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_橙橙-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橙橙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9节 第八章
  第八章
  稍後孙无极将两人间误会厘清,并献上一计解决橙橙危机。
  “什麽?”厢房内楚橙橙惊愕地瞪住孙无极。“你……你说什麽?”
  孙无极挥扇笑道:“我明了你一时难以接受这计划,但是……”
  “当然难以接受!”橙橙负气,两腮胀得鼓鼓的。“你要我真让杀手致命,这……无极……你你你,你是爱我或是想害我?”
  “非也非也——”他笑著拍拍她肩膀。“橙橙,只是骗骗那些死脑筋的杀手,一切只为解套,我保证一定盗得还魂丹,你就安心任那些杀手击毙你。相信我,我绝不会让你死於非命。”他深情地执起她双手,但是那双满含笑意看似狡诈的黑眸却令她非常惶恐。
  “万一……”她不安道。“万一还魂丹根本无效……”
  “放心——”他保证。“我查过百草纲典,的确有因还魂丹而起死回生之例。”
  她还是觉得太冒险。“万一……万一我真死了呢?”
  “绝无可能。”
  “所以我说万一嘛,万一……”
  “万一真如此,我一定会……”
  会怎样?橙橙抓紧他的手,双眸深情地仰望他,会为她殉情吗?
  “我一定会……唉……”他哀伤地一叹,别开脸,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一定会将你厚葬,保证让你死得风风光光,死得豪华气派。”
  哇勒……楚橙橙脸色骤变,登时一副想扁人的样子,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孙无极见状好笑地拉拉她的衫子,顺顺她的头发,摸摸她胀红的脸。
  “呵呵呵……别气别气,我说笑罢了。”
  “哼!”橙橙转身前去推开窗。良夜风清,松影参差,花香暗度。她凝眸不禁慨然而叹。“唉,真不知你心中怎麽想的,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我真死去?”
  “此言差矣——”孙无极趋前。“会心之语,当以不解解之。我心与你相契,难道你对自己的心也怀疑?”
  “生死事大,没有别的方法吗?”
  “橙橙……”他微笑将她扳过身来面对他。“难道你不想听听真心话?”
  “喔?”她不解。
  他似有打算。“我会出此下策自然有我的道理,相信我,你会死得很值得、很有趣、很别出心裁……”
  她噘起嘴。“你又在玩什麽把戏?”看他笑得这麽奸诈,对於她的死挺乐在其中的嘛!
  “傻丫头——”他怜爱地抚平她蹙起的眉心。“你这麽可爱我怎舍得失去你?”他好笑地见她怒火腾腾的脸瞬间绯红。
  她又恼又羞。“反正你就是要我非死不可啦!”
  他哈哈笑。“不是真的死嘛,唉呀,你别这麽认真,来,放轻松放轻松,试著深呼吸,来,深呼吸……”
  瞧他说的这麽稀松平常,她更恼了,忍不住握拳咆哮。“深呼吸?要死的又不是你!”真是,她紧张兮兮他却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看来他好似真有十足信心,橙橙叹气道:“好吧好吧,我死我死,但是——”她伸出十指故意做了个骇人的凶恶样。“你要没把我救活,本姑娘一定化为厉鬼,跟你讨命!”她凶恶的模样非但达不到要胁的效果,反而让他仰头笑得更大声。
  ※※※※※※
  翌日——
  凝烟公主起驾回大理,四季客栈一早便忙於准备饯行。
  石榴将回程之路线与欲带之食粮全数交代完毕,这才前往公主厢房请驾。然而当她推门而入时,眼前景象惊骇了她。
  “公主?”榻上染满血迹,凝烟公主奄奄一息倒卧床上。“公主?!”石榴奔上前扶起伤重的公主。
  “石榴……”凝烟呕出一口血,双眸满是恨。“那孙无极……果然……”
  “是他伤您?”
  凝烟公主虚弱地点头。“那……奸人……”她咬牙切齿。“他索丹不成,恼羞成怒……石榴……我要杀了他……”她气急攻心,呕出更多鲜血,怵目惊心染满石榴身子。
  “公主?!”石榴又急又惊。
  “哼……”她惨然一笑。“呵呵……他拿的……是假的……”她眼一睁,抓紧石榴。“石榴……我……我好痛……”她剧烈地喘起气来,忽而身子一软,气绝而亡。
  “公主、公主——”突如其来的打击令石榴惊骇至极,她拉起公主手腕切脉,心上一惊,没想到这孙无极功力如此了得,竟杀得了公主。她忙将公主护进怀中,然後从自个儿腰际抽出锦囊,掏出一粒金色药丸,喂入公主口中。
  她小心翼翼将公主安放床上,立即飞奔出去找护卫,却遍寻不见踪影,难道他们也?正当六神无主之际,背後传来熟悉声音。
  “石榴?”
  石榴转身,但见公主一脸无事地和护卫们步进苑内。“公主?”她奔上前。“您不是?”
  凝烟眼睛一黯。“何事如此惊慌?”
  “公主,您不是受伤了吗?刚才在房里……”
  登时凝烟立即会意。“糟,中计!”她领众人飞快回房,但见里头空无一人。
  凝烟勃然大怒。“石榴,还魂丹呢?”
  石榴恍然大悟淌下泪来。“公主……我……”
  ※※※※※※
  “叫你主子出来!”凝烟上逍遥客栈兴师问罪。
  慈恩拱手礼道:“公主,我主子上天京谈生意去了。”
  凝烟压抑住满腔怒火,冷眼觑著栈内满座客人。空气中翻腾的气流,令她不敢贸然率众强入攻之。
  “哼,你主子胆大包天竟敢偷本座东西,三日内叫他乖乖双手奉上大理,否则吾必率兵血洗此地,届时休怪我无情!”
  慈恩一脸困惑。“小的不知公主何出此言。”
  “哼,作戏!”她转身率众离去,”出客栈凝烟冷声令道:“众人听令,立即赶返大理。”她眯起眼睛。哼,孙无极,纵然你有通天的本领,本座倒要看看你如何挡得了千军万马。
  同时间,逍遥客栈地下密室堂内,一名女子将丹药奉上。
  “舵主睿智,丹药依计取得。”
  孙无极将药丸仔细审视。“你做得很好。”
  “是舵主易容之术出神入化,属下才能不辱使命。”
  孙无极掷出一信,女子截下。“立即将此信快马送至天京分舵。”
  “是。”
  孙无极又喝:“取剑、备马。”
  ※※※※※※
  漠漠寒烟,狂风飒飒,“聚魂坡”在黑夜的笼罩下,更显得鬼影幢幢。
  忽尔一片乌云飘来,缓缓吞噬了残存的一点儿月光,荒原中老树,一片新生嫩叶彷佛受到什麽震动,突而离校飘坠。
  刹那间——
  沙尘骤扬,但见银鞍照白马,飒踏如流星,人影与马如飞箭般疾速而掠,尚不及看清来人英姿一切又趋於平静。
  当那道旋风般身影奔入禁地,东边号角大响,泄漏闯入者行踪。
  片刻,杀手帮殿内,众人聚集,灯火通明,老帮主“不眨眼”神色阴沈瞪视堂下不速之客。
  来人器宇轩昂,青纱覆面,宛如一道流星轻易便开过大门守卫,跃进殿内。颀长的身形,背上背著宝剑,藏在深深睫下是一对莫测高深的眼眸。
  “不眨眼”咳了咳,平抚了来人引起的骚动,又出手制止左右剑拔弩张的气氛。
  “哼!”“不眨眼”摸摸苍白的胡子,冷眸望向来人背上那只宝剑。“寒销剑?”他立即认出来人。“青罗刹,本帮与贵教从无来往,寻到此为何事?”他冷冷抬起嘴角。“莫非……凭魔罗教也有杀不了的人?阁下是想托事?”
  “的确想请帮主杀一个人……”孙无极冷声道。
  “哦?”这可稀奇了,连青罗刹都没法解决的人肯定来头不小,老帮主露出兴致盎然的表情。“是谁?连你青罗刹都不能解决?”
  “听闻贵教规矩,只要出得起价码没有杀不了的人。”孙无极轻描淡写道。
  “不眨眼”将拐杖缓缓移到右侧,傲然抬高下巴自负道:“的确,只要肯出钱,没有不能杀之人。”
  “很好。开个价码——”无极冷眸一凛,嘴角逸出淡淡笑意。“贵教派谁诛杀楚橙橙,那人便是在下欲托之要杀的人。”
  语出,殿内众人惊哗。
  “不眨眼”略略震惊,但很快又回复镇定。“阁下请回,同室操戈绝无可能。”若答应岂不荒谬,他派谁去杀楚橙橙,等於谁就得死。如此其下之人谁还愿效死力?荒唐!
  这答覆孙无极一点都不意外,他不禁揶揄。“原来如此,贵教也有不敢接的任务,真是自砸招牌。啧啧啧……”他冷笑道。
  登时气氛紧绷,老帮主脸色一黯。“青罗刹,你的要求太荒谬,吾绝不可能诛杀同门。”
  “但您不是也说,只要出得起价码什麽人都可以杀?言而无信,啧啧……贻笑大方。”
  “你——”老帮主一时语塞。气愤地握紧鬼头拐杖,声音沙哑低沈。“阁下是来找碴?”
  “嗳——”孙无极忙出声安抚。“息怒啊,就算有十个胆,青罗刹断不敢挑衅帮主神威。”开玩笑,鬼头拐杖可不是好应付的。
  “不眨眼”面色稍缓。“哼!送客。”
  “等等——”孙无极这才说明来意。“在下有一友正巧是孙老爷公子,孙无极。他欲收回父亲委托之事,请帮主收回成命放楚姑娘一条生路。”
  “不眨眼”眯起眼睛。“不可能。”他断然拒绝。“本帮一旦接受委托,绝不可能半途而废,非要取之性命,言而无信岂可在江湖立足!”
  “哦——”孙无极点头思量道。“言而无信……可是方才……帮主,你不觉得贵教教规矛盾哪!”
  “青罗刹——”“不眨眼”恼了。“传闻阁下嗜趣,小心玩火自焚。来人,送客。”
  孙无极昂然伫立殿上,无离去之意。
  旁人见状欲上前强行送客,人才围上,无极冷眼一觑,那些人身子一怔,头发全被削下一截。
  不眨眼冷声警告道:“你到底想怎样?!”鬼头拐杖窜出冷冷白烟。
  “想你收回成命!”语出,铿然一声,背上寒销剑立时出鞘,剑光一闪,击向堂上不眨眼。
  “可恶!”
  老帮主纵身一跃,拐杖及时挡住剑芒,霎时间砰然剧响,那浑厚剑气上冲,猝然间震裂屋顶。同时对峙双方纵身跃上,各自击出雷霆万钧的掌风,霎时飞沙弥漫,轰天剧响,殿内众人纷纷走避。
  两大高手过招,令得天地变色,鬼哭神号,双双各展绝活,破裂的屋檐之上,只见冷冽剑芒势如破竹,毫不留情招招击向“不眨眼”。
  老帮主亦非等闲之辈,式式绝无虚发,内力浑厚,沈著的招式应付青罗刹凌厉迅捷的攻势,两人打得不分轩轾不相上下,几百回後,犹不见胜负。
  奔出殿外帮主麾下各大高手见状欲跃上屋顶帮助帮主,众人身子跃起,但听上方狂妄一喝。
  “给我在下面候著!”孙无极狂道,手中利剑往下方一划,剑芒呈圆形状磅然散开,闪电般一道疾光挡住殿下众人。
  “不眨眼”顺势抛上鬼头拐杖,鬼头发出飒飒寒声,一道黑色杖风乘势击中青罗刹右肩,孙无极咬牙内功运上,硬是吃下这一击,瞬间呕出一口鲜血。霎时怒火高涨。“真是恼煞吾也——”但见他仗剑狂喝,寒销剑登时窜出几十道青色剑芒,直冲天际,青罗刹衣袂飞震,黑发骤扬,浑厚的内力破体而出,眩目的青色光晕与他颀长英姿融成一体,冲天的气势与剑芒合而为一直劈“不眨眼”。
  “不眨眼”心下暗叫不妙,运功挡势,却抵挡不住雷霆之击,砰然剧响,他硬是迎面痛击,身子一震,同样呕出一大口鲜血。
  “不眨眼”情急,举起拐杖,又要使出狠招,孙无极持剑发声制止。
  “住手!”他冷眸凝视。“吾教不与贵帮作对,现下檐上无人,再战对彼此无益,青罗刹倒有两全其美之策……”
  “不眨眼”收住杖势,心知青罗刹绝非泛泛之辈,亦想收战。“愿闻其详。”
  青罗刹抛出手中寒销剑,宝剑没人背上鞘内,他趋前道:“此计如此……”他沈声与“不眨眼”商量,“不眨眼”听了抚须点头不停。
  “果真如此,吾可稍稍眨一次眼。”听罢他面色稍缓,允诺青罗刹。
  ※※※※※※
  正当孙无极为楚橙橙奔波之际,通往大理路上,一行车队於夜间疾行,凝烟公主怒火未熄,命下属不眠不休赶回祖国。
  突然,轿内昏昏欲睡的凝烟公主感受到一袭凉风,她睁眼,嗯,有杀气。
  “停轿!”这个杀气?唉呀,不妙。难得凝烟公主惊起,轿子一落,她轻轻拨开轿帘。前方浓雾弥漫,冷风习习。
  “公主——”石榴趋前。“何事停轿?”她难得见主子神色惊慌。
  凝烟胆战心惊,饱含杀机的浑厚气流不停涌来。她索性掀开轿帘,定睛注视浓雾前方,隐约见一抹硕健黑影昂然伫立。
  “凝烟公主请至魔罗教作客……”来人沙哑低沈之声令人不寒而栗。
  凝烟一怔,是黑罗刹?糟!她厉声急嚷:“护驾!”
  饱含杀气的浑厚嗓音传来:真要如此?”骤风狂起,沙尘乱飞,迷雾散去,裸露出雾内那谜一般建硕伟岸的身影。来人长发狂乱,面色冷峻,一道疤痕烙印在阳刚脸上,黑袍飞扬,更添神秘诡异。
  凝烟丽眸与那双狂野残酷的黑眸隔空对峙。
  一场格斗蓄势待发,来人尚未动手,凝烟心中一悸,那不含感情黝黑似夜的黑眸已然骇住她。
  不妙,她已知结果。
  黑罗刹冷声警告。“歃刀一出,见血方休。”他冷漠注视凝烟,缓缓伸手按住背後大刀,声音浑是杀机。
  “住手!”凝烟及时制止,她咬牙从齿缝中挤出一句:“本座跟你走,休要伤人。”
  “哼!”黑罗刹冷冷一笑。“识相。”他身子一震,猝然凝烟飞出轿内,他抱住凝烟,抛下一句:“谁要通知大理国王还魂丹之事,吾必砍下凝烟人头。”两人瞬间消逝。
  “公主!”
  众人惊呼,荒野间已寻不著公主踪迹,只有重新弥漫聚拢的阵阵薄雾。
  ※※※※※
  几日安然无恙过去——
  既然答应了孙无极要好好的死上一回,这厢楚橙橙可是做足了心理准备,早等晚等,战战兢兢的等,神经兮兮的等,心乱如麻的等,也试著心如止水的等。
  楚橙橙一遍遍安慰自己:“放心,不会真死的。”反正有还魂丹,孙无极不是也说了,就当睡一场觉。
  然而虽已做足心理准备,当事情真临到头来,她还是震惊万分。
  “楚橙橙,纳命来!”
  这日黄昏她人正穿过密林,暗中两条人影窜出,赫然挡住她去路。
  一见两名彪形大汉,橙橙心中一紧,寒意窜上背脊。
  她唉了一声,了然、坦然、淡然道:“两位是来杀我的吧。”
  “受人所托,姑娘莫怨。”大个子的有礼道。
  “我明白,动手吧——”橙橙握紧拳头抱著必死的决心,咬牙道。“请,我不会还手,快点。”她已经被连日来提心吊胆的生活弄得烦死了,现下快死了倒也乾脆。
  她豪爽的态度反令得欲取她性命的两名杀手震惊莫名连连退了好几步。
  “小心!”杀手的疑心病特强。“她可能有备而来。”
  “对——”矮个子的摆起架势。“搞不好有诈,否则怎麽不怕?”
  两位高手犹豫著讨论起来。“帮主圣谕不可让她留下外伤。”
  “对,内脏也不可伤到。”实在粉难下手。
  “要一招击中她的心。”
  “让她心脉停止!”两人讨论著要从哪里下手,力道怎样拿捏。
  橙橙等了半天,心浮气躁起来。“喂!快呀,你们罗罗嗦嗉干麽?”这样枯等著下手,简直是凌迟她嘛!
  两位高手骇然抬头,见楚橙橙一脸豁出去的表情。耶?没见人这麽迫不及待想死的,真诡异,他们益发谨慎起来,一小步一小步提心吊胆地逼近她。
  橙橙挥手道:“来吧来吧,我不会还手的。”心中默念佛号,并不停自我安慰,不怕不怕,有还魂丹!见他们紧张兮兮的模样,她索性催促起来。“两位快动手!来啊,快点啊,都说不还手了,你们还慢吞吞那麽小心干麽?!”
  径旁暗处,一对星眸注意著橙橙的状况。听见她这样没头没脑的叫嚣,孙无极真是啼笑皆非。
  大个子杀手发出一声咆喝,终於动作,身子一跃,杀气腾腾提掌朝橙橙胸口劈去——
  但见橙橙发出一声哀嚎。“妈呀”
  刹那间……手刀劈,鲜血落。
  “你?”大个子僵在半空,一把利剑没入他掌心,鲜血喷出,他痛得嘴角抽搐。“你……不是说不还手?”
  但见橙橙尴尬地双手举著剑,满是歉意地望向他。“呃……抱歉,纯属自然反应。”生死关头,她不知不觉就拔剑了。“对不住啊,老兄,你再打再劈,这次我保证真的真的不还手了!”她粉诚恳粉真心地承诺。
  “大哥?可恶!”矮个子的见状,冲上前来,再不留情地凌厉发招狠狠击向楚橙橙。
  “唉呀、唉呀——”背後杀气腾腾,橙橙旋身仗剑俐落地拚命挡、拚命挡、拚命挡,还拚命嚷:“小力点,小力点,你这样我会怕呀,这样我怎麽敢让你杀?!你要温柔点儿啊!”她惊愕地下意识提剑反击。唉!想死原来也不是这麽容易!
  大个子也加入战局两人围攻楚橙橙,要不是老帮主那道奇怪的圣谕绑手绑脚,早轻易解决她,偏偏……
  橙橙见他们出招恁地凶狠,当下益发恐惧地卖力格斗起来,一边还试图和他们好好讲理。“别,我会让你们杀,你们别那麽凶,我真的会让你们杀啦,小力一点,这样我会怕啊!”她挡个没完没了,眼见穷凶极恶的攻势教她怎敢束手待毙,瞧他们杀得飒飒声不停,天呀,被击中肯定痛毙了!
  楚橙橙好歹有些功夫底子,一边叫嚷、一边反击登时打得没完没了起来,很有绵延不绝打下去的可能……虽然她真心让他们完成任务,可是……天呀!这教她怎麽死嘛!
  暗处孙无极头痛地抚额叹气,这个傻丫头,她要打到什麽时候?他又是气又是好笑。
  孙无极密切注意著战况,心知再这样拖延下去,怕对方情急之下是会失手害了橙橙。
  嗯,他暗下决定,提气,倏地击出暗掌,掌风快到众人未查橙橙已然倒地,无半丝痛楚,没一丁点感觉,便气绝而亡。
  两位高手骇然止住攻势,两人皆不敢相信地瞪著地上躺著的人。
  “死了?”大个子探她鼻息,又切她脉息。“真死了?!”奇怪,有击中她吗?
  矮个子也是一脸惊异。“没有外伤,内脏好似也没伤到,她甚至没喊痛!力道掌控得恰到好处,大哥,你功夫几时这样了得?”
  “是你吧,老弟。”
  “不是我!”两人愕然相视,旋即又释然点点头,一致下了个了不得的结论。
  “肯定是她打得太累自己暴毙了。”
  “对对对——”两人确定人已死後,便纵身奔离,骄傲地赶去赴命了。喝!杀手帮又一次成功完美地完成任务。
  暗处,人影步出。
  孙无极缓缓踱向地上躺著的人儿,他俯身轻易将她打横抱进怀中,他垂眼俯视怀里伊人。橙橙双颊因激斗泛红,浓密的睫毛如似睡了一般静静垂躺。
  “丫头——”孙无极微笑。“你真是个麻烦。”死这麽一次,她命定的劫厄算是解了。
  孙无极气定神闲从腰际取出还魂丹,将仙丹含入自己口中,低头吻上她的唇,将丹药推入她唇内,喂她服下——
  “你会没事的,橙橙……”他怜爱地抚去她额上汗珠。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她像一朵花睡在月光底,无辜的红唇轻启,像红红花蕊诱人,脸上点点雀斑可爱媚人。
  嗯,凝视她毫无防备的面容,抱拥她柔软馨香的娇躯,孙无极双眸一黯,该死,他的欲望高涨,胸腔发热,迫切的欲望想埋入她甜蜜温软的身体里。
  他深深呼吸硬是压下那些绮想,还有最後一事待办,他抱紧橙橙穿越密林步向四季客栈。
  “哇啊……我的乖女,我的橙橙,哇啊!”楚老爷抱住橙橙狂嚎狂吼起来。
  “谁杀了你?谁杀了我乖女?!”
  大堂上,橙橙的死讯震惊众人。
  出乎意料之外的,最先崩溃抚“尸”痛哭的竟是平常老是骂她的楚老爷,他用力摇晃女儿,企图想摇醒她,又惊慌地咆哮家仆去找大夫。“不可能,她没死,她不会死的!”
  “唉……”孙无极背身过去一副哀痛欲绝的模样。“伯父,她真的死了,您节哀顺变。”
  “哇!”楚老爷眼泪直喷,嚎啕大哭。“我不要,我的乖女,你醒醒吧!”
  “姊姊……”莞莞扑倒父亲身旁,同父亲一般痛哭失声。“姊姊啊……是谁杀了你?谁那麽狠心?姊姊啊……”
  楚夫人脸色惨然,震惊得连眼泪都忘了,只是怔怔跌坐一旁。
  还魂丹药效神速,被父亲抱在怀里的橙橙其实已经有了意识,她脸上被父亲的眼泪喷得湿漉漉地,听父亲在她上头大咆特咆,脸色更显苍白,爹又吃大蒜了,真是……
  孙无极悲伤的嗓音传来。“唉,可怜的橙橙,她一直希望继承您的四季客栈,没想到还没得到您的肯定,就这麽香消玉殒……”他仰头说得情真意切。“她心中一定很不甘心吧?”
  “橙橙!”楚老爷听了更激动,连番保证起来。“你给爹爹醒来,只要你醒过来,爹答应你,什麽都依你,你不是一直想掌管客栈振兴客栈吗?”楚老爷疯狂地直晃橙橙。“爹答应你,你快活过来快呀……”
  “何必呢?唉……”孙无极摇头叹气。“人死不能复生啊,何况……橙橙也不是做生意的料……”
  “谁说的——”楚老爷摸著女儿的脸激动反驳。“我乖女最聪明最能干,一向客栈都是她打理的,橙橙,你死了教爹怎麽办,哇啊……爹不能没有你!爹的客栈给你,什麽都给你,不肖女你快给我醒过来!”
  “是。”橙橙猝然睁开眼睛。“爹……”她幽幽笑了,原来爹这麽重视她,这麽爱她。
  什麽?!楚老爷和莞莞惊骇地松手抱住彼此,惊愕地瞪住楚橙橙。
  “你……”莞莞骇道。“你分明没气了啊?”见鬼了!
  楚老爷傻了,张著嘴巴一时间恍惚了。
  橙橙深吸口气没事般的坐起来。“爹啊,您放心,女儿一定会好好帮你管理客栈——”
  楚老爷头晕了。“我……我昏了我……”他身子一偏,在众人惊呼声中晕厥过去。
  尾声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很快的一个月、两个月、三、四月,然後橙橙十八了,按著婚契他们两人欢欢喜喜、热热闹闹地办了一场婚礼,让那小时候的一场闹剧画下了最完美的句点。
  这日晓起,盼云楼上,晨雾弥漫,远处寺庙钟声忽度,而绝尘高耸的楼台上,孙无极凭栏眺望天地。
  鸟声啼,寒烟漫,在绝壑下,云层白净如绵,奔腾如浪,尽大地似琉璃海。
  他羽扇轻挥,享受这清新闲逸的宁静时光,面对著眼前宛如仙境般美景,真个浑身舒畅万虑都捐,抱拥满山浑然天成的禅意和诗意。
  “……黄鸟多情,常向梦中呼醉客。白云意懒,偏来僻处媚幽人……”他低低吟起这样一首诗。
  “无极——”身後某人挺杀风景地呼唤。“十万零一十七两加上七万二十二两银总共是多少银?””大早被拉来看日出,橙橙头昏脑胀还不忘记挂著客栈的生意,将帐册都带出来了。
  唉!孙无极羽扇蒙脸头痛地皱眉,听见後头爱妻抄起算盘的声音。老天,连算盘都搬来了!这丫头!
  楚橙橙头大地嚷:“唉呀,我肯定又算错了,怎麽会这麽少呢?你快来帮我算算嘛!喂——”自从如愿掌管了两大客栈,她可以说是帐册不离身,算盘不离手,尽职得过分。
  孙无极转身踱向橙橙。这丫头真是劳碌命,一刻都闲不住,辜负了良辰美景,他一把抢走帐册。
  “喂!你干麽?”橙橙抬起脸,长长睫毛下,星子般澄净的眼睛瞪住他。
  孙无极立在案旁俯视他新婚的妻子,橘色绸衫衬得她雪白柔润的肌肤如丝缎般诱人,云瀑般尚未编起的发蓬松地散在她纤细肩後,反而透出一股狂野可爱的浪漫气息。
  他眼神一黯,将帐册往後一抛,嘴角勾起坏坏的笑,一副想吃人的模样。
  “你干麽?”橙橙彷佛意识到什麽,身子防备地往後倾。“干麽这样瞪著人家?”
  “我想……”孙无极趋近她,俯身眼睛盯住她眼睛。“我想玩一个游戏……”
  游戏?他身上的男性气息弄得她心慌意乱。“什麽游戏?”她傻呼呼地迎视他坏坏的眼睛。
  他伸出右手揽住她肩背,健硕的身子贴近,忽而轻啄她甜蜜的唇,炙热的舌挑逗般地舔舐她唇瓣,吮著她的柔软上边沙哑低喃:“一个……我们小时候就玩过的游戏……”他诱哄的声音浪荡地。“橙……你的舌头呢?”他捏住她下巴,给她一记深情又狂野的吻……
  “无极?”橙橙低喃,被吻得浑身发烫喘不过气,她双手虚弱地抵住他岩石般发烫的胸膛。“等等……”孙无极不安分的手正探进她襟内爱抚她胸脯,她用著残存的理智提醒他。“会……会有人看见……”
  “谁?云儿看见?树儿看见……”他的吻往下移,开始啃啮她雪白的颈子,并大胆地将她衣襟拉开。“你的身体真好闻……”
  “啊……我不管了……”橙橙抿唇,热情地圈住丈夫颈子。当他滚烫的唇吞没亢奋的蓓蕾时,她的理智已经彻底崩溃。
  孙无极将妻子抱起,将她放於石案上,嗓音浑厚沙哑。“……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
  他将那纤腰上的环带解开,瞬间雪白的胴体无限春意地裸露眼前,他伸手,长指无限爱意地缓缓画过她曼妙的身体曲线,他双手捧住那不堪盈握的柳腰,目光变得狂野,声音变得暗哑。
  “……一年好境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他俯身压住那一片旖旎春光,雄健亢奋的身躯融在那一片春潮里……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