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_大亨的假情妇-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8节 第八章
第八章
  一百万经过五天之后能变成多少?
  「喂,欧德威,真的假的?你可别拿你的钱来贴补我喔,我可是不会要的!」几分钟前,伍青拿着手中的存折,哇啦哇啦惊讶得说个不停。
  欧德威仅是回以淡淡的一句:「神经!」
  而后,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两人已舒舒服服的坐在一家颇具盛名的法国餐厅里。
  「请你吃这顿饭,我还是觉得占了你太大的便宜,不如,你抽酬庸吧!要一半或八成都没问题。」趁着餐点还没送上来,伍青又说。
  她本来也只是抱着随便一试的心态,所以才会只拿出存款的尾数来请他代为投资,没想到一星期不到,这笔金额已经暴涨了五倍之多,多得她不得不大大吃惊,急着跟他分享多出来的利润。
  「妳忘了我跟妳说过的话了吗?」他睨着她,黑瞳闪着光辉,薄薄抿起的唇线透着严肃味,不难看出他的固执。「妳的庸金我一毛钱都不会收,只要妳记住妳的承诺即可!」
  「承诺?呃……对,承诺。」伍青尴尬的呵笑了声,再转过脸去时,瞬间垮下半边的脸。
  对呀,对呀,承诺是她不再从事妓女的工作!
  但,问题是,她从来都不是呀!
  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搞的,怎么会一味的认为她是个以出卖肉体维生的女人呢?
  她真是一脸狐媚,像是个出来捞钱的女人?
  「希望有了这笔镂,妳可以过自己想过的日子。」欧德威拉回落在桌上的眸光。
  想不注意她都难,该说她就像是个发光体,特别吸引他的目光,所以他也注意到了,之前来找她的那些男人们,全都消失了。
  「是、是。」她还真是在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呢!
  昨天她自动回家去报到了,轻描淡写的向奶奶和叔叔婶婶们述说了下火灾的经过,好换取以后的清静,彻底拒绝家人三不五时的探望。
  「既然这样的话,要不要听听我接下来的建议?」
  未免她又回去重操旧业,欧德威已决定,就当她的财务管理人员一阵子,帮她理财投资,反正也费不了他多少时间。
  「好呀、好呀。」伍青转回眸光,重重的点头。
  现在她不仅对他改观,还非常佩服他了。
  难怪大楼里一个姓赵的邻居说,欧德威可是个非常有眼光、有定见、有专业能力、有本事的男人。
  「你的建议是……」伍青才一抬眼,眸光恰巧又与欧德威对个正着,没来由地,她的心律开始不听话,怦怦怦怦地狂跳。
  真想狠狠地甩自己一巴掌,看能不能帮助恢复正常,伍青发觉最近自己这毛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与她相较,欧德威似乎也好不到哪去。
  然而,他较冷静,人也够冷、够酷,自我压抑的功力更是了得,由外表上几乎看不出一点点变化,但若细瞧,不难发觉他的额上已淌出了几点汗滴。
  「留下这次的本金之外,另外由获利的部分拿出二分之一,再继续做投资。」他的手在口袋里掏了掏,却找不到面纸或手帕。
  伍青见状,马上拿起皮包,由里头掏出一包面纸,抽出几张往前一递。
  「都听你的,我信得过你,你全权处理就好了。」
  她发觉他今天没戴眼镜,那张酷酷严肃的脸,少了眼镜的遮蔽,显得更为权威,让人不禁怦然心动。
  欧德威低下头来,在伸手接过面纸的同时,眸光不经意的流转于伍青葱白的指间。
  他从不知道女人家的手指,可以细白纤弱成这副模样,似最精致的陶瓷,彷佛用力一握,随时可能折断。
  「那么,五百万妳就留着三百万吧,剩下的我再帮妳找个投资管道,这次妳可以做中长期的投资,获利保证至少有十五到二十个百分点,如果妳急需用钱时,再告诉我。」
  一股气冲呀冲的冲往他的心口,冲乱了他的心思。伸手拉拉颈子上的领带,他额上的汗珠不觉地淌出了更多。
  如果可以,伍青会直接站起来,倾过身子去帮他拭汗。「你怎么说,就怎么决定吧,来,面纸。」
  然而,不行,撇开他有女友不说,以他严谨的性格,肯定又要认为她轻浮。伍青将手上的面纸往前递了递,提醒他。
  「呃,谢谢。」如大梦初醒般,欧德威整个人一震,反射性的伸出一手。
  就在接过面纸的剎那,他的指间与她轻触,绝不是故意,绝对纯属意外,然而这突发的短暂意外,却同样在两人的心臆间,激起了不小的火花。
  伍青的手指如触电般急促的收回。
  「呃、我……」因为尴尬的氛围,让她不得不呵呵笑了几声。「对了,你今天没戴眼镜,看起来很自然,很好看,很有型、很适合你、很……」
  天啊,瞧她在说什么?不仅脑子打结,连舌头都快不灵光了!
  「眼镜放在公司里忘了拿回来。」欧德威心里的震撼不比她小。
  尤其在审视了自己的内心,愕然发觉自己居然会不经意的,把她和李倩倩拿来做比较,更甚者,他注意她比注意李倩倩多!
  欧德威严眉微蹙,脸色霎时沉了下来,握着面纸的一手,用力的擦拭着额上的汗滴。
  道德良知告诉他,他这样是错的,他居然背着倩倩对其他的女人心动,而这心动的感觉还远远超过与李倩倩初识时。
  这简直有违他一向的处事风格!
  「你……有近视吗?」原来是忘了,不过,他没戴眼镜真的比较好看。
  「怎么这样问?」收回思绪,欧德威脸色恢复平静。
  「我想你应该是没近视。」绝不是戴不惯隐形眼镜,因为她注意到了,由上次火灾他救了她的过程,还有今天,他开车赴约一同吃饭,若有近视,他不可能不戴眼镜而能行动自如。
  「你应该是不喜欢把你太过出色的外表,显现在众人面前吧!」
  伍青大胆的猜,这或许就是他平日里总戴着副老土眼镜的原因。
  欧德威哼了声。「妳怎知?」
  他确实不喜欢有太多女人的眸光落在他的身上。
  「你觉得我长得如何?」他的笑容让伍青呆了下。
  她的话听来似完全不搭,然而他并不介意真实以告。「如果把女人美的程度分为四级,我想,妳没在第一等级也至少在第二级。」
  他的话很中听,惹得伍青心花怒放,当场毫不吝啬的给予一朵又大又灿烂的笑靥。
  「我都不知道,除了骂人和威胁人之外,你的嘴巴也可以这么甜!」
  欧德威哈哈笑了两声,没再针锋相对的回嘴。
  「虽然你说的都是实话。」伍青收起笑容上耄不害躁的又补上一句。
  若不是欧德威的性格本就严肃,肯定会给她嘘声一串。「我从没听过有人这样吹夸自己的。」
  不错,心情瞬间轻松了许多,不再为方才脑中想着的事所困扰。
  「是事实嘛!」
  从小到大,她都是所有人捧在掌心中呵护着、疼着的,伍青曾想过原因,认真想过。
  除了家庭背景的关系之外,她想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她有张美得可媲美时下任何美女的皮相。
  因为美貌为她加分不少,让疼她的人更疼她,宠她的人更宠得无度。
  「是喔。」欧德威又笑了,还没见过这么不害躁的人,虽然他承认,她说的都是实话。
  「我告诉你喔,我妈可是个大美女,在埔里人见人夸的大美女。」是因为遗传的关系让她得天独厚。
  「说重点吧!」不带偏见的相处之后,让他几乎可以摸透她的性子,知道她将话题给带远了,远超过她所能控制的范围。
  不介意将话题给引导回,他半分也不介意。
  不过,他发觉,她提及了她的家人,很难得地。
  「美丽又不是罪恶,天生皮相长成这样,又不是我们能控制的,遗传嘛,上天给的嘛,美跟丑又有什么关系?最自然的彰显就好了,干嘛要去遮掩或补强咧?」
  对了,这正是她所要表达的,她一贯的论调。
  大家喜欢看,觉得美,就多瞧几眼,管他阿猫阿狗,还是隔壁的癞痢头,喜欢看就看,不喜欢看,就把眼睛往别的地方瞧去,只要别来骚扰她就好。
  欧德威抿紧唇线,一时听得失神。
  「就这样!」伍青拉回眸光,乌乌亮亮的眼瞳落在他的脸上。
  她的高见已发表完毕,暂待他的定夺。
  转转眼,欧德威霎时回神,故意大声咳了下,一来是为拉回神绪,二来则是为掩饰自己再度的闪神。
  「这就是妳的论调?」他不得不承认,她的眼尾余光确实有媚人魂魄的魅力,好几次他都身不由己,心绪随着她而摆荡。
  「是呀,活着,就要活得坦坦荡荡,在乎那么多做什么?人生苦短,管别人那么多目光干嘛?欢欢喜喜的不好?」
  欧德威再度陷入了沉默,似在认真思考着她的话。
  是呀,她真是够坦荡了,好一个坦荡的论调!
  ***    ***  ***  ***
  「欧德威。」
  用过餐,回到住处,车子一停入地下车库,临开车门下车前,伍青似乎是经过一番犹豫,才缓声开口喊住他。
  「嗯?」他侧过脸来看她。
  「我……没什么,只是想了下,还是决定要再对你说声谢谢。」暗暗地,伍青在心里嘀嘀咕咕骂了自己一阵无胆。
  她想告诉他,她根本不是什么妓女,一直都是他自以为是嘛!
  然而话才一到口,一见到他黑亮亮炯炯有神的双眸,话就那么硬生生地给卡在喉头,吐不出来,只好强忍着又往下吞。
  「我说过,妳不用太在意,怎么说我们都已经是好邻居了。」他笑笑,见她下了车,他也由驾驶座上下来。
  转身推上车门,他按下手中的防盗安全中控锁。
  「是呀,世事真难料,现在我们是好邻居,若是一个星期前,告诉人家我们可能会成为好邻居的话,恐怕大家会觉得比太空人要登土星还困难。」
  伍青由感而发,转过头来见到他脸上的笑,整颗心蓦地一颤。
  更别说,现在她对他非但不讨厌,还深具好感。
  「妳这么说虽然是太夸张了些,不过似乎也不无道理。」欧德威笔直往前走,很快越过伍青,走了两步,反射性的停下脚步来等她。
  过去两人的恶言相向,到底是谁先杠上谁的呢?
  如今想来,似乎不再那么重要,甚至可以说是个无聊又幼稚的举动。
  「当然有道理,因为我这个人,一向都是讲道理的喔!」踩着小碎步,她不疾不徐的走到他身边。
  两人互看了眼,彼此绽放了一抹笑,随即迈开步子往前走。
  来到电梯前,欧德威伸手按了电梯,两人一同等着电梯。
  「妳很讲道理?」欧德威昂首一哂笑。「若是以前妳跟我说这些话,我想我是不会相信的。」
  以前他只觉得,她既娇蛮又无理。
  「我知道。」因为每次见面,他都是一副恨不得将她给拆卸入腹的表情。「你那时候肯定觉得我这个人一无是处,刁钻任性又难相处。」
  电梯来了,两人又相视一笑,先后走人。
  又是欧德威伸手按了楼层键,电梯门很快关起。「很不幸的,刚好都被妳给猜中了。」
  伴随这句话落,他大方的给予一阵爽朗笑声。
  看他笑得白牙展露,激起了伍青一点点不服输的精神。「那,你想不想知道,在我眼中,你又是个怎样的人呢?」
  笑容敛了敛,欧德威恢复严肃的眼神。「怎样的人?」
  伍青先偷偷地噗哧一笑,随即伸手摀住嘴巴,待笑声完全吞咽下,她才整整神情,满脸认真的说:
  「严肃、可怕、不知变通、又土又俗、脑子硬得跟粪坑的石头一样、固执、自以为是、还……」
  看她哩哩啦啦的说了一堆,还越说越开心,越数落越欢喜,欧德威便知道,这个女人百分之百是故意的。
  既然她喜欢玩,他便配合她。
  于是乎,他难得地放下身段配合。「我真有这么糟吗?我可不认为。通常认识我的人,都会说我气宇非凡,眼光见解独到,虽然严肃了点,但有定见、待人不坏、热心公益、服务邻里,还……」
  彷佛是为了跟她比话多,他开始滔滔不绝的为自己辩护,听得伍青整个人当场愣住,眨了眨眼又眨眨眼的瞪着他看。
  随后,他的声音也蓦然止住,两人的眸光再度交融,交缠着彼此,由黑亮亮瞳仁里可见到彼此的影像,也只容得下彼此。
  然后时光彷佛就此停止,电梯动了,开始一个楼层一个楼层的往上爬。
  咽了咽唾沬,为免尴尬,伍青先轻咳了声。
  「那个,嗯……」先压低脑袋,用头顶看他,她暂时没有勇气再抬起头来了。「对了,好多天了,怎么都没再见到你的……」
  女朋友三个字来不及说出口,电梯先是剧烈的上下一荡,随即停下,光源慢慢慢慢地渐渐暗淡,终于到伸手不见五指。
  接着,整部电梯开始左右晃动,似摇篮一样。
  「啊!」伍青吓得开始尖叫出声。
  欧德威急得摸黑找人。「伍小姐,伍青、伍青!」
  电梯还在晃,伍青仍旧继续尖叫。
  「伍青,妳别怕,我在这儿,妳先过来,只要一两步,先到我身边来。」
  欧德威尽量放柔声音安慰,心中涌现一股强烈的心疼。
  他只想赶紧将她给揽入怀里,让她别怕、让她别慌,好好的将她给护在怀中。
  「欧德威。」他的声音确实有镇定她心扉的效果,至少让她知道,在这幽闭的空问中,不仅仅只有她一个人。「还、还在晃耶!」
  说话的同时,她已勇敢的挪了挪脚步,两人的指尖在黑暗中髑碰,欧德威马上握紧了她的手,使劲一扯,将人给直接揽进怀中。
  「别怕,不会有事,可能是地震让电梯系统稍稍故障,或许一会儿后就会恢复。」最近还真是灾厄连连,一下子火灾,一下子地震。
  前几天消防人员才勘察过起火点,大楼好不容易重新开放,让住户各自整理住家,没想到今晚就遇地震,又被关在电梯里。
  「可是,为什么还在摇?」伍青吓得几乎要哽咽出声,一张小小脸蛋更是毫无思量的直往他的胸口钻。
  又摇了、又摇了,她几乎要吓得腿软。
  「是正常的,地震不会一下子停下。」一手搂着她,一手在她背脊上来回抚触,温柔地安慰,彷佛他已做过千万遍,彷佛两人才是真正的情侣。
  「我也知道,但是还在晃嘛,你看、你看越摇越大,又来了、又来了,啊,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我……」
  伍青整个人只差没歇斯底里了,随着电梯每晃动一下,她就忍不住的吱吱喳喳说个不停,还不忘隔个几句,就加上一声尖叫助兴一下。
  欧德威实在没法子了,他不知道她这种现象,是不是就是时下所说的幽闭空间恐惧症?
  但,他得想法子先让她安静下来。
  如何让她喋喋不休的嘴巴静下来呢?他倒是有个法子,只是……
  见不到光,耳边只有他隐约的吸呼声,当伍青终于又忍不住,一张嘴想再度尖叫,他的脸刚好罩了下来,带着浓郁男性气息的薄唇,不偏不倚的落在她的小嘴上。
  他吻了她,阻绝了她的惊慌。
  下一秒,晃动不再,电梯内的光源开始慢慢的亮起,光明重现,相拥的两人如磁铁相斥的两极,刷地倏分。
  两人神情同样复杂,表情却不一。
  ***    ***  ***  ***
  又过了一个星期,一整个星期伍青都窝在家里,半步也没踏出门。还好,有关心帮她送粮食和一些生活用品,要不,她可能就要窝成了人类古化石。
  「怎么了?一整个星期,看妳还是没精打采!」双手抱着两大袋夸张的采买物品,关心一踏进屋子里,劈头就问。
  「……」伍青望了她一眼,抿着唇不语,转身去推上门,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慢吞吞的晃,直走向客厅的沙发。
  见她那副死样子,关心也只好摇摇头,先把手上的东西抱到厨房去放好,才蜇回来伍青的身旁坐下。,
  「怎么啦?现在不跟妳那个恶邻居斗,反而让妳浑身无力,生活无趣了是不是?」
  她可与伍青不同,现在的关心,可是春风满面,喜上眉梢。
  「妳不知道啦!」瘪着嘴,非常难得,伍青居然整张脸几乎都要皱在一块。
  「大小姐,妳不说,我又怎会知道?」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一整个星期下来,她见她每天皱着脸,好像不把脸皱成八十岁的老阿婆,就不死心一样,她当然想间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然而,伍青却一句话也不肯说,整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他已经整整躲我一星期了。」又是一叹,眼神中还满是哀怨。
  「他?」还躲了一星期?!在说谁呀!
  「跟妳说,妳不会知道的。」将双脚曲起,伍青索性把脸埋在大腿上,不再抬脸见人了。
  翻了翻白眼,关心本想劈头开骂,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整个人错愕地瞪着伍青瞧,两只眼睛眨巴眨巴,连讲话都骤然变得口吃。
  「青、妳、妳……妳口中的他,该、该不会指欧德威吧?」
  「啊?」欧德威三个字像开?机关的主键,伍青咚地一下,由沙发上跳起来,开始来来回回的踱步走着。
  「我也不想呀,谁知道嘛?喜欢一个人哪能有什么理由呢?一开始我明明是不喜欢他的嘛,谁知道越相处就越……
  唉,可是现在喜欢他又有什么用呢?人家早就有女朋友了呀,我不想当第三者,破坏人家的感情是很没道德的,唉,可是……」
  她在说给谁听呀?像只老母鸡一样咯咯咯咯的说个不停,会听得懂,才怪。
  不过,关心可是从头到尾都参与这件事,所以,她或多或少听得懂。
  「青,妳现在是在懊恼妳爱上那个男人了吗?」
  伍青的脚步倏地停了下来,眸光刷地拉过来,一脸困惑,满脸痛苦。
  「嗯,妳说得没错,我是爱上他了,因为他那么好嘛,要让人爱上并不难。」然而,她却不能,不能陷他于不义,更不想当毁了别人情感的第三者。
  所以……「关心……」
  「啊?」
  「我已经决定了。」就是因为决定了,她才痛苦,才舍不得。
  「决定什么?」
  「我决定提前出发了。」
  「提前出发?出发去哪?」是她变笨了吗?怎么今天脑子完全跟不上伍青的话?
  「我不是答应了出版社的主编,要帮她写一篇北海道的深入旅游吗?」
  这样也好,她一离开,少说也得两、三个月后才会回来,届时两人再见面,大概也可以比较不尴尬了吧!
  只是……她能忘记他吗?
  不知道,目前脑子乱哄哄的她,哪有心思去想这事。
  「妳是说妳要去北海道了?」换关心跳起来,哇啦哇啦的乱叫。
  「嗯。」伍青一点头,垂头丧气的一点精神也没有。
  「妳头壳坏掉喔!既然喜欢那个男人的话,干嘛要走,把人给抢过来,不就得了吗?」
  跳上前,她一只手指在伍青面前晃来晃去,晃得她都快晕头转向。
  伍青好不容易终于抓住她做怪的手。「我没有妳这么不道德。」
  「什么不道德?」
  「我不想当破坏人家感情的第三者。」伍青说得严肃又认真。
  「这样……」说实在,关心真想开口骂她笨了。「好吧、好吧,妳不想当就不想当,算了,我们不谈这个,既然妳要出发了,妳何时动身,什么时候的飞机?」
  懒懒的看了她一眼,伍青又径自缩回愁云惨雾的壳子里。
  「明天!」
  「妳说什么?!」这个女人疯了吗?明天要出国,今天才告诉她?
  「明天一早。」伍青很大方,再免费奉送两字。
  「妳这副死样子哪能明天一早就出发?」歇斯底里的角色换人做做看,关心开始哇啦哇啦的乱叫。
  「可以。」整整精神,伍青一点也无法说服自己的说。
  「可以个鬼啦!」
  「我一定可以。」语气坚定。
  「妳这样出国,我会放心才怪!」朋友是拿来做什么的?
  「不放心也得放心。」
  「要不,妳等我一个星期,我去跟公司请假,陪妳一起去。」
  「不用。」
  「伍青!」
  「我说不用就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