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_橙橙-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橙橙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2节 第一章
  第一章
  白云苍狗,光阴荏苒,岁月似流水一去不返。
  十年转眼匆匆过去,当初贪玩的小孩们长大了。曲烙众多客栈长期竞争下来,一些规模较小的客栈纷纷被无情地淘汰,只馀下逍遥客栈和四季客栈。
  两大客栈隔著闹街对立。
  逍遥客栈自从老爷病逝後,唯一的独子孙无极不知拜了什麽师或是读了什麽奇书,竟在接手後的短短两年间将逍遥客栈经营得有声有色,渐渐把老旧的四季客栈比了下去。
  这其中一定有鬼,至少四季客栈的大女儿楚橙橙是这麽怀疑的,她绝不相信只长她七岁的孙无极可以聪明到这等诡异的地步。从来没人可以一步登天,他一定施了什麽诡计或是攀了什麽关系,生意才会好成那样。
  “橙橙!我在跟你说话,你发什麽愣?”
  惨了,爹又生气了。楚橙橙赶紧回过神来望住坐在大堂上一脸阴郁的爹,她僵硬地挤出笑容赶紧辩道——
  “没,没发愣,女儿听著呢!”
  楚方正眯起眼睛打量女儿清秀的小脸。“那我说了什麽?”
  呵呵……楚橙橙掩嘴虚弱地笑了,冷汗淌落面颊。她看著贴身婢女虎兰儿站在爹後头力挽狂澜地拚命比手划脚。
  虎兰儿比了个数钱的动作,然後又做了个翻书的动作,楚橙橙会意过来,笑容加深露出可爱整齐的一排贝齿。“爹正在骂我‘买书’的事。”
  楚方正清清喉咙,怒意稍缓。“正是,女孩家念那麽多书干麽?”
  楚橙橙忍不住辩驳起来。“爹,那些商书可是大有学问,咱们近来生意越来越差,一些客人都被逍遥客栈抢走,太可恶了,我一定要想办法……”
  “你什麽都不用想——”他更生气地道。“你别老是和孙无极作对。”
  “爹!”楚橙橙眼一瞪,怪道:“他可是咱们的对手,你怎麽这麽说?”不跟他作对,难道要跟他相亲相爱吗?别说笑了!
  楚方正摸摸苍白的胡子,话中有话地沈吟道:“四季客栈也就是逍遥客栈,他生意做得越好,就代表我们会更好,我们的财富更多。”
  楚橙橙可真是糊涂了,她皱起眉头,狐疑地打量爹,她眨眨晶灿的大眼睛,小心地试探道:“爹,你最近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会不会忘东忘西的?”惨了,爹老得开始痴呆了,橙橙试探地考起爹。“爹,五加四多少?”
  “九。”
  “那三加二勒?”
  “五。”
  “那——”
  “混帐!”楚方正崩溃地拍桌怒咆。“我还没老到痴呆!笨蛋!”他捣起太阳穴按揉著,只要跟他这个大女儿谈话他头就疼得厉害。
  一直晾在一边、对著小铜镜调整发簪的楚莞莞实在听不下去了,她瞪了姊姊一眼,用她那一贯懒洋洋的腔调,嗲声嗲气地道:“姊啊,爹健康得很,光听他骂你的劲就知道了,笨!”
  楚方正瞪莞莞一眼。“你住嘴,你啊你,一天到晚只会和外头那些公子哥们打情骂俏,没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瞧你脸上的粉扑得似一堵墙,都快剥落下来了,嗐,真被你们两个给气死。”
  听见爹的比喻,楚橙橙低下脸忍不住窃窃笑了,爹形容得真贴切,妹妹明明已经够漂亮了却还是老爱涂厚厚一层胭脂。桌下莞莞气不过踩了姊一脚,痛得她反射性地提起脚,扬起手、真气一运,眼看就要劈下去——
  “爹——”莞莞手一伸挡在额上立即告状。“姊要打我。”
  “你干麽?”楚方正严厉瞄道。
  楚橙橙登时手脚僵在半空中,缓缓地缩回来,嘿嘿嘿,她对著爹笑。“没,我手臂儿痒,我抓抓。”臭莞莞,给我记住——她丢了个你死定了的眼神给妹妹。
  莞莞马上举手告状。“爹,姊姊瞪我,她的眼神告诉我,等会儿你一离开她就要揍我。”
  “橙橙!”他警告怒斥。
  死莞莞,气死我了!楚橙橙横眉竖眼一副想掐死妹子的模样。
  “橙橙!你看你像个女人家吗?”楚方正叹气,饮了口茶。“还好,十年前我就知道你长大八成就这副德行,早把你许给了人家。”
  “什麽?”
  “什麽?!”
  姊妹俩同时惊得跳起来。
  “许、许、许许许什麽?”瞧这楚橙橙惊骇得连舌头都打结了。
  楚莞莞也好不到哪儿去,她眼睛睁得就差眼珠子没掉下来。“我没听错吧?爹,你提到许……许配?!”她忙精密地计算起来。“许配的意思就是订亲喽?也就是姊已经有婚配了?十年前?十年前?天啊!”她捣住嘴惊骇至极。“也就是说姊姊七岁的时候您就把她的婚事给订下来了?”老天,那麽小的时候,她怔怔地退了几步,真不敢相信。
  相较於她们的惊骇和错愕,楚方正可是一脸得意。“没错。还好我未雨绸缪,否则像她现在这种大剌刺的性子又爱强出头,哪家公子愿意娶她?”
  楚橙橙傻了,她粉虚弱地望住爹爹,声音颤抖地问道:“爹,您在开玩笑吧?”
  “笨蛋!”他怒斥。“我像是开玩笑吗?”他大声放话道。“你年底满十八岁时就可以办婚事了,所以别再读什麽商书,快跟你娘学学女红才是。”
  楚橙橙嘴角微微抽搐,她怎麽有一种快昏倒的感觉?她咬牙切齿乾涩地略带讽刺地问爹:“敢问爹爹,您‘迫不及待’地、‘未雨绸缪’地、‘狠心’地、‘擅自’将女儿许给了谁?”真够无情的。
  她话里的火药味让楚方正不悦地挑起一眉,他学她僵硬的口气钜细靡遗清清楚楚朗声道:“‘不肖’的女儿,爹‘迫不及待’‘未雨绸缪’‘狠心’地‘擅自’将你许给的是——孙家公子孙无极少爷。”
  “什麽?!”楚橙橙瞪大眼睛,嘴巴张得大大的,彷佛给雷劈到一般定在地上,脑袋霎时一片空白。
  楚莞莞嘎了好大一声,手里的铜镜滑落地上。“是他?!”突然她噗哧一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姊的死敌,她见姊姊傻了的模样忍不住捧腹狂笑不止。“唉哟,这真是天造地设的好姻缘,哈哈哈哈哈哈……”
  她幸灾乐祸的狂笑声让橙橙回过神,立即气得大声抗议。“我不要,爹,你明知我讨厌他,你怎麽可以?我不要!”
  楚方正气得脸冒青筋。“你敢说你不嫁?我告诉你,你非嫁不可,谁叫你七岁的时候就跟他玩亲亲,他要负责!”
  “玩……亲亲?”楚莞莞一听,猛地又爆出一阵更大的笑声,老天,她笑得眼泪要掉下来了,妈呀,真笑死人也。可怜的姊姊,那档蠢事竟被爹记得这麽清楚。
  楚橙橙可是急得快哭了。“亲亲?老天,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爹,我不是跟你说过当时我们是在争地盘,而那只是个游戏,不是亲亲!老天,那时我们都还只是小孩子啊!”
  楚方正震怒地拍桌而起,激动得破口大骂。“明明就是亲亲,爹亲眼见那小子和你的……你的……”他双手握拳深吸一口气,不气不气,这把年纪了气到中风可划不来。他耐著性子道:“总之当年那小子侮辱了你的清白,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休想置身事外。那时爹跑去和他老子理论,他爹亲自写了婚契清清楚楚载明他儿子将来要娶你以示负责,这事爹已经帮你妥善处理好,你等著嫁人就对了。”
  爹还跑去跟人家理论?天呀!太丢脸了,孙家的人会怎麽看她?她有不要脸到这种地步,需要逼人家签字据娶她吗?怪不得、怪不得!这些年孙无极看她的眼神总是带著轻蔑的笑意,老天,她真想死。
  楚橙橙恼得胀红了脸,拳头握得死紧。
  楚莞莞笑了一阵,忽然想到,小声害怕地问爹爹:“爹,你——该不会也把我许给人家了吧?”
  楚方正清了清喉咙,这才慢条斯理地回道:“唔……你还没有。”
  哦——好险!好险!楚莞莞猛拍胸口喘气,瞥见一旁的姊姊正眯起眼睛不悦地瞅著她,她立即装出一脸忧愁的模样轻拍姊的肩膀,小声地安抚她。
  “姊,想开一点,‘人家’孙公子可是多少少女梦寐以求的黄金贵公子,他要娶你肯定比你嫁他更需要勇气、更痛苦上几十倍……”
  “莞莞——”橙橙终於崩溃地咆哮出来。
  半晌,莞莞伏在爹怀里大哭特哭,头上还肿了一个包。“呜……姊姊揍我,太过分了,痛死了啦!呜……她怎麽可以把气出在我身上?!她把我的额头打得肿了个包,人家怎麽出去见人?丑死了、丢脸死了啦……”
  楚方正头痛地安抚小女儿。“你呀你,明知你姊姊那副蛮牛似的脾气,还老是激她,真是,都这麽大了还老是幼稚地斗嘴,活该……”
  ※※※※※※※※
  对楚橙橙而一言,这种硬逼人家娶她的窝囊事,她宁愿把头砍下来当球踢,也不愿丢这种脸。爹有时固执得真会让人气死,楚橙橙急冲冲地赶到逍遥客栈找孙无极,如今只有跟他商量,顺便为自己的“无耻”澄清一下。
  一踏进逍遥客栈,清新的檀香味立即迎面扑来,大厅内传出铿铿幽雅的抄琴声,一旁鸟笼内训练有素的九官鸟立即跳著高呼——
  “欢迎、欢迎,客人到,客人到!”
  楚橙橙人一出现立即引起一阵骚动。
  “四季客栈的大小姐哪,她怎麽也来这儿饮茶?”
  “听说四季现在生意好差……”
  “也难怪,楚家只有两个女儿,没儿子嘛,怎比得过孙少爷?”
  楚橙橙连送好几记卫生眼给那些嘴碎的人们,掌柜笑呵呵赶忙来招呼她。
  “哟,稀客稀客。”他得意地故意嚷好大一声。“是对面‘四季客栈’大小姐啊?”他胖胖的脸笑得五官全眯成一团。“哟!‘四季客栈’的大小姐,您也来我们这儿捧场啊?欢迎欢迎……”说著他又回头不忘和伙计们及厅内所有的客人们再高声强调一次。“伙计,还不快斟茶给‘四季客栈’大小姐?!”一副深怕有人没发现的模样。
  当下橙橙又有那种想掐死人的冲动,她突然将青色纱袍一掀,弹指间卸下腰间女剑,霍地一声,剑鞘飞离了宝剑,铿锵的声音和俐落的身手叫那掌柜吓得立即腿软,大厅内登时沈默下来。
  楚橙橙将利剑高举至面前微笑打量,剑锋反衬的光芒在她白皙清秀的脸上闪烁。她慢条斯理地抚摸起利刃,然後斜睨那浑身抖个不停的大掌柜。
  她嗓音懒洋洋地,但脸色可是充满威胁的意味。“怎麽,怕成这样,你的嗓门不是挺大的吗?你要再那麽多废话我就割下你的舌头。”她眼一眯,高声命令。“去通报你们主子,楚橙橙要见他——”
  “不必了——”楼上一声呼喝,一子铜钱闪电般飞快击来,橙橙敏捷地使剑弹开。
  “孙无极!”她喝叱。
  “呵呵呵呵……”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那笑声带著些许戏謔般的轻佻。
  楚橙橙仰望楼梯,果然见他慢条斯理从容地移步下来。
  那是一名身著青衫、手持罗扇、身形颀长的男子。他剑眉星眸,相貌俊尔,一脸轻佻却英俊非凡充满魔魅气质。一双藏在深深睫下的眼眸,彷佛能穿透人心洞察秋毫;而他的嘴角则挂著似有若无的浅笑,情绪让人一时半刻难以捉摸。他步履从容缓慢,羽扇飘摇,流露出一股笃定的神采,他的出现顿时令客栈内其他人等相形失色。
  他笑意未减地步下楼来,一脸兴味地打量眼前的可人儿。
  对於楚橙橙他一点也不陌生,今日穿著银色罗衫的她,衬得饱满的娇唇更红了,那一双毫无心机的大眼睛明亮清澄地瞪著他,沈著的小脸透著敌意,细致的五官和一点点雀斑,流露出如璞玉般可爱的讯息。
  “你找我?”他懒洋洋地望著她。“有事吗?”
  他心底肯定时时在嘲笑她。望著他那邪气的笑,橙橙更加确定了他眼里的轻佻是因为轻视她之故,可恶,她竟这麽莫名其妙被他暗暗耻笑了那麽久,真是呕!
  橙橙昂起下巴正要提那档愚蠢的婚契,瞥见厅内诸多好奇的目光,她收口,抿抿唇低声道:“孙公子,借一步说话。”没有请的意味,倒是带点命令的口气。
  孙无极早习惯楚橙橙这般冲的性子,他也不急著回话,只是微笑地挑起一眉打量她,她两腮潮红肯定心底正为著什麽事恼怒,算算日子,孙无极心底马上有了底。
  日子无聊,决心逗逗她打发打发时间。
  他故意为难她地慢条斯理回道:“本公子为人向来光明磊落无不可对人言之事,楚姑娘有什麽事想赐教,在这儿说便是,孙某洗耳恭听。”
  可恶,楚橙橙懊恼地胀红了脸。环顾周围众人目光,她怎可在这群人们面前高谈爹惹下的蠢事。
  “楚姑娘好似很为难。”孙无极好笑地对她眨眨眼。
  可恶,他一定是故意刁难她。橙橙气恼地轻咬唇瓣,殊不知这无意间的小动作多麽可爱媚人,孙无极黑眸因之闪烁。
  她双眸瞪住他,凝起眼眸。心下暗想,这个孙无极向来风度翩翩,可天知道他是个多麽狡猾的家伙。在她七岁被他偷咬那一口後,她便认定他骨子里是阴险狡诈、不安好心。
  他可以诳骗所有人,可休想瞒过她雪亮的眼睛。不!她绝不嫁这人。
  楚橙橙无奈地上前一步,迫於眼前情势,她百般不愿地低声下气悄声道:“此事极为私隐,可否另辟密室商量。”
  众人对楚橙橙反常的举止益发好奇,纷纷伸长颈子竖起耳朵,一副深怕漏听了什麽的模样。
  而孙无极分明听见了,却故意嘎了一声道:“橙橙,你说什麽?”
  橙橙?她皱起眉头,无耻,叫那麽亲热干麽?!她仰望他狡猾俊颜只好问:“真没听到?”
  他摇头,她嗐了一声,只好再上前一步,这距离几乎是她和男人最靠近的一次,她能感受到他热热的呼气,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檀香味,她有些尴尬地稍稍靠近他宽阔的胸膛,她娇小的个子只及他肩膀,於是她只好踮起脚尖,她眼睛不敢看他,她双颊莫名地燥热,心跳飞快。
  终於她以几乎确定只有他听得到的音量悄声道:“我想跟你商量婚契的事。”
  亏她说得这样小心谨慎,没想他竟“哦”了好大一声,了然朗声道:“你是说我们的婚契啊!”
  天啊!楚橙橙张大嘴巴双手抱头,不敢相信他竟高声嚷了出来。“你——”她气得说不出话,可恶可恶死了!
  後头看热闹的县民们听了“喔”的更大声,楚橙橙一惊转过身来激动地对他们嚷嚷:“你们跟著哦什麽哦?!”她见众人一副稀松平常毫不意外的表情,背脊忽地一阵发寒,难道……难道他们都知道这事?
  楚橙橙嘴角微微抽搐,虚弱地见众人开始在她面前大剌剌地高声谈起她的婚契。
  “是那件婚事啊!”这阵子他们全从孙家的仆役那儿听说了。
  “这麽说楚姑娘是来提醒孙公子办礼品的喽?”当然很快就几乎全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哦,算算时间的确该开始张罗了……”
  “也难怪楚家要著急了,听说当年是楚老爷给人家逼婚的嘛!”
  “没想到小孩游戏,倒让楚老爷捡到了这样好的乘龙快婿……”
  说罢,众人睨著她瞧一阵掩嘴窃笑,那模样摆明了在嘲笑她,天啊——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天大的噩梦!
  猝然间——橙橙忽地揪住胸口,痛苦地弯身。
  “橙橙?”孙无极担心地打量她。“怎麽了?”
  橙橙咬牙切齿,浑身紧绷痛苦地弓著身子。“我……我心痛……”一个早上下来,她粒米未进,就为了这天杀的婚契又急又气,现下又遭逢被耻笑的羞辱,她简直要气晕了,心登时绞痛起来。她揪著胸口犹忿忿哑声怒斥。“气死我、气死我了……”
  “放轻松、放轻松点,你脾气那麽坏,身子哪禁得住?”孙无极忙出声安抚她激动的情绪。
  不知哪个白目的客人听了自以为幽默地和众人大开玩笑。“瞧瞧,瞧瞧——小俩口子感情多好,孙公子的口气简直像在跟老婆说话,多贴心……”
  “啊——”楚橙橙抓狂了,脚一踢,地上的剑鞘登时飞起,瞬间击中那多话的臭男人。
  霎时间一声惨叫,伴随众人惊呼,下一刻只见那人捣住肿了大包的额头,痛得涕泪四下哽咽啜泣。“痛啊……我又没说啥,呜……”
  众人忙安慰那可怜人。
  见楚橙橙还不罢手,提起剑就要上前扁人,孙无极尴尬地忙拉住她,一边赶紧安抚起客人们。
  他泰然自若地将她的暴力和血腥化为一团和气。“呵呵呵呵……意外意外,今日孙某请客,伙计,每桌赠送花雕一瓶,至於那位意外被‘不明物体’击中的小哥,孙某免费赠送二日食宿赔罪,各位客倌好好享用美食,孙某告辞了。”
  转眼间,他八面玲珑地将事摆平,在客人们还没意会过来之际,旋风般将楚橙橙带走了。
  众人无不错愕地猛眨眼,面面相觑,半晌大夥儿们意会过来了,想到有免费的花雕饮,无不欢呼起来拍手叫好。
  评价立即势利地一面倒。
  “这孙公子做人就是大方、和气、气质又好,不像那个恰北北的……”的什麽?去——当然不可说白,你知我知就好。
  旁人一阵附和。“就是嘛……孙公子仪表堂堂,人品好、学识高,运筹帷喔无人能及,可怜偏偏造化弄人要娶那个……”那个什麽?呵呵,大夥儿一阵讪笑。自然又是你知我知就好。
  跟著众人又一致幸灾乐祸、猫哭耗子假慈悲的替孙无极哀悼起来。
  “唉唉唉,这都是命,咱们就算想帮孙公子也使不上力……”其实他们只想看好戏。
  “是啊是啊,还是来乾一杯吧,只希望老天有眼,那个女人可以痛改前非懂得什麽叫男尊女卑,好好伺候孙公子……呵呵呵呵呵……”
  大家都知道要楚橙橙改掉那硬骨子和臭脾气比登天还难,故笑得更大声了。
  ※※※※※※
  “孙无极,你带我来你房间干麽?!”楚橙橙浑身不自在地立在他隐密的堂後房内,房间摆设虽然古色古香,然而刺目的桧木大床令她紧张。
  说什麽她也还是个未出阁的闺女,他竟将她带进这里?楚橙橙不悦至极。
  孙无极彬彬有礼地帮她倒了一杯茶,然後将茶递至她面前,一脸无辜状莫名其妙地反问起她。
  “咦?你不是要我另辟密室和你商量私事吗?”他环顾四周慢条斯理道。“这儿就属我房间最隐匿……”
  另辟密室?去——他不解释还好,他这一说她更是怒火高涨气极攻心,立即暴躁地抢过他手里茶杯咆哮。“现在全部的人都知道我和你的事了,还辟啥子密室?!见鬼了!”她仰头乾了那杯茶,气犹未消,对著孙无极那一脸无辜的模样她简直要吐血了。
  楚橙橙凶恶地指著他那张俊颜,眯起眼睛狠狠骂道:“你啊你,少跟我装斯文了,别以为我楚橙橙是笨蛋,你分明是故意的,故意看我出糗故意让大家笑我,你这个包藏祸心贼眉贼眼贼心肝的奸人,我才不会被你那仪表堂堂虚伪的皮相给骗了!”
  “啧啧啧,没想到我孙无极在你眼中的评价是如此的低劣,嗐!”他一副受创颇重的模样,摇头叹气忽然造起歉来。“橙橙,如果我在无意间做错了什麽让你伤心的事,我愿在此跟你诚、心诚意的道歉……”他说得一副掏心掏肺的模样,还唱作俱佳地执起她的手,一脸真诚、深情款款、风度翩翩地俯视她明澄单纯的大眼睛,他嗓音低沈,表情真挚地道:“如果这还不能弥补你的伤害,那麽等我们‘成亲’後,我再慢慢补偿你……”
  楚橙橙沈住气,眼睛瞪著他,而他也望著她。
  两人对视半晌,他见她反常的沈默,忍不住开口问——
  “你……感动得傻了吗?”怎麽没有反应?
  当然不是!楚橙橙昂起下巴,眯起眼睛打量著他朗声道:“我不是傻了,我只是在想你现在演的是哪一出?我敢说,你又在耍我了对不对?”
  突然,他眼一怔,仰头大笑起来。楚橙橙变聪明了,真是!
  看他笑得多麽高兴,橙橙板起脸来,看来她提供了他不少笑话。
  至小两人就结了不少梁子,吃亏多次之後,她也学聪明了,再不会随便相信他的话。这个孙无极就怕日子太无聊,凡事只为好玩有趣,根本不理旁人的感受和想法。
  望著他狡诈的笑容,她敢保证他此刻就像恶猫在逗一只老鼠,而她不幸就是那只任其摆供他戏耍的老鼠。可恨大家都不知他孙无极的真面目,还把他当好人看待,这是她最呕的地方。
  “你笑够了没?”橙橙恼怒地斜眼瞟他。
  他顺了顺呼吸,微笑打量她的怒颜。“唉唉唉,你又生气了,这样可是会老得很快。”
  “认识你孙无极,我没死已经够好了。”
  他听了又是一阵讪笑,简直笑岔了气。“怎麽这麽说呢,橙橙?”
  可恶,她气得要死,他却是笑得要死,太没天理了!
  楚橙橙握紧拳头咬牙切齿。“你别再笑了,我现在的心情非常的严肃,我不是来跟你打哈哈扮白痴让你孙公子笑的。”
  扮白痴?哇哈哈……此话一出竟又惹得他一阵大笑。
  听——这女人说的话,真够可爱的。
  他笑得前仆後仰,笑得几呼喷出眼泪,笑得喘不过气。“你、你、你、老天……我没说你是白痴啊,你干麽自己这样说……噢!老天,老天,我不行了,我笑到肚子好痛……”他捣著腹部弓身扶住桌子坐下。
  楚橙橙的脸色难看极了,再这样跟他抬杠下去,他没笑死她倒先阵亡了,可能,她极可能会死於七孔流血或是血脉爆裂而死。
  她顺了顺呼吸,揉揉发疼的太阳穴,捺著脾气,打算和他言归正传快快做个了断。
  “孙无极,关於那桩婚事……”
  “我知道、我知道。”他挥挥手故意捉弄她说道。“你别急,我这几日就去下聘。我知道你怕我忘了,你大可不用担心,我早已经认命。放心,我一定会娶你的……”
  “你少臭美了!”她果然又发狂了。“我是来取消婚事的,谁稀罕你娶来著,我又不是没人要,你当你在布施啊?!见鬼的!我要取消婚契。”真是头痛死了!
  早知道她的性子,绝不可能接受这桩可笑的婚事。他呵呵笑,其实也不是非她不娶,他慢条斯理地替自己倒杯茶喝,然後撑著下巴懒洋洋地斜眼打量她。
  楚橙橙急问:“怎样?”他忽地沈默,一脸莫测高深的表情,让她紧张起来,她催叽他。“你倒是说话啊!”
  孙无极别过脸转而凝视窗外清幽的院景,指尖轻轻敲打桌面,他思量起来。
  窗外院里小小池塘和暖阳相映,几朵荷花宁静地绽放,蜻蜓几只停在浮萍上,多麽美丽又是多麽无趣乏味的景致。
  如果顺著她的意取消婚契,虽然乐得轻松,但是没她这丫头随时来闹上一闹,日子肯定少掉不少乐趣和笑话,那他岂不闷死了?
  楚橙橙还在等他回答,她忍不住上前坐下,对著他耳朵大吼:“喂——”
  孙无极忙捣住耳朵。“别嚷别嚷,我明白了。”
  太好了。她笑了,这可笑的婚契越早取消,她就越快重获自由。“既然明白了,那咱们快约个时间一起去见我爹吧!”
  “好啊,什麽时候?”他眨眨眼逗她。
  橙橙兴奋地道:“当然越快越好!”
  “越快越好……”他乾脆道。“哦,就後天吧!不,为了慎重起见,还是先别急著下聘,先找人挑个好日子去提亲,你觉得如何?”
  这就是他方才说的“明白”?橙橙脸色一沈。“你真的想要我砍人是不?”她说得那麽认真,而他根本就在和她打哈哈。
  “唉!”他又是那一脸无辜的表情,一见到他那模样她眼皮就情不自禁抽搐起来,她敢保证他又要说出什麽让她吐血的话。
  果然他一副从容就义、置个人死生於度外的模样,耐著性子教训起她。
  “橙橙,我孙某在县上虽不是什麽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但好歹也是个正人君子,君子怎麽可以背信?如果我取消了婚契,别人会当我们孙家言而无信。如果我取消了婚契,那等於是违背了我爹当年答应你爹的事,那麽我就是个不肖的儿子。如果取消了婚契,我被人当成是背信忘义的人还无所谓,重点是将来那些无知的人们会怎样揣测你?橙橙——”他一副多为她著想的模样。“我不娶你当然还有很多女人想嫁我,但是你呢?嗳,那时每个人一定都会认定你是被我孙某抛弃了,那麽往後你还嫁得出去吗?”
  唉呀呀,他说这是什麽话,能听吗?她气急攻心,呕得差点没厥过去。“你、你、你是存心要气死我是不,什麽我被你甩了?什麽叫我嫁不出去?我楚橙橙是怎样?好歹长得也还端得上台面。你别把人看扁了,我不想和你成亲自然是不想扼杀我自己一生的幸福!”她激动道。“还有很多人等著追我,就求求你高抬贵手把机会让给别人吧!”
  “哦?追你?谁?!”他淡淡问。
  “……”她气得胀红了脸说不出话,旋即心虚地狡辩道:“目……目前是没有啦,但是很快就会出现了……”
  瞧她说得跟真的一样。
  孙无极耸耸肩伸伸脖子,又懒洋洋地笑著揉揉颈子,然後颇不以为然地、轻佻地、带著看笑话意味地斜睨她一眼,“哦”了一声。
  那表情和模样摆明了在嘲笑她。
  上天明鉴,一个人的忍耐是有极限的。“我掐死你!”猛地她跳起来掐住他的脖子,抓狂了。“你敢笑我,你敢?!我杀了你,你这个混帐,我掐死你……你再笑啊、再笑啊!”
  他忙挣扎著扯她手腕。“冷静冷静啊,我死了就没人娶你了……”他一边和她闹一边大笑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