常板着脸孔,是会变老的。”
  “我……”谢进成一叹,知道自己又说不过她了。“总之,你自己要小心一点,知不知道?”
  “知道啦,你就别为我担心了,何况我又不是要去非洲肯亚那种动物保护区,你还怕山庄里的人吃了我?”见他眉宇间堆着忧愁,如意哈地一笑。
  “如意。”他就是担心她太乐观呀!
  “我会没事的。你等着看吧,搞不好不用一个月,不,或许是两个月,总之,不会超过三个月,我就能把傅家的那位大少爷给医治好也说不定。”
  看她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谢进成一下子也找不出话来反驳,更重要的是,他并不想泼她冷水,打击她的信心。
  “如意,总之……你还是小心一点。”
  “我知道。进成哥,你不用太担心,何况我还有手机,如果真有任何事的话,我绝对会直接拨手机给你。”如意对他笑着。
  如意转了两次车,又换搭一次便车,终于来到山庄门口。
  看着眼前高大的青铜色雕花门,如意抬起一手来遮住刺眼的阳光,又往门里望了眼,门很高、很大,给人一种陌生、冷漠又隔离的感觉。
  如意深吸了口气,伸出一手往一旁的对讲机轻轻一按。
  很快地,对讲机的那端传来了声音,她只解释了几句,门就传来嘎啦嘎啦的响声,铜雕门往内滑开。
  这么简单?!
  甚至此她搭车上山还容易?
  如意往门内看了眼,有点意外自己居然如此简单就能进入这座山庄。
  原以为她得费一番口舌,至少得硬着头皮打一场战争,才能进入这个女人勿进的禁地。
  又吸了口气,如意朝着天空看了眼,举步往内走。
  电动铜雕门的嘎啦响声仍在,不过这一回是停顿了下后,慢慢地逆转,大门在如意身后缓缓合上。
  如意停下脚步,忍不住转头往身后看了眼。
  有种奇妙的感觉在心头油然而生,她仿佛由一个世界,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而那道大得离谱、坚固得令人打寒颤的青铜雕花门,则是阻隔着两个世界的结界,门的外头烈阳、微风、树韵、花香,门的里头则是阴寒、幽暗、封闭、无光。
  忍不住看了眼天空,天空仍湛蓝得让人惊叹,如意摇了摇头,摇掉脑中遐思,迈开步伐,沿着车道往内走。
  她原以为,得走到车道尽头,才能见到人,但不过走了四、五分钟,八个男人慌慌张张地朝着她跑了过来。
  “阿山呀,你真是笨死了,平时说你呆你还不承认,现在你差点把大家都害死,骂你呆,你该没话说了吧?”
  被叫阿山的人极不服气,“我哪里呆了?我也是没办法好吗?她说她是尤叔的孙女,是来找大少爷谈谈关于尤叔病情的事呀,我能够不放她进来吗?”
  “你还敢顶嘴?!我看你不只呆了,你是连脑袋都不想要,才敢忘了山庄不准女人进来的规定!”
  “要不然,你们教我呀!这种事要怎么处理?我总不能让尤叔的孙女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门外吧?”
  “这……”骂他的人嘴巴张了张几回,叹道:“算了,人进来都进来了,等一下先拦下她再说,免得被大少爷发现。”
  随着这句话说完,他们刚好来到如意面前。
  见到她的刹那,众人的眉头一皱,一致闭上了嘴,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一会儿,同步往天空一叹,垂下双肩。
  “死定了!”有人说.
  死定了?!
  是说……她?还是他们?
  如意有点惊讶地看着他们。
  “对不起,初次见面,大家好,我爷爷是尤雄,他说平日多亏大家照顾。”
  “更该死了!”又有人出声,然后众人非常一致的叹息。
  更该死?!
  如意不解的看着大家,“请问……”
  “我看,这下我们大家麻烦大了。”这是结论,由八个男人中,长得最胖,看起来最粗犷的男人说出。
  “阿峰,你觉得这次我们大家会一起被大少爷给丢出山庄去吗?”有人问,跟粗犷的男人不同,他看起来又瘦又小,活像枝竹竿一样。
  “很难说。”摇头叹息的是位约莫六十岁上下,蓄着一把落腮胡的老者。
  “对不起,请问我……”如意实在不喜欢被漠视的感觉。
  “我觉得应该不只被丢出山庄,恐怕大少爷会要我们全都滚下山。”蓄着落腮胡的男人继续发表他的高论。
  想当然尔,大家还是一致地忽略她。
  如意轻咳了下,提提嗓子,决定来个大尖叫,好一次解决掉被漠视的问题。
  “她长得太漂亮了!”所以,准死无疑!
  这突然的一句话,似天外飞来一笔,让如意的尖叫在喉间转了几圈,却怎么也喊不出口。
  “没错,你们大家瞧瞧,她长得一点也不像老尤,那对春山似的眉、能电人的眼波、漂亮的脸蛋、模特儿般的五官,还有白泡泡细绵绵的皮肤,真糟,真的很糟,这一回我们大家赶紧各自打通电话回家,要家里帮我们准备好棺木吧!”
  准备棺木?!
  会不会太夸张了些?
  这下,如意啼笑皆非。
  他们到底是在褒扬她,还是贬低她呢?
  扭扭脖子,她整整嗓音,开口:“呃……对不起!”
  大伙儿还是没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继续谈论著他们的话题,甚至有人夸张的开始讨论起一会儿后该用何种方法落跑。
  如意吸呼了几口大气,鼓足胸腔空气,使出难得的河东狮吼:
  “对、不、起、大、家!”
  这吼声够惊人,虽没响彻云霄,但也震人耳膜。
  讨论声终于停止,围在如意周围的男人们瞬间定格,有的嘴巴张得大大地、有的刚好在抠鼻子、有的在搔痒、有的则是张口打呵欠,但他们的目光却同步落在如意身上。
  “呃……对不起、我需要自我介绍一下吗?”如意先轻咳了声,一改方才河东狮吼的嗓音,甜甜地问。
  “你是管家尤叔的孙女。”开口的正是放她进山庄的阿山。
  “这下惨了,必死无疑,连声音都……”名叫阿峰的粗犷男人突然说。
  然后八个男人一起尖叫、呻吟,看在如意眼中,禁不住要怀疑,他们都疯了吗?爷爷到底是怎么长期跟这伙人一起工作的?
  “我有什么问题吗?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大惊小怪?”如意一对柔亮亮的眼朝着四周转了圈,有点不安的问。
  “我们大惊小怪?她居然说我们大惊小怪耶!”瘦得跟竹竿似的男子大喊。
  “要不是看在你是尤叔孙女的份上,我们一定马上把你丢出去。”留着落腮胡的老伯说。
  “我……”如意一指指着自己,不明了他们的敌意何来。
  见她茫茫然,一副不知自己到底犯了何错的模样,放她进山庄的阿山靠了过来、伸来一手,同情似地拍拍她的肩膀。
  “你别怪大家了,第一,你错在你是个女人;第二,你错在你长得太漂亮;第三,你错在刚好你的声音又很好听;第四,你不该留一头又直又长的头发;第五,你不该穿裙子,第六……”
  说不下去了,阿山用力一叹。
  “我?”如意啼笑皆非,好荒谬的论点。
  “总之,我们死定了,而你……也死定了!”名叫阿峰的粗犷男人摇头叹息着说。
  “其是他妈的!为什么老尤要生个孙女,而不是孙子呢?”这是蓄着落腮胡的老伯的说法。
  “这怪不了我爷爷,因为生我的是我的爸爸和妈妈。”如意想发出嘘声了。真是一群疯子!
  她正想再继续抗议,一阵低沉的嗓音传来,似疾雷一样的打中大家,瞬间,众人吓得差点拔腿就跑。
  “你们在吵些什么?太闲?都不用工作了吗?还有……是谁放这个女人进来的?!”
  如意注意到了,那声音是透过扩音器传来的。
  直觉转身绕了圈,她很快发觉到左前方,一棵樟树上挂着一个蜂箱式的扩音器,而扩音器的旁边有着黑色塑胶制成的球体,如果没猜错,那百分之百绝对是所谓的网眼监视器。
  谁会在这山庄里装上这东西呢?
  想都不必想,铁定是那个人了!
  山庄新一代的掌权者,傅家的大少爷,那个可以被判定为PTSD患者的冷漠男子,傅学廉。
  如果没猜错,如意相信,整个山庄中,一定不只这一处装有这种监视设备。
  而以他这种坐在屋里,透过监视设备来观察山庄所有情况的行为,如意几乎已可以判定,他绝对需要她的帮助。
  “我就说我们会死。阿山,你皮绷紧一点,等一下大少爷问起,你最好一肩扛。人是你放进来的,别把我们拖下水。”
  不知是谁补上了这句,总之,大家也没心情追究,全都胆战心惊,就怕一会儿后难逃一同被驱逐下山的命运。
  该怎么形容他呢?
  尤如意看着眼前的男子,他有一张极为俊美的脸庞,眉毛浓密通中、双眼炯炯有神、鼻梁高挺迷人、嘴唇厚薄恰好,微勾的嘴角甚至泄露着他高人一等的傲气,他有一头过肩的黑直长发,以发带在脑后随意的束紧,整体上看来,给人一种夺人心魄的魅力,美中不足的,是他从左眼角一路往下延伸到耳后的疤,和此刻他正坐在轮椅上的遗憾。
  其实,如意觉得,他脸上的那道疤痕,也不是真的难看,有些人可能会觉得那疤痕可以为他过于俊美的脸加分,让他看起来更有男子气慨。
  至于双脚……
  不觉地,如意的眸光往下拉,落在他踏在脚垫上的双腿。
  真的无法再站起来了吗?
  “你是谁?”被打量的同时,傅学廉先开口。
  他也同样的从头到脚细细看过如意一遍。
  她,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个美女,从发型到穿着,还有那对细细的柳叶月眉、动人明亮的黑瞳、小而翘的鼻子、看起来极富弹性的柔嫩双唇、精致漂亮的脸蛋,她百分之百是个亮眼的美女。
  有一刹那,傅学廉感觉内心深处,某个冰封着的幽暗角落正在崩解,射入淡淡光晕。
  “呃……”没想到他会突然开口,如意吓了一跳,一时答不出话来。
  “报告大少爷,她是尤叔的孙女啦!”站在一旁的阿山赶紧帮忙回话。
  傅学廉的双眸似利剑一样的扫向他,吓得阿山浑身发冷,连退了数步,闭起嘴闪到一边,再也不敢张口。
  “我问,你是谁?”他又问了一次。
  这一次,如意已完全镇定下来,尤其在见到他对阿山的态度,还有凛冽得让人发冷的神情之后,她对他愈加产生了兴趣。
  她绝对要改变他,这个既高傲自大,又撇不开创伤后自卑心态的男人。
  “刚刚阿山不是说过了吗?大少爷,我是你的管家——尤雄的亲孙女,我的名字叫作尤如意。”她走向前,大方地走向他,对着他伸出一手。
  阿山吓得躲到阿峰身后,他想,他绝对死定了,至少这一次绝对逃不了被辞退的命运,尤其在如意竟然当个大少爷的面前喊出他的名字后。
  唉,早知道方才在进屋前就不该跟她握手,做起自我介绍的蠢事。
  “我不管你是谁,你进我的山庄做什么?”彻底漠视她伸过来示好的一手,傅学廉绷紧脸色说。
  难道尤叔一点都没告诫他的孙女,山庄是不准女人进入的?!
  “你说……我是来做什么的呢?”看着自己的手僵在空气中,如意一叹,但脸上不忘挤出最灿烂的笑。
  那笑容很灿烂,但也很刺眼,至少对傅学廉来说。
  他讨厌女人的笑,尤其是像她这种二十出头的漂亮女子,尤其令他感到厌恶。
  “我管你是来做什么的,阿泰,把她轰出去。”转动电动轮椅,他瞪了她最后一眼,不想再与她交谈。
  如意看着他的背影,见他那高傲中隐隐显现的孤独,心头不觉地一酸。
  “啊,原来爷爷卖命了一辈子,为他付出一生青春工作的老板,竟是这种无情的混蛋!”心一狠,她故意开口说。
  这话一出,不仅傅学廉停下了挪动轮椅的动作,转回身来,连一旁好不容易终于卸下心中巨石的员工们,无一不瞪大眼,偷偷抽了口冷气。
  “你说什么?”傅学廉眯起了双眼来,俊颜上显露出难得的怒容。
  他从不用生气的,至少在过去的生活中,山庄的员工们够了解他,不用等到他发怒,那冰冷的容颜、可怕的眸光,就能将人给杀死一千一万遍。
  “我为我爷爷感到不值呀!”如意撇了撇嘴,对付这种人,她决定端出激将法。
  “你敢再说一次?”电动轮椅嘎啦嘎啦的转动声再度传来,傅学廉已向到她面前。
  “我当然敢呀,为何要不敢说呢?不知道大少爷你听说过,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这句话吗?
  我呀,是专程的赶上山来跟你报告我爷爷的病情,而你的态度却可恶极了,亏我爷爷还担心他的老板会关心他,真是看错眼了!”
  如意故意地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夸张,声调抑扬顿挫,总之是为了制造绝佳的戏剧效果。
  “你……”傅学廉气得额冒青筋。
  任谁都听得出来,她是明讽着他是个糟糕透了的老板,不仅不关心自己员工的病情,还对着上山来禀报的人大发雷霆。
  他也不愿意呀,谁教她……是个女人!
  “现在,你说也说完了,可以走了吧?”瞪着她,自从两年前的车祸之后,傅学廉感觉自己已有多年,没有看着一个女人这样久了。
  “说?我有说什么了吗?”如意的动作好夸张,甚至还转了圈,朝着周围的人看了遍,似在征询大家的同情和意见。
  但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只能投给她抱歉同情的眼神,没有一个人敢开口多说一句话。
  “够了!”傅学廉讨厌极了她的动作,他明白那是若有似无的暗喻,摆明了在挑战他。“你有什么话想说,就赶快说一说,说完,你就马上滚!”
  两人的眸光在空气中交会,只差没炸出火花。
  “我爷爷要我回来跟你说一声,医生说他得休息一段时间。”如意噘了下嘴,收回目光后说。
  “还有吗?”傅学廉问。
  如果没事了的话,意思非常明显,就是要她滚蛋!
  “当然还有。”如意怎可能如他所愿?
  “……”傅学廉忿忿地瞪着她,嘴里咒骂了些什么,但没人听得清楚。
  “我爷爷担心他不在山庄的这段时间,他的工作会没人可以顶替。”如意说着,故意再次迎上傅学廉的目光,表明了一点也不怕他,甚至有与他杠上的准备。
  “说的也对,尤叔的工作挺麻烦的。”
  “是呀、是呀,我们已经抽不出人手来分摊尤叔的工作了。”
  “我也这么认为,何况……”
  听到尤雄可能得住院一段时间,几个山庄的员工们开始窃窃私语的议论了起来。
  见他们交头接耳的说着话,傅学廉心中怒火一下子又迸了出来,一对锐眸朝着四周狠扫了圈,窃窃私语的几个人马上安静了下来。
  “你的意思是想怎样?”他的声音由牙缝中被逼出来。
  “我先声明。”如意边摇头,边举起一手,一副发誓的模样。“绝对不是我的意思,大少爷,是我爷爷的意思。”
  “快说,”这两个字几乎是用吼的。
  周围围观者又吓得偷偷往后,退离两人数步。
  “爷爷要我到山庄来代替他。”如意看着傅学廉,差点掩嘴笑,只有眼尾余光泄露了她的笑意。
  “不可能。”想都不必,傅学廉大声拒绝。
  “你怕我?”
  “我怕你?”她竟让他产生一股想杀人的冲动?!
  就算两年前,他的妻子背叛了他,他也只是伤心难过、悔恨挫败,却从无这样想杀人的冲动。
  “是呀!”如意与众人不同,似乎一点也不怕他的冷漠和怒颜。“你要不是怕我的话,又为何要拒绝我留下?喔!莫非……”
  她的声音突然一顿,像疾奏的乐章先不断地将曲子飙高,在扣人心弦的地方却突然地让乐声断绝,引人惊叹和期盼。  “莫非什么?”直觉一问,傅学廉才感到有一种遭人设计的感觉,但话已脱口。
  “我说呀,莫非你真的是一个很糟糕的老板,不顾员工发高烧需要住院休息,却硬要他回山庄来为你工作?”
  “我才不需要!”果然如他直觉所想,她是在拐弯骂他。
  “那就让我留下。”如意顺水推舟。
  “这跟你留不留下无关!”傅学廉怒瞪她。
  “当然有关。”如意一点也不怕他,跟他玩起了吹胡子瞪眼的游戏。“你不让我留下,我爷爷又不放心他的工作,那么你的意思难道不是硬要他回来山庄工作,不肯让他休息吗?”
  “这是两码子事!”这个女人,他发誓,总有一天一定要亲手掐死她!
  “是同一回事。”也不怕他是这山庄的主人,如意激动得双手叉腰。“你不肯让我留下,要不是有虐待员工的倾向,要不,就是你怕女人!”
  “你!”傅学廉咬牙切齿、瞪凸了眼。活了三十二年,从没人敢这样挑战他。
  “如何?”如意也怀疑自己的胆量从哪里来。
  看着她,傅学廉气愤地粗咒了声,忽地,有个念头闪过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