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_王爵的恶女佣-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6节 第五章
第五章
  「爵爷。」雷诺必恭必敬地进了书房,手卜还端了一壶香醇的伯爵茶。
  走到桌边,他弯腰,恭谨地为菲尔的杯子斟满茶水。
  菲尔锐利的眸光由水杯上缓缓拉回,平抿的唇线缓缓上勾,掀了掀後,深沉醇厚的嗓音终於吐出喉问。
  「伯爵茶?」
  「是的,爵爷。」雷诺退开一步来,打直腰杆,站在一旁等著接下来的吩咐。
  菲尔动作优雅流畅地端起茶水,轻轻啜了一口,将茶杯重新放回到桌面,眸光拉向雷诺,
  「她值得你们大家联合起来抵制围攻?」他说得突兀,看似前文不搭後语。
  「爵爷……」雷诺不解,一时反应不过来。
  「需要我说第二遍?」菲尔眯起眼来,琥珀色的眼瞳里绽著犀利光束。「别忘了早苗随时有可能成为你们女主人的事实。」
  「这……」雷诺的心蓦地—怔,随即叹了门气。「爵爷,你真的打算要娶她吗?」
  「我的事,何时需要你过问了?」菲尔的脸色明显不悦。
  雷诺赶紧住了口,任室内寂静了—会儿後,他才坦言说:「其实,大家也不是故意要欺负、排挤她,实在是她不应该打了你一巴掌……」这是罪无可恕的行为!
  说完,雷诺不忘偷偷地瞄了眼,确定眼前的主人脸上有无怒容。
  菲尔沉默了会儿,叹了口气。「雷诺,你有看到我生气吗?」
  对於早苗的那一巴掌,他只当是男女间的调情罢了!
  从椅子上站起,菲尔以单手顺了顺裤管,往前走了数步,来到他身边,一手无预警地搭上了他的肩,轻轻拍了两下。
  「这……是没有。」这也是雷诺感到怪异的地方。
  菲尔落在雷诺肩上的手,又轻轻拍了两下。「那不就对了,去吧!去叫大家别为难她,还有,让厨房的人帮她送点吃的到房里去。」
  「爵爷……」他知道了!关於大家联合起来让早苗没晚餐吃的事?
  「好了。」菲尔瞄了他一眼,并不想责怪这位忠心耿耿的管家。「我只是暂时跟早苗玩玩,也为了让她先适应这里的环境,才要她跟著你们大家一同工作,不过,你别忘了,她极有可能会成为我的妻子、你们大家的女主人,所以该怎么做,你清楚了吧?」
  「我……」雷诺虽无语,但眼里明显写著不赞同。
  看了他一眼,菲尔摇摇头,深叹口气,
  「我很喜欢她。」菲尔坦然地说。
  若之前他还不够明白,这下,他已说得够坦白了吧?
 
  早苗被调离马房,调到菲尔身边,专门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这个命令是透过雷诺管家公布的,害得之後的每一天,早苗都得在清晨六点半前醒来,七点以前叫醒菲尔,七点半让他用早餐,八点打理好—切,然後等著司机马姆开车送他到酒厂上班。
  她一直以为,以他的身分地位,不养尊处优、挥霍度日已不错,没想到他还辛苦勤奋的每日忙著工作。
  不由得,早苗在心里更加地尊敬起他来。
  边打著呵欠,她边走向门边,正踌躇著该不该敲门,门里已传来厂浑厚的嗓音——
  「快进来吧!我今天赶时间。」
  是菲尔。这阵子来,她应该已非常熟悉他低沉醇厚的嗓音,但每每听到时,还是会忍不住脸红心跳。
  摇摇头,早苗深吸了好几口气,赶快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部抛掉。
  拉拉衣襟,她一副如临大敌、准备应战的模样,推开门往里走。
  「爵、爵爷,你今天起得真早。」低著头,她走上前。
  这个男人怪可怕的,彷佛有透视眼一样,否则怎知她已站在门外?
  「帮我到更衣间拿套衣服,就拿那套深灰色的西服,再搭上白衬衫和黑袜子。」菲尔站在窗前,面向窗外,身上仍套著睡袍,不知已醒来多久。
  房里的光线较暗,与屋外有落差,让早苗的视线一下子无法马上调适过来,然而,循著悠沉的嗓音,她很快地寻到了他的身影。
  清晨里微亮的光线撒了进来,描绘出窗前让人心动的身影。
  早苗一闪神,心跳开始怦怦怦地加速。
  就说没天理,是人不该都有缺点的吗?为何上帝独惠於他,让他全身上下全是优点,充满著迷人魅力!?
  就像此刻,他脑後常系的宝蓝色发带不儿了,一头黑发披散於肩颈问,透著晨曦,闪著微微光晕,有著颓废的佣懒,煞是好看。
  魏早苗一手抚上胸口,藉以稳住白己的心跳。
  「怎么了?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没听到我说的话?」菲尔一转身,见到的是还在发呆中的她。
  早苗乍醒了过来,眸光刷地上拉,恰巧对上了他的。
  「没、没……」她的呼吸又在刹那间加速,心跳快得自己都不禁怀疑,下一秒会不会由嘴里蹦出。「我……这就去更衣间拿。」
  一说完话,为掩饰心虚,她转身就跑。
  看著她跑得慌张的身影,—抹淡淡的笑悄悄浮上菲尔唇边。
  「怎样,这几天跟在我身边,你还适应吗?」他问。
  也不知早苗听进了没有,更衣室里传来她的声音。「你这边有好多套深灰色的西服、白衬衫和黑袜子,你到底要哪一套?」
  「都好,你决定吧!」摇头一笑,他几乎能肯定,她极有可能没听到他方才的话。
  「真的让我决定?」早苗的声音又传来。
  「是的。」菲尔往更衣室深深望了眼,随即转身走向另一个方向。「我去梳洗一下,喔,对了,帮我拿件内裤。」
  他说得稀松平常,彷佛呼吸一样自然,全然不当一回事,然而更衣室里的人却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
  先是传来一阵碰撞声,然後是重物落地的声响,接著是微微的低咒声。
  不用看也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菲尔摇摇头,忍住了笑。「动作要快一点,别让我一会儿洗完澡出来没衣服穿,我可是会调你到厨房里去洗碗的!」
  他故意语带威胁地说,然後忍不住笑出声来,大步走向浴室,把尴尬留给更衣室里的人。
  可想而知她绝对是红透著脸,心有不甘地帮他选内裤。
 
  早苗好不容易备齐了西装、衬衫、袜子、领带、袖扣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捧著走出更衣室,菲尔也刚好由浴室里梳洗出来。
  他不再套著方才的那件睡袍,很随性地被横挂在肩上的那条浴巾,宣告了方才它的主人才拿著它,擦过自己的身躯,还有、还有……
  眸光不自觉地往下拉,早苗的脑子轰地一声,响起了平地巨雷,一向天不怕、地不怕,自认胆识过人、见识过人、勇气过人的她,—下子红了脸。
  天啊!他居然没穿衣服,只在腰问随意地系了条浴巾,早苗甚至可以见到他修长结实的双腿上微卷浓密的腿毛。
  狠狠地倒抽了好几口气,魏早苗动作夸张地咽下一大口唾沫,一张粉嫩的脸更红得似熟透的番茄。
  「我的衣服呢?」然而,那个始作俑者,那个害她差点因羞怯而头顶冒出烟来的男人,却半分不以为意,踏著稳健的步伐,怡然朝她走来。
  「这、这……」她应该说,衣服在这里,然而早苗的脑子已决定罢工,随著视线往上拉,脑细胞没了作用,当机中。「你、你……别过来!」
  她唯一想到的,独剩这句话了。
  他是暴露狂是不是?虽然纠结的肌理、宽阔的胸线、紧实的腹肌、修长的双手双腿,百分之百绝对有资格与世界知名的男模相较量,但……
  菲尔岂有可能听她的?
  「我的衣服。」一走近,他朝她伸来一手。
  「喔,衣、衣服,在这里。」早苗的双颊爆红,不仅舌头不灵光,浑身还莫名其妙地颤抖了起来。
  「给我吧!」菲尔接手,瞄了她一眼。
  他非常不喜欢她此刻的表现,彷佛他是瘟疫似的,急於逃离他远远的。
  他故意在衣服堆里翻了翻。
  「内裤呢?」抬起脸来,他故意问。
  「啊?」早苗深吸一口气,脸部温度一厂子由微温窜升到接近沸腾。「内、内、内裤……有、有啊……」舌头非常不听话地打结了。
  「有?在哪?」又翻了一遍,菲尔确定不是眼花,没找著。
  「在、在……」往後退了一步,她已经开始寻找逃命的路线,当菲尔发现她为他准备的内裤。
  她承认,在这件事上,她是要了点小伎俩没错,谁让他竟要她一个还没结婚的女人去帮他拿内裤。
  「在哪?」她的神色告诉他有异。
  菲尔已看出了她落跑的意图。
  「在你西服的口袋里。」—说完话,早苗转身就跑。
  当然了,菲尔怎可能让她如愿?她飞奔至门边,几乎一手才够上门把,已整个人让他由後头攫住,箝住腰肢。
  「你干嘛急著走呢?」他微沉的纯男性气息,随著两片薄唇的一张一合,缓缓呼吐於她的颈脉问。「现在,我们是不是该来看看,你到底帮我准备了什么样的内裤?」
  早苗浑身窜过一记颤栗,过於暧昧的氛围,让她完全不知所措。
  菲尔将她整个人翻转了过来,凝睇著她,缓缓由西服口袋里抽出薄小的布料。
  早苗惊喘了一门气,挣扎了起来,再也顾不得後果,她倾身向前,用双手紧紧蒙住他的双眼。
  「不要看、不要看,我不是故意的,真的!」
  「为什么不能看?」卧房是他的、衣服是他的,连她都是他的,那么,他还有什么不能看?
  「不为什么,反正,你就是别看嘛!大不了,我再进去帮你换一件。I挪挪手,早苗很努力的想用一手捣住他的眼,然後用空出的一手与他抢藏在西服口袋里的内裤。
  显然,她太小觑了他的执著,还有,他一向说了是的精神。
  一阵纠缠抢夺之後,早苗宣告失败,藏在西服口袋里的轻薄布料,也让人给抽了出来亮相。
  「这……」菲尔看著眼前这件布料少得不能再少的黑色性感丁字裤,两道浓眉瞬间拧蹙了起来。
  这……是他的吗?他可不曾记得自己有买过这样的东西。
  「不是我作怪,真的是在你衣柜里找到的!」算了,争夺宣告失败,但早苗还是得表明立场。
  「我不记得我有……」有这么性感的东西。
  他的反应让早苗顿觉好笑。「没关系吧!有这种东西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这个世界上,外冷内热的闷骚型的人,也是很多呀!」
  她想,他应该就是,要不,又何必否认?
  他平日一张脸真的又严肃又酷,有时还冷冰冰的,没想到,也有尴尬可爱的一面。
  「你说什么?」该死的,她为什么就不相信,这东西不是他的!
  「没。」早苗摇头晃脑的,现在她比较希望他能放开她。
  「真的不是我的!」菲尔思绪还绕在掌中丝薄的东西上打转。
  「没关系了、没关系了。」早苗在心中噗哧一笑,抬起一手拍拍他的肩,表示安慰。「能不能麻烦你先放开我?」
  「你该死的在笑什么?」菲尔却一眼就瞧出厂她眸底的笑意。
  「最多,我答应你不说出去。」早苗的手指比了比,示意他松于放开她。
  「不放。」菲尔怎可能答应。「还有,别跟我谈什么说不说的条件,这东西本来就不是我的!」他警告的双眸,紧盯著她。
  被盯得浑身不白在,早苗挣扎了起来。「还说不是你的,人家明明就在你的衣橱里拿的,还包装得很漂亮。」
  为了不让她在怀中挣扎,菲尔的双手忙著箝制她不安分的双手。
  又是一阵拉扯,如预想,早苗渐渐败下阵去,终於,菲尔完全地擒住了她的手,几乎要将她整个人给拥在怀中。
  「啊!」早苗突然尖叫一声,随即眸光往下拉。 
  菲尔被她突来的尖叫吓了一跳,愣了下。  
  「色鬼!」她伺机用力推开他,火红著脸,一转身,飞也似地奔出厂卧房。
  菲尔被她突来的反应搞得莫名其妙,眸光跟著缓缓往下拉,然後定在某一点上,许久许久,一抹笑飘上了他的嘴角。
  浴巾掉了!不知在何时,他竟是一身赤裸!
  一思及此,他噗地一声,朗笑出声,笑声回荡於卧室内,久久不绝。
  从他有记忆以来,从没像现在一样,笑得如此疯狂过。
 
 
  早餐的餐桌上,早苗站在一旁服侍,但尽量不让自己与菲尔的眸光有所接触。
  光想到方才发生的事,她的脸就明显染著火红,热度怎么也褪不去。
  真丢脸!真的好丢脸!长这么大,她首度尖叫著落荒而逃,恨不得能在地上找个洞,让自己钻进去。
  「告诉我,地上长了什么新奇的东西,否则你干嘛一直低著头看?」菲尔的声音传来。
  明明听来非常严肃,但却丝毫不减其中的挪揄味。
  早苗刷地抬头,瞥过来怨怼的一眼。「爵爷,没想到你一早就这么闲,闲到会注意我们这些下人们是否低著头看地上!」
  她的一席话让同样站在一旁服侍的其他仆人们,猛地倒吸一口气,纷纷投射过来责备的眸光,责备早苗过於胆大妄为。
  与仆人们相较,菲尔就显得不是很在意,他勾勾嘴角,扬著淡淡笑纹。
  「你刚住到庄园不久,所以可能不知道。据我所知,在这里的所有人都觉得我的眼力极好,所以没人会像你一样,一早就低著头,脸也不抬的猛盯著地上看,你是觉得清洁地板的人不够用心呢?还是我的地板上真长出了什么东西来?」
  早苗差点没傻眼,一张嘴张张合合,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真的好可恶!是逗她逗上瘾了吗?
  亏她还开始觉得他迷人,有点受他所吸引,没想到,他就……
  想起一早发生的事,还有现在,早苗缓吐出一口气。
  先算了,反正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她在心里偷偷起誓,以後有机会,她绝对、绝对要好好的整他一番。
  「咳……爵爷。」同感惊讶的,当然不只有早苗一人,还有一旁恭谨站著的雷诺。
  他先咳了声,才弯身上前送上一碟汤。
  跟在菲尔的身边二十年有余,爵爷通常会连一眼都懒得去瞥人,更别说一向高高在上、庄重沉敛的他,会开口揶揄人。
  「谢谢,不过雷诺,不用再加汤了,我已经饱了。」示意要雷诺将刚递上的汤收下,菲尔手拿起餐巾拭嘴。「去告诉马姆准备一下车子,我该到酒厂去了。」他说著,推开了椅子站起。
  雷诺很恭谨地上前,双手扶住椅背,将椅子往後挪厂些,好让菲尔更容易离席。
  「是。」边说著,雷诺转身准备快步退下。
  「等一下。」菲尔却突然唤住他。
  「爵爷还有事交代?」雷诺停下动作转回身来。
  「我不是要你去,早苗,你去吧!你应该知道马姆是谁吧?」菲尔笑著说。
  「是的,我认得。」早苗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她发誓,她讨厌他的笑。
  才怪!  
  如果她够认真的去剖析自己的心理,其实不难发觉,讨厌的讨厌就是喜欢,就像负负得正的道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