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_橙橙-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橙橙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6节 第五章
  第五章
  橙橙只身立於湖畔,日光映得湖面金光烁烁,天朗气清、云蒸霞蔚,湖畔零星的旅客来往。
  橙橙默默凝视著山光水色,心中一紧,将手里的计划书揉成一团,掷向风中。
  “罢了!”纵有满腹理想,开口谁了?
  纸团翻飞风中,橙橙一头长发任风拂乱,日光晕亮她忧愁的脸容。那一向明澄清澈的眼眸此际笼罩了一层水雾,她红唇轻轻抿著,惯常倔强的表情消失了,她一脸茫然,眼神空洞悲伤,惆怅地兀自发愣。
  翻飞的纸团任风吹扬……忽然,空中,一只手抓住了那团纸。
  片刻——
  “嗯……写得很好。”低沈的嗓音赞叹道。
  听见声音,橙橙一怔,转过脸来,瞬间一道暗影笼罩她纤弱的身子,孙无极?
  日光里,微风中,孙无极英姿伟岸,衣袂飘扬。
  他泰然自若地摊著那张被揉掉的纸团,仔细端详,赞叹连连。“唔,这几个点子都很新颖……”
  “真的吗?”橙橙趋前,她眼睛骤亮,一扫先前阴郁的表情,脚尖一蹬,指向纸上几个项目。“这几个点子可是我参考了好几本商书才想出来的。”
  “是是是,很新颖,很有意思,尤其是这点……”孙无极指向其中一项。“就如你上面附注的,这点如果实行,的确可以狠狠打击‘逍遥客栈’的生意……”
  等等,橙橙身子一怔,彷佛意识到情况有多荒谬,她忙抢下计划书。“别看了、别看了。”真是,她怎麽和生意上的竞争对手谈起她的计划,可笑,可笑至极!
  “呵呵……”孙无极笑望她懊恼丽颜。“橙橙,这计划书是你写的?”他柔声问。
  橙橙转身凝视银光烁烁的湖面。“是。”
  “真看不出来……啧啧……真想不到……”
  他在讽刺她吗?橙橙没好气地觑他一眼。“你什麽意思?”
  “看不出来你可以写得这样出色,这麽好的计划为什麽要揉掉?”孙无极见她身子一震,激动地转过脸来,她眼睛闪烁盯著他。
  “你……你是说真的?”第一次有人肯定她的能力,赞同她的理想。这种被认同的感觉让她的心瞬间涨满了某种奇异的幸福,她几乎要掉下眼泪了。
  难得她有看起来这麽脆弱的表情。孙无极朝她微笑,眼中闪烁著温暖。“橙橙,你是个特别的女子。千里驹需得伯乐方能一展长才,你这方面的天赋,但愿不要被俗人的眼光埋没了。”
  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段话,却深深抚慰了她旁徨无依的心房。
  橙橙怔住了。“你……你……”怎麽会这样,肯定她的人竟是这个常让她气得半死的孙无极。楚橙橙既感动又惊骇,她矛盾地仰望著他英俊的脸容,望著他眼眉,还有那双神秘又深不见底、如磁石般吸引住她的星眸。“我……我真的不懂你……”她困惑了。“我一点都不了解你,我该讨厌你或是……”她习惯性懊恼地抿起唇瓣。
  孙无极眼神一黯。“每次你这样——”他俯下脸来。“我就想吻你……”他的唇缓缓落到她唇上,唇与唇轻触的刹那,橙橙眼一睁想起那个梦,瞬间脸一红,慌乱地别开脸去。
  她慌乱震惊,低著脸不敢看他。她羞得满脸通红,为什麽心跳得这样快,为什麽浑身发烫恍似著火?这种太过刺激的感受惊骇了她。他要吻她……他真的碰上了她的唇,他的嘴好热好热……这不是梦,真真实实发生了。他为什麽吻她?
  气氛一时变得异常诡异。
  孙无极暗暗抚平情绪,是他一时冲动了。他遥望湖畔,羽扇轻挥,远处湖上画舫传来阵阵优美的拨琴声,随风幽幽暗度。
  两人沈默一阵,良久,橙橙终於开口。“你……你对我们的婚契有什麽想法?”她想听听他心中真正的意思——他是真想娶她或是只为著守信?
  “既然吾父承诺在先,自然应当守约,何况……何况我不排斥和你成亲。”
  “可是这分明是误会引起,你不会想反抗,你一点都不觉得生气或者对你不公平吗?”橙橙咬牙鼓起勇气索性问个清楚。“难道,你不会想娶真心喜欢的人?甘於被这样安排?”
  他脸色一黯,淡淡反问:“这是要问我的问题,或是你自己心中所困扰的,莫非你有想嫁的对象?”
  “我当然想跟自己喜欢的人成亲——”她诚实道。“而不是愚蠢地被安排好婚事。”
  她无心的坦白,却令孙无极的脸色越渐阴沈,他有种自尊受创的感觉。他那惯有的似有若无的笑意隐去了,语气难得认真起来。“多少子女的婚事由父母作主安排,你何必非要反抗?男婚女嫁只为传宗接代延续子嗣——”
  “什麽?!”橙橙转过脸来生气地瞪住他。“这就是你的想法?你娶亲就只因为传宗接代延续子嗣?”他当她是什麽?生孩子的工具?只是这样?她失望地板起脸孔。“孙无极,我没想到你这麽庸俗肤浅。”
  肤浅?她竟骂他肤浅?!
  孙无极难得也动了气。“我如果肤浅的话,就不会甘於接受这婚契。楚橙橙,你可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女人,你既不温柔又不懂女红,我孙某肯娶你简直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报,你还有什麽好——”
  “你说什麽?”真是气死她也,橙橙火大地咆道。“那你取消啊,快取消婚契啊!何必怕人怎麽想?伪君子!”
  橙橙嗔目相视,那对眼眸彷佛在喷火。孙无极亦冷眸相对,眸底结著厚厚冰霜。
  不过转瞬之间,两人由言语相契竟转而怒目相视。
  橙橙气急败坏高声道:“孙无极,我楚橙橙就算嫁猪嫁狗也绝不嫁你这虚伪自大的男人!”她转身拂袖而去。这个笨蛋,亏她刚刚还那麽感动,真是。
  孙无极望著她因愤怒疾去的背影,感慨而叹。怎麽搞的,他一向很冷静,明知她最要面子,怎麽会失言说出那伤人的话?
  美丽的湖畔,清丽的山景,琴声依旧悠扬,气氛这般美好,而他们却弄得不欢而散。面对面的时候,怎麽……唉……罢了!
  孙无极恼得转身踱离。也许有些话越说越不分明,越说越糊涂,越说越拉长了距离误解更深,罢了、罢了!
  ※※※※※※
  光阴偷移,日光西偏——
  城内某处茶楼,楚莞莞一脸不耐地托著鼓起的腮帮子,情绪恶劣地听著泰肉铰滔滔不绝说话。
  “……那麽,就如你所言,她喜欢饮茶,最怕吃辣,喜欢薄酒,喜欢刀剑书帖,喜欢阅读商书,对她而言经营客栈是她的理想和志向,咦……想不到楚橙橙胸怀大志不似一般庸脂俗粉,她的嗜好和志趣皆与一般女子不同……对了……”泰肉铰未察觉楚莞莞那已接近崩溃边缘的怒容,还舔舔笔尖继续往下询问纪录。“对了对了,她起居作息有无什麽特别之处?!”他想调查得更彻底。
  “够了!”简直太过分了,忍无可忍再忍就变乌龟。莞莞拍桌一喝站了起来。“你设宴款待本姑娘,就为了打听我姊姊的事?!”
  泰肉铰点头。“呃——我对你姊姊很好奇。”情报越多,杀她的任务越容易完成。
  莞莞凶狠地逼视他。“莫非……”虽然觉得有她莞莞存在绝无此可能,但她还是不得不怀疑地问了。“莫非……你喜欢我姊姊?”
  “嘎?”这意外的问题惊骇了泰肉铰。
  莞莞逼近他的脸,眯起眼睛,一脸困惑地道:“不然你为什麽对她那麽好奇?”
  这个嘛……泰肉铰心上一震,不妙!他将脸别开,任务尚未完成,已引起注意,若不好好安抚这花痴,怕要节外生枝了。“呵呵呵……莞莞姑娘何必这般激动。”
  “难道……你真是因为……喜欢她?”莞莞不敢相信姊姊会比她更有魅力,可是泰肉铰竟然深深吸口气又状似无奈地点点头。
  “就……就当是这样……唉……”这个解释最能将他的行为合理化。
  “什麽?!”楚莞莞双手捧住头,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跟著她一手捣住胸口,一手指著泰肉铰,面色苍白地质问:“你……你难道看不出……我楚莞莞比她更美、更有魅力吗?”她自尊严重受创。
  惨了,难道他的回答不具说服力?泰肉铰脸容一敛,看来这个楚莞莞也不是笨蛋,他必须让他的理由更充分更合理,他辩驳道:“论姿色,莞莞姑娘的确更胜几分,但橙橙姑娘浑身散发一股璞玉之美,令在下深受吸引,所以……对她一见锺情,因之想了解关於她的一切……人生地不熟的,还望莞莞姑娘指点一二。”
  楚莞莞的脸一阵红一阵青,她最近变丑了吗?连这麽个相貌平凡的少年竟都对她视若无睹?太没天理了!
  “我要回去,你自己喝茶吧!”她恼得拂袖离去。
  可恶!她楚莞莞天生丽质,他是没长眼睛吗?
  莞莞穿过小巷,正准备返回四季客栈,但见前头一阵扰攘,围满了人群。
  怎麽回事?莞莞忙挤到前头去。但见长路尽头尘烟漫漫,开路骏马六匹,背刀银衣侍卫威风凛凛驾著马,护卫著後方一顶缀满宝钻珍珠的银灰色华轿。轿旁跟著一群陪轿侍女。
  哗!这麽大排场,是谁啊?莞莞好奇,更往前挤去几分,想看清来人是谁——
  这厢楚橙橙听见外头喧哗,也好奇地步出四季客栈,正巧看见对面逍遥客栈抛出红色绸缎,顺著阶梯铺展开来,直直延伸到路上。
  “哗!逍遥客栈好大的手笔。”登时围观众人惊呼,这可是迎上宾的礼。
  唉呀!橙橙吃惊,这人来头一定不小,不抢这笔生意怎行?
  橙橙忙回头呼嚷。“大牛、二愣、小四,快快快,把上等红绸搬出来抛,快呀!”
  红绸?後头下人们急成一团,翻箱倒筐混乱中好不容易搬出一大块红——布就往外头奋力一抛。
  众人眼前一暗,瞬间,一大块破旧的红布抛到了路上,和对面那块华贵的绸缎形成极大的对比。
  橙橙脸一绿回头骂道:“我叫你们拿上等绸缎,你们怎麽抛出这麽一块破布?”
  “小……小姐,咱们很久没贵宾,那红绸老爷早就不知收到哪儿去了。”
  “真是丢脸死了!”橙橙掩住脸,听见街坊残酷地批评起那块破布,真是……“我爹呢?”
  大牛愣愣地回道:“老爷和夫人出城收租,晚些才回来。”大牛看小姐那急於抢生意的模样,好心地提醒她。“大……大小姐,我们不可能赢得了逍遥客栈。”只是更暴露自己的缺点。
  “没志气!”橙橙回头骂道。“不试试怎知道?也许人家就喜欢我们这种‘怀旧风格’的客栈。”
  是“老旧”风格吧?一干仆役不禁齐齐摇头,大小姐又在天真了。
  呼啸的车队将至,此时,逍遥客栈十几名仆役纷纷出来列队欢迎,还有丫环於红绸上遍撒玫瑰花瓣。
  喝!真要这样蛮干是吗?好好好拚了!橙橙见状又急得呼喝起来。“大牛、大牛,快把人召集过来,到阶前唱迎宾歌……快快快!”
  迎宾歌?大牛的脸绿了。“这……不妥吧?!”
  “快点!”橙橙咆哮了。
  霎时间,一群良莠不齐、高矮胖瘦不一的大男人们,三三两两被橙橙硬是推出客栈,他们局促、别扭、手拉手,在橙橙严厉的目光下唱起哩哩啦啦的欢迎歌。
  “欢迎……欢迎……欢迎你……四季客栈欢迎你……喔喔喔喔喔……我们欢欢迎迎你……喔喔喔喔喔……欢迎……”
  好一首欢迎歌,果然把街坊逗得笑成一团,起码炒热了气氛,尤其是那个杀猪般的喔喔喔喔喔,简直让大家笑岔了气。
  街坊纷纷认出唱歌的汉子们。
  “哟——那不是赵大厨吗?”
  “耶……那不是陈夥计?”
  “怎麽连管马厩的小李都来唱歌了,哈哈哈哈……真是好笑……”
  “还喔喔喔喔喔勒……”
  一群大男人们被众人指指点点地纷纷胀红了脸,真是……
  突然群众又一阵喧哗,但见孙无极羽扇轻摇从容步出客栈,气定神闲风度翩翩等著迎接贵宾。
  输人不输阵,橙橙忙整整衣裳跟著奔下阶梯和他并肩而立,等待前方娇客,摆明非抢这笔生意不可。
  孙无极两眼直视前方,羽扇轻摇,皮笑肉不笑地道:“橙橙,人要懂得量力而为。”
  这个奸鬼,橙橙振振身子学他皮笑肉不笑地凝视前方。“哼,骄者必败!”她冷声道。四季很久没有贵客,如果抢到这笔生意,一定可以振兴客栈。
  “明眼人一看就知四季没机会。”他冷冷一击。
  哇勒、冷静!冷静!橙橙沈住气从齿缝间迸出一句:“……骄……骄者必败。”
  “又是这句——”孙无极轻轻嗟了一声。“橙橙,你词穷了。”
  楚橙橙眼皮隐隐抽搐,忍耐、忍耐。她保持著招牌笑容,努力压抑那想揍人的冲动,决定暂且不跟他吵,免得呕死自己。
  人群里莞莞见状,头痛地掩住脸,笨蛋,姊干麽啊,丢脸死了!跟逍遥客栈抢人?她到底有没有脑袋?!
  六匹黑鬃骏马驾至,并列两侧,银轿轻轻落地,尘烟轻扬。
  围观众人皆被那华丽的轿子和威风气派的阵仗给吸引,此时无人开口,皆好奇轿内坐著是何等贵人。
  轿帘微微飘动,纱制的帘幕後头,一双清丽冷眸注视外头两家客栈的迎宾队伍。
  带头的一名红衣少女恭敬趋前拱手问:“小姐想挑选哪间客栈憩息?”
  轿内主人未开口,轿外众人亦沈默地屏息等待。
  半晌过去,轿内才幽幽传来柔美的声音。“石榴。”
  那少女听主人唤她迎上前去附耳谛听主人决定,听完,她步上前朗声下令。
  “主人有令,进驻四季客栈。”
  什麽?街坊一阵哗然。逍遥客栈输了?不可能吧!有没有搞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橙橙又惊又喜,双手插腰笑得合不拢嘴。她示意夥计们上前接礼,将车队和人马迎进客栈。
  “恭喜恭喜!”孙无极转身对橙橙贺道。
  橙橙彷佛还飘在云端上,她一脸晕陶陶地回礼。“承让、承让,呵呵呵……”你也有输我的时候,哈哈哈……她笑眯了眼睛。爹知道一定乐死了。
  孙无极道贺完,忽尔面色一凝,唉了”声。“只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橙橙心中一紧,连连退了几步。这……这个表情……根据经验法则,她眼一睁,及时封杀任何可能将令她吐血的话。“等等,本姑娘现下心情好极了,你休开尊口。”
  “但是……我要说的是——”
  “不听不听!”他最会说话呕她,橙橙忙挥手。“我要去招呼贵客,至於你呢——”她笑眯眯地。“你快回去哀悼自己的失败吧,呵呵呵呵……竟然输给我们客栈……呵呵呵呵……”
  “橙橙——”孙无极挥扇掩住脸,只露出一双饱含笑意的星眸。“你‘骄傲’了。”
  橙橙意气风发盛气凌人,一副终於熬出头的模样。“就是骄傲,你那麽大排场结果输给我们,你说,我不该骄傲吗?呵呵呵……”她实在太佩服自己了!
  扇内,孙无极被她心花怒放的表情逗得笑了,他扬扇轻敲她额际。“骄者必败。”
  瞬间——橙橙笑声凝结空中,她愕然,见他呵呵笑地转身折返逍遥客栈。
  他竟用她的话来讽刺她?瞪著孙无极背影橙橙气坏了。哼,这个孙无极,分明是输不起。
  孙无极一步进客栈,慈恩立即跟上前去,低声在主人身侧小心问道。
  “爷,教友们早守在栈内伺机夺取还魂丹,如今凝烟公主进驻四季客栈……”
  “放心。”孙无极从容微笑道。“晚些楚姑娘会来,届时再作打算。你先安置好教友,要他们随时等候派遣。”
  楚橙橙会来?慈恩一脸困惑地退下。
  ※※※※※
  四季客栈——
  红衣侍女石榴,小心恭敬地搀扶凝烟公主至床榻上休息。
  此乃四季最顶级之房间,尽管布置宏大华丽,床上用品亦全以绸缎制成,然而对於金枝玉叶的凝烟公主而言,达不到她要求的十分之一。
  她柔白似雪的嫩手轻轻一挥,烟柳般的娇躯慵懒地斜倚榻上。
  “嗯……”她红唇轻轻一叹,逸出似烟似雾般迷离的幽香。蝶翅般纤长的睫毛下,水般迷离的眼儿不悦地轻轻一凝,声音清丽如似琉璃。“石榴……这已经是最上等的房间?”
  石榴拱手回道:“是的,公主。”
  嫩尖的下巴轻轻一昂。“哼!”
  石榴立时明白公主的意思。“公主,石榴马上去命令他们增设精致的配件和美丽的家饰,并将厢房布置成公主最爱的银色。”
  丽眸轻轻一眨,凝烟支手撑著侧容。“嗯。”她疲倦地缓缓点头,合上眼睛。
  石榴还不下去,一副欲一言又止的模样。
  凝烟轻轻睁开眼,眼眸迷离。“有事?”
  石榴欠身道:“石榴愚昧,一事不解,还望公主解惑。”
  “哦?”她懒懒往後躺下。“说。”
  “公主,那逍遥客栈不论排场或是外在条件皆胜过老旧的四季客栈,公主金枝玉叶,何以屈居四季?”
  凝烟不语,翻身背对石榴。
  石榴见状识相行礼。“既然公主想休息,石榴下去了。”她起身正欲掉头离开,榻上却传来凝烟公主慵懒的声音。
  “逍遥客栈前,那手持羽扇的男人器宇轩昂,双眸深不可测,挥扇间藏有一股气流,分明有来历。”她慢条斯理缓缓道。“华丽的排场显然预知我们车队将至,不可不防。这次圣主索丹不成,肯定不会轻易放我们离开中原。”
  “公主睿智。石榴明白了。”石榴恍然大悟退下。
  “嗯。”凝烟疲倦地叹息,纤手轻轻一挥,榻上两侧纱帘应声而落,掩住了她烟柳般纤柔的千金之躯。
  ※※※※※※
  片刻後,大堂传来轰天价响。
  “笨蛋!笨蛋!你这个笨丫头!”
  堂内,楚老爷咆哮声不止,几乎要震垮屋顶,橙橙被咆得头昏脑胀。
  “我们有本事招待大理公主吗?有上等佳肴来得及准备吗?洗尘宴有戏班子表演吗?人手够吗?你你你……要抢生意也不要抢这麽——大单的,你要害死我们全家呀?不肖女,气死我了!”
  “爹,我们也不是没有上等食材……”
  “笨!人家是公主耶,要鲍鱼、要鱼翅、要人参伺候的。我们临时上哪儿生?四季早没进这些食材了。”
  “戏……戏班子……我们也有相熟的啊!”橙橙被咆得眼花花、头昏昏、气若游丝,耳朵还嗡嗡作响。
  “笨!”楚老爷更气。“那种庙街杂耍上得了抬面吗?现下人家指定要一等贺宴,我们办不出来就等著杀头了。”
  楚橙橙云端般的心情早坠入地狱。“对不起嘛,我怎麽知道她是公主。”
  “你没见人家带著侍卫吗?不是公主也是大官,你你你……要你别插手客栈的事你干麽强出头?现在大家等著被砍头吧!”
  楚夫人在一边搂著胆战心惊的莞莞掉泪。“别骂了、别骂了,橙橙也是一番好意想帮客栈多挣点钱嘛……”
  莞莞哭哭啼啼。“呜……我这麽漂亮,我还没谈恋爱,人家不想那麽早死啦,呜呜呜……姊,都是你害的啦……”
  堂内乌烟瘴气,楚橙橙脸色凄然,她牙一咬,心一横。“我马上回来!”掉头离去。
  “你去哪儿?”楚老爷对著她背影咆哮。“你给我回来,我还没骂完!”
  莞莞啼哭。“姊该不会丢下我们溜了吧?呜呜呜……完了……我们完了……”
  ※※※※※※
  橙橙才进逍遥客栈,尚未说明来意,慈恩已迎上前来。
  “楚姑娘,我家主人在中堂等你。”
  他知道我要来?橙橙愕然,跟著慈恩步向中堂。
  一见到她惨然的脸色,孙无极便知来意。
  “孙无极……我……”她尴尬地低下脸。该死!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丢脸死了,教她怎麽开口求助。“我……我来是因为……”橙橙吞吞吐吐。方才还狠狠笑过他,现在却……真是呕死了。
  孙无极立在堂中,羽扇轻挥,不动声色面无表情地端详她羞窘狼狈的模样。
  他默默等她说清来意。
  橙橙低著脸不敢看他。“我来是因为……因为……”该死,她的自尊令她甚难开口,难堪至极。
  他一定会狠狠笑她,一定会的。
  孙无极默默看她泛红的鼻尖,听她因难堪而暗哑的嗓音,难得见她如此无助。他步向她,停在她局促的身子前。
  橙橙倔强地俯视他靴尖,求助的话梗在喉间,怎麽也难开口,为什麽这样不争气、这样没用?这样窝囊、这样愚蠢?眼泪忽尔就冲上眼眶……
  老天,他也再看不下去了。孙无极不动声色地忽尔抬起她的脸,那双深不见底的星眸映进她闪烁泪光的眼瞳底。
  橙橙仰望他莫测高深的表情,她困窘咬牙哽咽道:“……我来拜托你帮忙……你要……敢笑我……我……我会杀了你……”
  “傻瓜!”这个倔强的丫头,他笑了,温柔地抹去她眼中热泪。“你的求助话还满有新意的。”
  他转头嘱咐慈恩。“我要你准备的事都打理好了吗?”
  “就等主人吩咐。”
  “好,全力支援四季,去吧!”
  橙橙愕然。“你、你知道我要拜托什麽?”
  “是。”他笃定道。
  “你已经全准备了?”
  “是,全备妥了。”
  橙橙骇然地凝视他了然的表情。“孙无极,这世上还有什麽事是你料不到的?”
  他扬扇掩脸淡淡一笑。“情事。”
  “嘎?”
  他呵呵笑不再多作解释。“你爹骂过你了?”
  楚橙橙垂头丧气。[唉!我太傻了……还以为……”
  “还以为你接了这麽大宗生意他会很高兴?”他羽扇轻挥,掩住扇内微笑的表情,一对黑眸略带轻佻斜睨她惨然的脸色,嗯……她看起来的确很失意。“橙橙,你很希望赢得你爹的肯定?”
  橙橙撇撇嘴,颓然道:“当然。”她坦率承认。“谁不想证明自己的能力。”
  孙无极趋近她身旁,闻到她身上那股淡淡幽香,他倾身轻附在她耳畔。“你应该肯定自己。”
  橙橙转过脸,瞬间和他四目相对。
  孙无极俯下脸来,额头亲昵抵上她眉尖,眼睛对牢她眼睛,暖暖气息拂上她的脸。他半开玩笑忽地伸舌轻轻舔过她红红可爱的鼻尖,无视她愕然的表情,他笑望她瞬间绯红的脸。
  “你太在乎他人眼光,如果你问我,我会说楚橙橙是世上独一无二、最特别的女人,就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尤其是腮上点点雀斑比天上闪烁的星子还美丽……”
  橙橙惊愕地上望他莫测高深的表情,她迷惘地问:“美丽?”这雀斑分明是讨人厌的,他竟说美丽?她别扭地问道:“你……你现在是看我可怜所以安慰我吗?”
  他一怔,呵呵笑了。老天,她父亲肯定造成她很大的心灵创伤。“橙橙……”他温柔地托起她脸颊,炙热的目光落到她脸上。“不,我是认真的。你是这世上最特别最可爱的女人,既聪明又真诚,善良又可爱,而且很有生意头脑,是不可多得的女中豪杰……”够谄媚了吧?应该可以让她开心了。
  楚橙橙眼眸闪烁,心情登时好转不少,她傻傻地对他眨眨眼。“但是……你先前明明说我既不温柔又不懂女红……”
  “老天——”他挫折地,扇柄轻敲自己额头一记。“你这丫头真记仇。”
  当然,她听得可清楚哩!她委屈地瞪著他。“你还说我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女人,还说你肯娶我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唉!他一时失言没想到这丫头背得真熟。孙无极笑意加深,怪哉,他好心安慰她怎麽反被责备?
  “的确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他敛容。“因为我不是一般人,我懂得欣赏你的优点。”
  此话一出,但见橙橙鼻尖倏地泛红,她澄澈的眼瞳瞬间罩上一层薄雾,然後眼眶渐渐红了起来,无辜委屈的模样,像个好不容易得到安慰的小孩。
  孙无极笑望橙橙,望著这个可爱的女人,他的心都融掉了。他敢打赌她已经感动得要哭了,可是她浑身紧绷倔强地忍著。他宠爱地凝视她,好笑地见她因为想憋住眼泪而紧紧抿住的唇瓣。
  他注视她,柔声问:“橙橙……你很想哭吗?”
  “嗯。”
  “那就不要忍啊!”他好笑地温柔道。
  她倔强地望住他,眼泪冲上眼眶,心中的委屈登时汹涌泛滥,她徒劳地伸手去抹却淌下更多泪珠,她索性哇地放声大哭起来,孙无极忙张臂将她啜泣的身子护进胸膛,紧紧圈住她因痛哭颤动的娇躯,好笑地将脸附在她柔软的发稍上。
  “嘘……没事了……”他低声说著安慰她的话。她的身体又香又软,在他结实的臂间隐隐颤动。
  她还是大哭不止,顺便发泄地臭骂起来。“爹最讨厌了啦,帮他抢生意还生气,他最讨厌了,只会骂我,讨厌……我那麽认真那麽辛苦……他还……还骂我……”她把心中委屈尽诉……
  他耐心倾听。“是是是,他的确是个老古板,人又八股,不知变通,不识好歹……”
  “他是我爹,你不准骂他……”她呜咽地在他怀里泣道。
  他啼笑皆非,轻轻拍著她云丝般长发。“是,我不骂,你骂就好。”
  “呜……讨厌死了……气死我了……”
  他紧紧搂著这个伤心的小可怜,意外她坚强倔强的外表下藏著一颗这麽脆弱的心,唉,她也只不过是个极需受肯定的丫头,只可惜楚老爷的要求和她努力的方向恰恰相反,她怎麽可能会得到她想要的结果?
  孙无极环抱这个突然变身爱哭鬼的楚橙橙,她哭湿了他的衣襟,她的眼泪好像把他的心也给一并哭融了。“别哭了,橙橙……我会帮你,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