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_橙橙-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橙橙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5节 第四章
  第四章
  茶香纠缠著空气,凝结於无声的时空中,窗外日光灿烂,席前花影渐移,转眼两人对弈至下半局,各方残棋相近。
  “唉呀,橙橙,你这招好毒。”
  “呵呵呵呵……吃掉你将军,看你往哪儿逃!”她杀得他片甲不留,厮杀一阵,渐渐局势明朗,橙橙险胜孙无极。
  吃掉他最後一枚卒子时,她忽地跳起来拍手叫好乐不可支。“我赢了、我赢了!”她笑不可抑,不顾形象又叫又跳,长发飞跃交错,脸色一如春光乍现,恁是明媚动人。
  “只是赢了我一局棋,这麽高兴吗?”他笑望她。橙橙算不上漂亮,然而每每当她开心大笑时,那瞬间的笑颜明亮如烟火乍灿,总教他不觉得怦然心动。
  “耶!”她孩子气地犹蹦蹦跳跳笑得比阳光灿烂。“嬴谁都不高兴,嬴你这奸鬼就要高喊万岁、万岁!我太聪明太厉害了,耶耶耶!”
  被她的欢喜感染了,孙无极撑起下颚斜斜笑望她。“你会不会笑太久了?这样毫不留情欢呼不怕伤我自尊?”
  她用指尖淘气地戳了他额头一下。“就要伤你的自尊,哼,平时我吃的闷亏可多了,这会儿真是大快人心,来来来,再来,再来。”
  “不了。”他笑著收起棋子。
  她耀武扬威。“去,怕了哦?”瞧她趾高气昂的模样。
  “是,怕了。”他乾脆一句。
  她双手交叠胸前。“真没风度,输了就不玩。”
  “为了表现我的风度——”他起身步至储物柜前。“我决定送你一个礼物,当是你赢得的胜利品。”他拉开柜门,取出一个方正的木盒。
  他将木盒轻放案上,那雕工细致纹路华贵的赭红色盒子吸引住橙橙的目光。
  她俯身端详。“好漂亮的盒子。”
  孙无极掀开盒盖,慢慢将鹅黄色覆纱除去,里头静静躺著一只彩灯。
  他小心翼翼拿出彩灯,橙橙登时睁大眼眸,低呼了一声——
  “好奇怪的灯!”
  孙无极拎起彩灯解释道:“此灯以竹蔑为骨架,外饰绵锈金玉,并由千百块细碎的罗帛缝缀而成,镂空处多至万眼,有‘万窗花眼密’之称。内头烛火点燃时,彩灯四射,光线千百条,灿烂夺目。”他放下彩灯。“不仅如此,此灯最特别之处,乃是里头两只牛马形及人物之薄纱,利用烛火的热气,当你点燃那霎时,你将可发现此灯最令人惊异之处,这……就让你自己去发现了。”他微笑将彩灯交至她手中。
  这麽珍贵美丽的礼物,橙橙有些傻了,她拎著彩灯,惊愕地仰起脸来,有些不安,有些迷惘地望住孙无极那俊朗的脸容,那神秘又深不见底的星眸。
  “我……这麽贵重的礼物……我还是别收了。”
  “这是你赢得的。”他微笑道。“记住,当午夜降临,於漆黑中点燃它,愿你窥见它奥妙之处。”
  他说得橙橙好生好奇,她手上拎的究竟是什麽灯?这样神奇、这样特别?!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见识见识它的奇妙了。她低头望住彩灯,听见他温柔的嘱咐——
  “橙橙,此灯稀少罕见,勿转赠他人。”
  这麽漂亮,她怎舍得送人?
  ※※※※※※
  是夜——
  “哗,这麽特别的灯他真舍得送你?”莞莞瞪著桌面上别致的彩灯。
  “我说了,不是送,是我下棋赢来的,他输了我。”橙橙努力强调,一边研究著怎麽燃灯。
  莞莞啧啧道:“姊,你真是太单纯了。”她赢得过孙无极才有鬼,他可是城内鼎鼎有名的弈棋高手。“八成他让你的。”
  橙橙瞪妹妹一眼。“你以为他没有失手的时候啊?他没事干麽无聊到故意输我?输掉这麽个别致的彩灯?他又不是笨蛋。”其实对他今天会输掉那盘棋橙橙也是有些不敢相信的;但是她宁愿相信自己真的是赢了他,她有时也是很聪明的。她故意高声地强调给莞莞听。“你不知道他送我这彩灯时多、心痛啊,那个表情,啧啧……”她见莞莞眯起眼睛一副不信的模样,於是加油添醋又说:“他甚至哀求我再和他对弈一局给他机会赢回彩灯。”
  “是吗?”孙无极会哀求她?鬼才信。
  “是啊是啊!”
  莞莞懒洋洋应道:“那你怎麽不答应?”
  “拜托——”橙橙香袖一甩。“我哪那麽多闲工夫陪他耗啊!”
  “唉,可怜的孙公子,只好忍痛割爱了。”真是,越扯越夸张了。她见单纯的姊姊拿著腊烛,一手插腰仰头得意地哈哈大笑。
  “就是嘛就是嘛!”
  就让她高兴好了,莞莞吹熄烛台,她急著想看看这只彩灯有多神奇。“姊,现在房间暗了,你快点燃它。”
  幽暗漆黑的厢房里,只有橙橙手中那一点簇燃的烛火微弱地吐著光晕。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轻轻地将腊烛伸进彩灯内,轻轻触及灯蕊,白色灯蕊滋地一声,橙橙脸庞骤亮,同时那彩灯四射的千百道光线映亮她们惊异的脸庞,几乎是同一时间,她们惊呼出声。
  彩灯点燃刹那,里头纱制的牛马人,因感受到烛火的热气而被推动,轻轻缓缓慢慢地转动起来,银黄的光线遂跟著流动变幻,彩灯耀眼灿烂,那静静流淌不停变换的光线看得她们都痴了傻了……连呼吸都屏住了。
  许久之後她们才找回声音,记起了赞叹。
  “好美……”眩目的光彩完全映进橙橙激动的眼眸底。她的心不知怎地好生悸动。老天,孙无极竟然送给她这麽珍奇这麽美丽的稀宝。
  “天……我可以看它几千几万次也不倦……”莞莞呼道。“从没见过这麽漂亮的玩意,好美……我感动得要掉泪了……真的太美、太神奇了……”
  橙橙静静坐著,双手在桌面交握,下颚轻轻枕到手背上。她静默下来,凝视那盏转动的彩灯,眼睛连眨都舍不得眨。
  “姊——”莞莞挽住她臂膀。“孙无极这麽好,你现下八成非他不嫁了。”
  “嗟——”橙橙倔强道。“彩灯是真的很美啦,但跟我和他那档可笑的婚契没干系,我们之间根本没牵扯没恋爱,怎麽能莫名其妙就成亲?”
  莞莞偎进姊姊身畔。“可我看你方才一脸激动感动的模样,你是不是有那麽点心动了?”
  “你别胡说!”橙橙推开妹妹的手。
  “一点都不心动?这麽漂亮的礼物耶。”
  橙橙好强道:“不过是个彩灯嘛,我本来还不想要哩!”
  “去去去……”莞莞掩嘴好笑。“真的不稀罕?”
  “哼,难道我会因为一个彩灯就去巴著他吗?我那麽虚荣吗?”
  “对、对极了!”莞莞拍手道。“谁不知我姊姊最有骨气最有志气。”
  橙橙被夸得仰起脸好不得意。
  “既然如此,这盏你一点都‘不稀罕’的、没什麽了不起的彩灯,就给妹妹我好了。”莞莞拎住彩灯起身欲走。
  “耶——”橙橙同时按住她的手腕。“你……你作啥?”声音颤抖起来。
  “亲爱的姊姊,‘有志气’、‘有骨气’的好姊姊——”莞莞狡猾地冲著她甜甜蜜蜜地直笑。“这个你不稀罕的彩灯就让妹妹帮你保管它好了。”她欲拿走,橙橙却死握住她的手。
  “莞莞……”她欲言又止,一脸尴尬彷徨。
  莞莞抓紧彩灯使力想挣出姊姊的手劲,拉扯无效,她眼一睁狠毒眯眼笑问:“姊,你不会是舍不得将孙公子送的情物给我吧?瞧你紧张的。”
  橙橙松开手了。
  “唔——我哪有,你要给你好了。”她别过脸去,听见妹妹兴奋地道谢。
  “谢啦!姊,你最慷慨了。”真是老实得可以了,嘿嘿!莞莞得意地兴高采烈地拎著珍宝离开厢房,顺手掩上门扉。
  门扉一关上,彩灯一消失,刹那房间一暗,橙橙心尖上蓦地淌过一抹酸,陡地不知什麽往下落……
  “橙橙,此灯稀少罕见,勿转赠他人。”他温柔的嘱咐好似在她耳畔清晰地重现,难道他早算出她的倔脾气?
  橙橙握紧双手,她送了,她送给别人了,她真是傻瓜,明明是舍不得的,明明是好喜欢的,怎麽会拉不下脸去承认,为著赌气为著强要面子就送人了?
  明明觉得没什麽好稀罕在乎的,真从她手上失去了,这刻心却狠狠地莫名地抽痛起来,眼眶逐渐湿润起来,他送她这麽好的礼物,她却这麽不知珍惜。楚橙橙,你真是天下第一大混蛋!
  懊悔的热泪淌落脸庞,竟是一发不可收拾,橙橙生平第一回那麽痛、心内疚地哭起来,眼泪竟是越涌越多,湿透了她白皙的脸庞……她真笨真傻,真是混球……
  呼地门扉砰的推开,橙橙紧张地别过脸,胡乱地抹抹脸。“谁?”房内忽地骤亮起来,橙橙抬起睑怔怔地凝视转动的光彩在墙上映出斑斓的影子。她听见身後妹妹好笑的声音。
  “我怎麽好像听见有人在哭?”莞莞拎著彩灯进来。
  橙橙拚命低头想藏住泪痕斑斑的脸,她尴尬地哑声驳斥。“哪有?你听错了。”
  “唉呀呀,唉呀呀……”莞莞好笑地挥挥手,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模样。她将灯搁回桌上,她太了解姊姊了,故意和她开个玩笑。“姊,这灯照得我眼都花了,我看它不适合我,还你好了。”她淘气地吐吐舌转身挥手离开。“晚安啦,姊,我要去睡了……”瞧她哭得眼都肿了,真可怜;可给她个天大的教训了,这傻瓜!莞莞掩上门扉笑嘻嘻地离开。
  确定妹妹走远了,橙橙立即激动地踱近彩灯,它安然无恙地回到桌上,静静转动著光彩,橙橙心上好激动,她颤颤地伸手轻轻感受那流淌的七彩光线,轻轻地自言自语地叹道:“对不起,我再也不会送人了,对不起……”
  凭空抚摸那虚幻的灿烂光晕,见光彩的影子在她手上攀爬出奇异的纹路,脑海忽地浮现孙无极那神清气朗的脸容——他那神秘莫测深不见底的眼眸,就似这变幻莫测的奇幻光彩,那样捉摸不定,那样诡异暖昧……
  他送她彩灯,真的只因为她赢了他一局棋吗?只是个奖品?
  橙橙迷惘了,刚哭过的眼眸弥漫著一层雾气,眼瞳闪烁起来,她忽地惊觉自己竟希望——这彩灯不只是一个奖品这麽简单。
  她忽地可笑地幻想,那里头还藏有点点他意……
  ※※※※※
  月色凄迷,星子无言地伴著月儿静静吐露点点光辉。
  泰肉铰磨刀霍霍,将他的杀人器具一件件摊开来欣赏,继而又翻阅了他在教内时跟前辈们学来的千百种必杀法。
  “唔……”他沈思起来,然後挑起一瓶贴了封条的药罐子,他举起罐子在微弱的烛光下,眯起眼睛端详晶莹的白色瓶身。“凝血毒烟,哼哼哼哼哼……”他露出阴冷的笑容,握紧了瓶子。今夜,这无色无味夺人魂魄的毒烟,将助他升格成为正式杀手。
  “楚橙橙……”他揪紧瓶身。“在美梦中丧命,嗯——这死法很够格了!”他陶醉地思量,比手划脚地自言自语起来。“杀手泰肉铰夺命於美人梦魂中,来去无声息,只留下凄美的一阵淡烟……”他得意地笑眯了眼睛,太凄美太有格调了。
  戴上面罩,拎起瓶子,夜黑风高之际,他身手俐落地跃出窗口直奔向作案地点。
  “楚橙橙,我来了!”刺激刺激刺激,紧张紧张紧张,他血液沸腾激动地跃进内堂,无声穿越回廊,来到了楚橙橙房门前。
  泰肉铰深深吸口气,感受那第一次杀人的兴奋感。
  然後他蹲下身子,将瓶子封条撕去,塞入门缝里,瓶子轻轻滚进房内。
  成了!他满意地环顾四下,一个人影也无,太好了!他运气飞上檐廊,明日就等著收尸了。
  那只瓶子滚进房内,滚到了床畔,瓶口窜起紫色烟雾,冉冉飘散。
  床上橙橙侧身拥著暖被,睡意深沈地枕著温暖的被褥,好梦香甜,她轻轻呼吸著,毫无察觉已然身陷险境。
  她梦到她提著那只彩灯正穿越一大片辽阔草原。
  月色凄迷,朔风冽冽,那一只彩灯在昏暗的天地间摇晃,流泻著眩目的光彩,伴著飞掠草原间的点点萤火,天地这样昏暗却是这样凄美。
  她拎著彩灯,那璀璨的光芒引著她穿越辽阔草原,蓦地她凝视前方忽而惊愕地止步。她凝起眼眸,草原的尽头,背著她站立著一抹熟悉挺拔的暗影。
  是谁?!那人转过身来,橙橙提高彩灯,彩灯照亮他俊朗的容颜。
  剑眉星眸,深深的轮廓和嘴边那一抹懒懒的笑。她迷惘地仰起脸看著眼前这男子,看著那一对熟悉深邃的黑眸——
  “孙无极?”她茫然地凝视他。
  他走近,自信而优雅地抬起她下颚。“橙橙……”磁石般的星眸,吸引住她目光。他那浑然天成笃定的神采迷惑了她。
  他忽然一手握住她那提著彩灯微微颤抖的手,另一手伸向她的脸,他的拇指轻轻抹去她唇上那抹惊异。
  然後他俯低身子,他的脸靠近再靠近,壮阔的胸膛贴近她颤抖的身子,她能听见自己的心狂跳,她能闻到他的气息感受到他的呼吸,他温暖的指腹,轻揉她唇瓣。“有没有人亲吻过这儿?”
  说完,便覆上她的嘴,吞没了她的回答,也吞没了她的惊呼。
  刹那间,她合上眼睛,萤火似流星点点掠过他们,彩灯的光晕抵不过她心上擦出的火花,那麽灿烂地在心上绽开,她的心塌陷了……这是个美梦,她闭上眼睛陶醉地这麽想……
  这的确是个美梦,梦中的楚橙橙不知她已命在旦夕,紫烟弥漫整个房间,迷昏了她的神智,迷昏了她的意识,她真个儿醒不来了,她真个儿要死了?
  命丧在这个美梦底,永远、永远不会醒来……
  这的确是个最高级的死法,在美梦底死去,不可不谓之幸福……
  随著时间流逝,诡异的神秘紫烟重重笼罩住楚橙橙房间,将空气一点一点排挤出去。
  床上的橙橙面色慢慢的转而苍白,呼吸渐渐迟缓,气息慢慢转趋微弱,生命的迹象一点一点被掏空。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案上静放的那只彩灯,如似感应到毒烟,喀的一声,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滚出。随之彩灯窜出阵阵红烟,迅速汹涌骤升,瞬间与紫烟在空中交融,红紫两道烟雾逐渐融成一团白烟,烟雾汇集之际,但见床上人儿面色转趋红润,呼吸渐匀,气息趋强。
  楚橙橙如似婴孩般沈沈熟睡,毫不知身外局势变化,她已然经历过一场浩劫……
  ※※※※※
  孙无极心神不宁夜不能寐。希望橙橙不会笨到把白罗刹亲制的保命彩灯送人。
  他合上厚重的书册,起身踱近窗栏,背手对著浩瀚星空沈思起来。
  这丫头分明没得罪过谁,命数中怎会有此杀劫?此劫难解,暂时也只能亡羊补牢做些防备的功夫。
  冷风袭人,送进园里花香。
  孙无极沈敛的眼眸凝起,眉间添一抹愁。
  ※※※※※※※
  翌日——
  泰肉铰一早神清气爽,精神抖擞,收拾了包袱,整理好仪容,缓步离房,准备下楼去退房,顺便听听昨夜作案後将引起之骚动。哼哼……想必客栈已笼罩於一片愁云惨雾中,哈哈哈……怎能怪他,谁叫他是泰肉铰,杀人绝不失手。
  呵呵呵……他威风凛凛足下生风地缓缓步下楼梯,突然,他脸色骤变,骇然地怔住了,他虚弱地扶住把手,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日光中,楚橙橙倚在柜台前,一脸无事,气色红润地正低头和掌柜的翻阅帐册。
  泰肉铰惊骇莫名,她没死?怎麽可能?他分明将凝血毒烟抛进她房内了啊!泰肉铰转身迅速折返房间。
  他抛下包袱,从怀里掏出另一只一模一样的凝血毒烟瓶。难道……这毒烟无效?
  他撕下封条推开瓶盖闻了一口,霎时脸色骤变,头一昏,他揪住胸口屏住呼吸,颤抖著将瓶盖塞回。
  泰肉铰面色苍白虚弱地扶住桌子,颤抖地掀开包袱,摸索出解药连忙吞下,运气调匀呼吸。
  跟著跌坐椅上,气色灰败,茫然而震惊地承受著这巨大的挫败。毒烟分明有效啊,难道是那一瓶失效?或者是楚橙橙天生体质特殊,要不怎可能闻了一整夜的凝血毒烟,竟还能好端端地出现在他眼前?
  泰肉铰眯起眼睛,可恶——竟然毒烟杀不了她,看样子,只好用次优雅次高级的必杀法杀她了。
  唔,这次失败完全是因他太过自信之故,现下实有必要好好了解楚橙橙,找机会亲近她,再决定如何设下“必杀”之陷阱。
  ※※※※※※
  此时,孙府。
  孙无极温柔嘱咐与他最亲近的书僮。“慈恩,你前去客栈,传我指示,开始筹备最上乘的迎宾之礼,随时准备候客。”
  “是,慈恩这就去。”
  孙无极羽扇轻挥思量起来,算算日子,娇客应该将至。
  还魂丹……嗯,就用它来抵凝烟公主的住宿费。
  他倒真好奇将军口中这凝烟公主聪明绝顶到什麽程度,又是如何喜怒无常?他已迫不及待想会会这奇女子。
  ※※※※※※
  几日过去——
  因为彩灯之事,让楚橙橙心中起了矛盾的变化,古人云“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孙无极赠了这麽个别致的珍宝给橙橙,她暂时也不好去刁难他什麽,原本想偷偷跟踪他、揪出他的把柄,好威胁他取消婚契之计划也按下了。
  “咦?最近怎麽都没听你嚷著要取消婚契了?”莞莞老是这麽消遣姊姊。“一个彩灯的魅力这样大啊?”
  橙橙总是拙嘴笨舌地搪塞过去。
  唉……橙橙伏在案上叹息连连。
  自从作了那场荒谬的春梦之後,她实在是怕见到孙无极,连逍遥客栈大门都不敢经过。
  她深吸口气,甩掉梦中那令她脸红气喘的画面,她振作起来,将桌上一本本厚厚的商书打开,伸舌舔舔笔尖。“嗯,还是快拟好四季的革新计划重要。”她一头栽进浩瀚书海中。
  ※※※※※※
  宁静午后。
  楚莞莞正专心照著铜镜在眼角描上眼线,她握著笔,屏住呼吸,小心谨慎地由左至右缓缓描起眼线,突然,门砰的推开,莞莞手一头,笔尖一滑,眼线叉上了眉心,哇勒!
  “莞莞,我完成了!”橙橙兴致盎然跑进来,殊不知她无意间造成的伤害。
  “呃?!”莞莞瞪著镜中那触目惊心分岔开了的眼线,忽地爆出吼叫:“丑死了!”她又气又恼地赶紧抓了锦帕猛擦,这般美若天仙的脸岂容得半点瑕疵!
  “莞莞、莞莞啊……”橙橙犹在一旁扬著纸,兴奋地嚷嚷。“莞莞,我写好了,这次一定能打败逍遥客栈让生意变好。你快看看,我想了很多好点子……”
  “拜托你——”莞莞不耐烦地推开她。“害我眼线画歪了啦!走开啦!”
  “你等一下再画,先看看我的计划书!”橙橙坚持著。
  “不行,我等会儿有个很重要的约,你别烦啦!”莞莞推开她。
  “唉呀——”橙橙索性将妹子手上的眼笔抢过来。“慢吞吞的,乾脆我帮你画!”不过画条线嘛,哪需要多少时间?
  橙橙将妹妹身子一扳,将她下巴用力往上一抬,跟著咻咻两下,马上画好莞莞的眼睛。“嗯……漂亮!”橙橙满意地道。“啧啧……好大好亮的眼睛。”她搁下眼笔。“现在可以看看我的计划书了吧?”
  “等等——”莞莞不放心,拿起铜镜一照,霎时爆出雷霆霹雳的惨叫,差点贯穿橙橙耳朵。“笨蛋!你画那麽粗干麽?人家还以为我被谁打了,你讨厌、你可恶、你坏蛋!呜……我美丽的脸……呜……又要重画了,气死我了啦!”笨姊姊!
  莞莞铜镜一摔,哇哇地歇斯底里大哭起来。“怎麽办,来不及赴约了啦!呜呜呜……臭姊姊,都是你害的啦……”
  有这麽严重吗?橙橙嘴角抽搐地望著妹妹激动的模样。
  真是,这个莞莞爱美爱得走火入魔。“嗯……莞莞,这个计划……”橙橙犹不死心。
  “我管你什麽计划!”莞莞宛如火山爆发,瞪著黑轮般的眼睛,气呼呼的脚一蹬,抓起胭脂盒就伸向姊姊。
  “唉呀!”莞莞发飙了,见情况不对,橙橙忙护著她伟大的计划书逃了。
  真是,帮她把眼睛画大一点,她也生气,橙橙嘀咕著踱进偏厅。
  楚夫人正和一大群贵妇学习女红,她们一边闲聊,一边研究针绣的技术。
  “娘——”橙橙打岔,将计划书推到娘面前:“娘,你看看,我想了不少好计划,可以振兴咱们客栈……”
  楚夫人瞄了一眼那张写满字的纸。“喔!”她微笑地点点头。“橙橙啊,有时间写那麽多字,不如坐下来跟我们学女红。”
  一旁夫人们七嘴八舌对著橙橙讨论起来。
  “是啊是啊,听说橙橙要嫁孙公子啦,女红习得怎麽样?”
  “来来来——”邻府的夫人热心兼鸡婆地凑上针线布帛。“来,绣朵花看看,不会我们可以教你。”
  呃……橙橙抓紧计划书,嘿嘿笑地连连後退。“这……这……改天……改天……”直退厅口。
  “橙橙,别改天改天的,坐下来,难得大家这麽热心,一定会教到你会为止。”楚夫人热情地召唤女儿。“过来啊!别走啊,丫头。”话未说完,橙橙已惊恐地消失厅口。
  开玩笑,楚橙橙惊恐地夺厅而出,要她绣花,她乾脆吞针自杀算了。
  真是,这些人怎麽可能会懂她写的计划书。经过了父亲书房,橙橙停步,整整仪容,深深呼吸,然後满心期待地进房。
  楚老爷坐於案前,低头专心地正在临摹书帖。
  “爹……”
  “唔,橙橙啊,什麽事?”自从女儿答应乖乖嫁人後,他对她的态度就亲切多了。
  橙橙伫立爹身旁,战战兢兢拿起计划书欲放到案上。“爹,我最近看了不少书,我发现我们客栈的……”
  “唔?”楚老爷下笔的手劲呼地一凝,声音严肃沈重。“的什麽?你该不会又浪费时间写了一堆什麽革新计划吧?”
  他紧绷的下巴提醒她最好是不要轻举妄动。
  “呃……”橙橙心脏一紧,拿著计划书的手在半空中僵住了,不妙啊!她火速将手抽回背在身後。
  “没、没……呵呵呵……”她用心虚的笑容掩饰心慌,双手开始汗湿。
  “没有最好。”楚老爷抬起脸来,严肃地打量女儿直冒冷汗的脸。“一个女人家最重要的就是三从四德,相夫教子,千万不要作践自己去和男人习做生意,抛头露面的招呼客人能看吗?橙橙,你快嫁人了,你娘跟我说你连朵花都绣不出来,将来,你嫁过去岂不是丢尽爹的脸?”他皱起眉峰,眯起眼睛,略略急躁地道。“我现在最想看到的就是你亲自绣好的、完完整整、漂漂亮亮、上得了台面的‘花’,就这麽一朵‘花’,我几乎就可以喜极而泣。橙橙,你到底学会绣花了没?”
  “这个嘛……”花?她连针都拿不稳哩!橙橙尴尬地嘿嘿笑。“爹,我……我……”
  “咦?”楚老爷忽地扬起眉毛。“你背後藏了什麽?!”
  橙橙身子一颤,忙摇头紧张地连连否认。“没没没有啦……”
  “明明就有,拿出来,神神秘密的干啥?”
  要死了,橙橙眼睛一转,急中生智胡扯道:“爹!”她突而一脸愧疚的模样。“是这样的,女儿绣了一朵花想给您看。”
  “喔?”楚老爷眉目一松,高兴地掷笔,坐直身子。“快放到桌上给爹瞧瞧。”
  瞧?她还想要命哩!橙橙面有难色地吞吞吐吐。“可是——”性命关头橙橙演得备加卖力,她一迭声叹气非常羞愧的模样。“方才听爹一席话,方知爹对女儿的期望这麽叫‘殷切’,女儿手拙,这花绣得不够好,女儿回去定再用心练习,绣得更好时再拿出来给爹瞧。就这麽说定啦,女儿马上就去练习——”快溜哇,她掉头就奔。
  “橙橙?”楚老爷对著夺门而出的女儿直唤。“没关系,让爹瞧瞧,绣不好,爹不会笑你,橙橙?橙橙……”看女儿一脸羞愧消失得无影无踪,楚老爷欣慰地摸摸胡子。“唉、这丫头真是,一定是绣得不好怕被我骂,唔……还知道羞就好……”他的橙橙终於肯好好习女红了,楚老爷心情大好,抚著苍白的胡子呵呵笑起来——
  这丫头会绣花了,有进步有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