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_总裁老公-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总裁老公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10节 第九章
第九章
  “兆邑哥,你不愿意吗?”天啊,她可是拿出了生平最大的勇气了。
  “怎、怎么会?”望着她红透了的脸,尹兆邑深深地吸了口气。
  虽明知她受伤的是脚,不是手,要褪去衣服根本不需他帮忙,但尹兆邑还是不忍拒绝。
  不行,你要镇定,绝对不可以胡思乱想。他在心里一遍遍地告诫自己。
  “那……”晓豆的脸儿更红了。
  “我来。”他站到她的面前屏住呼吸,伸出手,“你闭上眼吧!”
  帮她解去衣物,却又要忍住欲念不去碰触她,真是最严酷的挑战;如果在这种情况之下,又得与她那对纯真的眼儿相对望,恐怕连圣人,都会在转眼间变成大野狼。
  “好。”她听话地闭上了眼。
  见她闭起了眼,尹兆邑的手终于靠了过来,他轻轻地解开她上衣的扣子,感受到晓豆衣衫下胸口的急遽跳动。
  偷偷咽了口口水,晓豆心跳如擂鼓,虽然紧闭着双眼,她还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尹兆邑缓缓下移的双手,还有他明显的颤抖。
  颤抖!?兆邑哥居然会颤抖?
  晓豆一愣,一时忘了紧张,偷偷地,她略略睁开一眼。
  “好了,是最后一颗扣子了。”尹兆邑说着,宽阔光滑的额头此际已布满了汗珠。
  出于反射性动作,晓豆还没来得及多作思考,已伸高一手,为他拭去额头上的汗水。
  “兆邑哥很热吗?”哇,流了好多汗。晓豆瞧着自己的手掌,已染了一片湿渍。
  “呃……”尹兆邑握住她的小手,顿觉口干舌燥,全身血脉激流。“别说了,你快洗澡吧!”
  说着,他的视线不经意下拉,扫过她敞开的衣襟,在见到里头粉红色蕾丝胸衣下包裹着的浑圆时,他忍不住倒抽了口气。
  退开一步,他抬起一手来拭着额上滴落的汗水。
  “晓豆,我看剩下的,你自己来就可以了。”转身,他飞快地冲出浴室,不过在关上门前却没忘交代:“你好了再叫我,我会在卧室等你。”
  “好。”她呆呆的应了一声。
  看着他消失在门后,晓豆很难理清心里复杂的感觉。紧张好似消失了,但怦然的心悸依然不变,除此之外,似乎还有抹怅然若失的感觉。
  好怪喔,她发觉自己真的变得很怪。
  “唉,”轻叹了一声,她将身上的衣服褪去,也顺道褪下内衣。“不过,至少能确认,兆邑哥真的是个正人君子!”
  想着,她愉快地笑了。
  视线不禁下拉,望见身下穿着的裤子时,她不觉紧蹙起眉来。
  干嘛要兆邑哥帮忙脱衣服呢?脚受伤的她,方才应该要他帮忙脱裤子才是呀……
  *******
  由于褚晓豆的脚伤不是很严重,在经过一星期的治疗和休息后,几乎复原了。
  不过接下来的日子,因为期中考逼近的关系,她又整整花了一个星期准备考试,所以当毛蓉蓉再度向她提及包水饺一事时,时间已迫在眉睫。
  晚上洗过澡,她换上了可爱的卡通睡衣,从卧房踱到尹兆邑的书房门口。
  “兆邑哥。”晓豆在门板上轻轻敲了三下。
  自从脚扭伤之后,她就一直住在尹兆邑家,当然一开始是因为她行动不便,他不放心。而现在,虽然她的脚伤好了,但尹兆邑还是不放心,那栋老旧屋子只有她一人住。
  “进来。”他的声音由门后传来,沉稳且好听。
  晓豆小心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兆邑哥。”她站在门边,发觉他正坐在书桌后,双眼盯着桌上的电脑荧幕。
  她该说吗?又该怎么开口呢?
  “过来。”他抬起脸来,对她招招手。
  晓豆很听话的走向他。
  “兆邑哥,我……”她支吾着,欲言又止。
  要不,干脆这么说好了——明天你能不能陪我回家一趟?因为班上同学说好了,要到我家玩,大家要一起包饺子,而蓉蓉希望阿威哥也能一起来……
  想着,晓豆的两道细眉不禁垂了下来。
  这样说,好像有点不顾道义,因为将蓉蓉也给牵扯了进来。
  “你有心事?”不需细看,由她说话的音调,他即能猜出。伸出一手将她揽近,让她坐在他腿上。
  经过这阵子的相处,两人虽无发生关系,但亲密抱搂早已成了习惯,甚至到了晚上,两人已共睡一房、同睡一床。
  至于为何要这么做,很简单,无非是要她早点习惯他。
  “你……兆邑哥,你明天能陪我回家一趟吗?”硬着头皮说,晓豆不敢看着他的眼。
  “回家?”他的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然后下移,解开她绑着的辫子。“要回去拿什么吗?”
  “不是的。”她摇了摇头,眼神闪烁,“是……”晓豆吸了一口气,终于把话全说出:“是班上的同学说要去我家包水饺。”
  “所以要我送你回家?”他猜。
  “不是。”喔,天啊,要怎么说?“我……嗯……我希望兆邑哥能留下来陪我。”
  算了,她豁出去了!总比跟他说,对不起,兆邑哥,因为同学们说对你有意思,想要跟我抢你,所以我希望你也能来参加,这样好吧?
  “你想要我陪?”顺了顺她一头长发,他宠溺地捏捏她的下颚。“明天几点?”既然她喜欢他的陪伴,他岂会说不。
  “早上要先去市场买菜,然后十点以前回到家。”说完,晓豆大大地松了口气。
  没想到兆邑哥这么爽快就答应了,不过,他答应得越爽快,她心里的罪恶感越重。
  对不起兆邑哥,你要原谅我喔,我也是不得已的。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们今晚就早点睡吧!”他很快地关掉桌上的电脑。
  “走吧,我们回房去了。”他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啄,随即抱起她走出书房。
  被亲了下,晓豆先愣住了一会儿,然后随着罪恶感越加沉重,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说;“兆邑哥,明天能不能也邀阿威哥一同参加?”
  “为什么?”
  “因为……因为蓉蓉说,希望阿威哥也能一起来。”晓豆偷偷地吐了下舌头。天呀,说谎好辛苦喔!
  “好吧!”不疑有他,由毛蓉蓉盯着阿威瞧的眼神,确实不难看出崇拜的神情。“我明天一早再拨电话给他。”说话的同时,他已伸出一手旋开卧房的门,大步跨人房内。
  “谢谢你厂没想到事情竟会如此顺利,晓豆一高兴,双手攀上了他的颈子,情绪激动地吻了他一下。“兆邑哥,你真是全天下最好的人!”
  她说着,脸上的笑容,显得既甜且迷人。
  一时间,尹兆邑整个人愣住了。
  天啊!褚老爹呀褚老爹,能不能请你赶快回来?他得快快将晓豆娶进门,否则难保哪日,绅士真的会变恶狼呀!
  *******
  看着厨房里忙进忙出的褚晓豆,想着她一早忙至现在,尹兆邑一转头,再看看一旁那几个聚在一起没事闲聊的人,心里顿生不平。
  不行!他得找个人间清楚,平日晓豆在学校里,是否也如同今日情况,总让人欺压指使。
  “蓉蓉。”他选择正在摆放碗筷的毛蓉蓉,开口叫喊她。
  “尹先生。”蓉蓉放下手里的碗筷,惊讶的抬起脸,“有、有事吗?”尹兆邑居然会主动找她说话?
  经过这阵子的观察,她发觉,他虽不难相处,但平日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尊贵模样,或许是因为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让大家对他总是又敬又怕,因此不敢与他太接近吧。
  不过,这也不适用于每个人。
  经过这些时日的观察,毛蓉蓉下了一个定论,尹兆邑对待晓豆真的与其他人有明显差异,简直可说是天比地、云比泥。
  “你们那几个同学平常在学校里,也是这样指使晓豆的吗?”他选择不拐弯抹角。
  停下手上的动作,蓉蓉反射性地看了那几个同学一眼。
  “你是说她们吗?”她厌恶地撇了撇嘴,看着她们正缠着她喜欢的林重威,她的心里恨得牙痒痒的。
  “嗯。”尹兆邑点了下头。若不是方才他进厨房阻止晓豆,忙着将水饺下锅的她,这会可能正忙着递饮料。
  “她们那几个平日里在学校就是这个样子了。”看着尹兆邑高高挑起眉,显露出不悦的神情,除了将真相说出,毛蓉蓉也没忘要加油添醋。
  “不只是针对晓豆,其实她们对所有人都很霸道,总是她们说了就算,也不管人家答不答应。”
  “喔?”他的眼略略地眯起,因为她的一席话。
  “对呀。”或许是因为他的表情,更令蓉蓉侃侃而谈。“像这次的聚会就是。”
  不自觉地,她又望了她们一记。
  “这次的聚会怎样?”他继续追问。
  “这次的聚会……”毛蓉蓉突然露出咬牙切齿的模样。太过分了!那双该死的手居然妄想往阿威哥的身上搭!
  “这次的聚会,也是因为她们想认识你和阿威哥,才随意说个借口。说什么包饺子,其实谁不知道呢?她们根本是要晓豆将你和阿威哥介绍给她们认识。”
  或许是因为气愤的关系,蓉蓉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很没道义的泄了底。
  “你说什么!?”眯起的眼突然瞪大,尹兆邑的黑瞳里陡然绽出骇人的光芒。
  他心爱的晓豆居然要把他介绍给其他人!?
  “没、没……”一回神,毛蓉蓉才发觉自己竟说溜嘴闯祸了,于是她赶紧干笑两声。“呵呵……我……嗯……我说什么呢?没有,好像没说什么吧?”
  如果让晓豆知道,不说她没道义才怪!
  “没?”他板起脸采,骤然脑筋一转,随口就说:“想不想跟阿威去看电影?”这个小女孩心里在想些什么,可半点也逃不过他的眼。
  “呃?”睁大一对眼儿,不需出声,蓉蓉的眼中似已写满了——我要、我要。
  “你知道阿威一向是我说一,他就不敢做二的。”尹兆邑笑了笑,但笑容看来却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
  “这……”不行!她毛蓉蓉怎可以做个重色轻友,没道义的人呢?
  但是,天秤的另一端放着的,可是她最喜欢的阿威哥,想着可以和他一起去看电影……
  天啊,那可是她的梦想呢!
  “你想一下,我不勉强。”说着,尹兆邑故意转身就要往厨房走。
  “等一下。”毛蓉蓉突然喊住他。
  晓豆,原谅我,虽然我百分之百不是个重色轻友的人,但……人家真的好想跟阿威哥去看电影喔!
  “事情是这样啦,那一天,就从宾士车开始说起吧……”她向尹兆邑详细说明,还不忘将教室里,那番咄咄逼人的对话叙述得异常精彩生动。
  “就这样?”他低声问,神情上看来已陷入沉思。
  “是。”根本不敢与他正视,蓉蓉偷偷以眼尾余光瞄他。
  晓豆,你可千万别怪我喔,我怎会知道,你居然什么都没对尹先生讲?
  不过,咦?由他的表情看来,似乎没生气嘛!
  “我知道了,一会儿后,我会让阿威请你去看电影。”他说着,唇角一扬,似乎已想好了对策。
  “喔。”毛蓉蓉愣了一下,因为他的笑容。
  真的不会有事吧?希望如此,否则晓豆搞不好会从此认定她是有异性没人性的人!
  想着,她才一转头,就见到方才对话中的娇蛮女朝他们走过来。
  “尹大哥,看你们聊得很开心,在聊些什么呢?”阿玫走了过来。
  方才一瞥见尹兆邑竟和毛蓉蓉在聊天,她不由得紧张起来。
  她可不像她的一票死党,主仆不分。
  她的目标是尹兆邑,而方才会围在林重威身旁,不过是为了打听他的消息。
  “聊……”本想对她来个不理不睬,但念头一转,他又说:“蓉蓉正在跟我聊聊你们。”对于整件事,尹兆邑已想好了解决之道。
  他笑着看向毛蓉蓉,而毛蓉蓉则是因为他的笑容而感到头皮发麻;而一转头,她即看到阿玫扫过来一记凌厉的眸光。
  如果眼神能杀人,她想,她早就被杀了吧?
  “我、我碗筷已经摆好了,我去找阿威哥。”随便丢下一个借口,她转身就跑。
  天啊,她又不是白痴,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见她识趣的离开,阿玫拉回视线,冲着尹兆邑甜甜一笑。
  “尹大哥,我叫金玉玫,大家都叫我阿玫,我爸爸是鼎山建设的老板,金鼎山。”不忘提及自己的家世背景,是希望能让对方印象加分。
  从小耳濡目染的,阿玫自然懂得寻找绩优的长期饭票,而在成年之后,她更是积极地付诸行动,反正书念得再多,女人终得嫁人。
  “喔?”尹兆邑冷冷地应了一声。“鼎山建设?”
  本不想理会她,但为使晓豆在学校不再受人欺压,他想出了个好法子。
  “尹大哥,你听过?”阿玫喜出望外地在心里暗暗想着,有过人的家世果然有用。
  “当然。台湾商界能有多大?但若只说及建筑业界,那又缩小了不少。你可以回去问问你父亲,看他有没有听过巍京集团?”
  他冷冷的说着,然后将接下采的说话音量控制在只让她听见的大小。
  “我对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女人没兴趣。”停顿了下,他的眸光看来冷得能杀人。“但是,对于敢欺负我未婚妻——褚晓豆的人,我给的教训一定会让人终生难忘。身败名裂或倾家荡产,通常只是最轻微的!”
  “你……”阿玫吓了一大跳,往后猛退开一步。“你说晓豆是你的……”
  “是。”他耸肩一笑。
  “骗人!你不可能可以……”可以随意就扳倒我家。大话!他一定是在说大话!
  “你可以回家去问问你父亲我可不可以。”他根本连瞧都懒得瞧她。“不过,我劝你最好有将我今天所说的话听进去,因为今后在学校里,我的晓豆只要有一点点的闪失,我都会将它算在你的头上。”
  说完,他不想再理她,转身向阿威走去。
  阿玫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看上的人竟已是晓豆的未婚夫?更没想到,他还反过来威胁她!
  不,她怎能咽下这口气?
  对!赶紧回家去,她一定要找爸爸问清楚,是否真如尹兆邑所言,他是个可怕的狠角色。
  于是,连一口水饺也没吃,阿玫就催促着同学匆匆离去。
  至于毛蓉蓉,则在尹兆邑的一声命令下,让心不甘情不愿的林重威给带去看电影了。
  所以,当褚晓豆手里端着盛满水饺的盘子走出厨房时,偌大的客厅里,只剩尹兆邑一人。
  “她们呢?”奇怪,都到哪去了?
  “阿威说要请蓉蓉看电影,至于你其他同学,则是忽然想起有急事,所以全走了!”
  “那水饺怎么办?”望着手中的盘子,晓豆皱起脸来。
  “打包吧,我们回家了!”说着,尹兆邑上前,主动帮忙端过盘子转身走向厨房。
  是的,他们是该回去,他得跟她聊聊,关于水饺事件。
  *******
  由于方才晓豆忙得满身大汗,所以一回到尹兆邑的住处,她就先进浴室去梳洗一番。换上宽大的连身长T恤,才一走出浴室,就见到尹兆邑正坐在窗台前的一张单人沙发上抽烟。
  “兆邑哥,肚子饿吗?”她想起两人都还没吃午饭呢!
  她的声音顺利拉回尹兆邑的思绪,他转过头来看着她,拿起小茶几上的烟灰缸,将手上的香烟按熄。
  “来。”他朝着她挥挥手,示意她走近。
  有些事是该跟她说清楚,而且之前一直隐忍压抑着的,也该让它自然发生了,否则今日的情况,恐怕会在往后的生活中一再上演。
  不疑有他,对于他的招手,晓豆的反射动作是直接走过去,来到他的面前。
  “坐上来。”他拍拍自己结实的双腿,一手揽上她的腰。
  这些日子来,晓豆对这亲昵举动已习以为常了。
  “好。”她听话地侧身坐上他的腿。
  对于她的听话,他绽开一记满意的笑。
  “晓豆,你有没有想过……”他骤然停下话,因为她身上传来的幽香。
  “想过什么?”晓豆不解。
  尹兆邑的唇缓缓贴上她洁白的耳。“想过以后当我妻子的感觉?”他的气息喷拂在她的耳际,搂着她腰肢的手开始不安分地上下游移起来。
  他真笨,怎会认为非得等到婚礼后才要她呢?
  其实他喜欢她、爱她,而想要她,又有何不可呢?何况,以晓豆的单纯,如果早一日拥有她,搞不好还比较直接,可以阻绝掉一些没必要的麻烦。
  晓豆觉得心跳骤然加速,整个耳窝酥麻了起来。
  “兆、兆邑哥……”她不习惯,声音有些微喘。
  “叫我兆邑。”他张嘴含住了她的耳朵,幽黑的眸子闪着灼热的光晕。“我要你做我的妻子。”
  炙热的气息不断由被含吻着的耳朵传人体内,晓豆浑身似被电击般,整个身子于瞬间僵住,但感觉又变得异常敏感,哪怕只是一道淡淡的气息、一个微微的轻喘,都能引出她来自深层的悸动。
  “我、我……”晓豆的脸红了,连气息都显得不稳。
  “嘘!”他将她整个身子一转,让她跨坐在他的腿上。“说你愿意。”修长的指如带着魔法,轻轻压上她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的甜美唇瓣。
  这下晓豆发觉她连呼吸都显得困难,她红着脸不敢与他正视。
  “说你愿意。”他再度催促,一手勾起她的下颚,逼她与他正视。
  几乎是在对上他灼亮眼瞳的同时,晓豆即发出了干哑的嗓音:“我、我愿意。”
  愿意!她当然愿意!只要兆邑哥别再这样看着她。她已快喘不过气来了。
  “我就知道。”尹兆邑高兴地笑了。
  似乎是为了给她听话的奖赏,他温热的吻如骤雨般落下,密实地落在她的眼、眉、鼻,最后紧紧地封住她柔嫩的唇瓣。
  “今后就当个听话的小妻子,什么事都可以找我商量,没必要受人要胁,就真的介绍我去给人认识。”利用喘息的时间,他略略离开她说。
  “啊,你知道!?”晓豆吓了一大跳。
  那阿玫她们会提早消失,是不是因为他的关系呢?
  “嗯。”他点了下头,搂着她腰部的手悄悄地由她衣摆处探入,往上攻掠,满意于掌下大小适中的柔软。
  “喝!”胸部突然被人揉握着,晓豆吓了一大跳。
  “兆、兆邑哥……”这下她不仅脸红,还变得口吃。
  “兆邑。”他纠正她,低头又吻住了她。“记住,从今天起,你是我的了,相信我、听我的话,至于别人说些什么,不必理会,也不用怕要胁。”
  离开她甜美的唇,他边吻着她纤细的颈项边说。
  “唔……”晓豆嘴里发出轻颤的低吟声,早已分不清是应和,还是无措的喘息。
  她好热,好热,大脑早巳陷入一片空白。
  “我的最爱,我的晓豆。”看着她酡红的脸蛋,尹兆邑粗喘了下,另一手轻抚过她白嫩的腿,往上寻到了珍爱的密林。
  经过轻轻挑捻、撩拨,他很快勾引出她的热情,让她的甜
  美泛滥成灾。
  “你是我的,就从这一刻起!”毫不迟疑,他抱起了她,大步走向几步外的床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