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_总裁老公-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总裁老公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9节 第八章
第八章
  经过几番思量,虽说家里有钟点女佣,但尹兆邑还是不放心将褚晓豆给留在家里,所以一早他上班,也就顺道将她给载出门,带在身边。
  由于游乐区开发案的企划,一直未能在巍京内部过关,所以尹兆邑一进公司,即进了会议室开会,晓豆只好孤伶伶地独自待在他的办公室里打瞌睡。
  接近中午时分,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盹的晓豆由茫茫然中醒来,掏出手机看了一下,看到来电显示,就赶紧按下通话键。
  “喂,老爸。”
  电话那端传来褚耕的声音,他说得很急。
  “老爸,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不知是否因为山区讯号微弱,晓豆听得很模糊,自然说话的声音就不断地飙高。
  “我这里很忙,所以可能还要多停留一、两个星期。”这回晓豆总算听清楚了。
  “老爸,我……”晓豆正想将她脚扭伤的事告知他,但电话那头却已传来嘟嘟响声。
  居然断讯了!褚晓豆呆呆地望着手机许久,然后深深一叹。
  每次都这样!她忍不住啐了声,在沙发上挪挪屁股、伸伸懒腰,一抬头,正巧见到尹兆邑推门走了进来。
  “怎么了?”
  人还没走到她的面前,他已清楚地瞧见她蹙眉噘嘴的模样。
  “老爸方才打电话来,”晓豆说着,等他走到面前。“说又要多延一、两个星期。”
  “至少在台湾总比大陆近多了吧?”尹兆邑在她身旁坐下,伸出一手将她揽进怀里。
  晓豆偏头想了下,无法否认。“会议结束了吗?”她将话题给拉开。
  虽然一进公司他就去开会了,但每隔一个小时,他都会回到办公室来瞧瞧。
  理由很简单,因为她的行动不便,他怕她会有什么需要。
  “差不多了。”他习惯性地抚着她的头发,“想去洗手间?”
  晓豆摇了摇头。
  “喝水?”他又接着问。
  晓豆还是摇摇头,她知道兆邑哥关心她,不然也不会每次进办公室,都问同样的话。
  咕噜咕噜——无预警地,空气中突然响起了让晓豆觉得尴尬的声响。
  “我……”她的脸蛋顿时染上一层红彩。
  尹兆邑在她红扑扑的脸上轻轻一啄,“肚子饿了对吧?”
  他实在太粗心了,居然忘了她早上根本没吃什么,只匆匆喝了杯牛奶,就跟着他出门了。
  “嗯,一点点。”晓豆诚实地点头,方才打盹,所以没饥饿的感觉,现在醒过来还真有点饿了。
  “你等一下,我叫阿威去叫外卖。”说着,在她唇上轻轻一啄之后,随即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晓豆再看看手上还握着的手机,心想,还好她有兆邑哥,否则脚受伤、老爸又不在,她恐怕连要上个厕所都有困难。
  *******
  曾瑜丽注意到了,早上三个小时的会议当中,尹兆邑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起身离开会议室一次。
  于是这次在他起身离开后,她也忍不住以上厕所为名,偷偷地跟在他身后出了会议室,看着他拐进办公室。
  不到几分钟,他又推开门,匆匆走向会议室,喊着林重威。
  曾瑜丽躲在梁柱后,等到尹兆邑进了会议室,她才站出来,望了他办公室一眼,按撩不下心里狂冒的念头,直想进办公室去瞧上一瞧。
  从一早进了巍京,她已听到了不少小道消息。
  据说,尹兆邑今日竞带着一个小女生来上班,且还说那女子是他的未婚妻,不久的将来会升格为尹太太。
  不行!她今日绝对要见见尹兆邑办公室里的人儿,看是否如林重威所言,就是昨日她在电梯里巧遇的那个女孩。
  蹑手蹑脚地,她来到办公室的门边,推门前还不忘回首瞧瞧会议室的方向。
  没人!
  好机会!毫不考虑地,她推开门,飞快闪身入内。
  “兆邑哥,你不用担心我了,还是先回会议室开会比较重要!”
  听到开门声,褚晓豆以为是尹兆邑又踅了回来。
  “真的是你!”曾瑜丽在第一时间就发现坐在沙发上的人。
  “你……”晓豆转过头来,见到曾瑜丽时,吓了一跳。
  曾瑜丽毫不在乎,大步晃到她的面前。“怎样,很失望我不是尹兆邑?”
  “请问……”请问你有事吗?因为没敢遗忘兆邑哥说过的话,所以她不敢再跟她说下去。
  曾瑜丽双手抱胸,上上下下一阵不客气的打量。“我还是不相信!”
  “不相信什么?”对于她莫名其妙说出口的话,褚晓豆根本听不懂。
  “阿威说你是‘他’的未婚妻。”会不会只是他们刻意制造出烟幕弹,以求挡掉对他有兴趣女子的骚扰。
  “啊?”晓豆以为曾瑜丽口中的他,指的是林重威。
  “尹兆邑。”她睥睨了她一记,嘴角微微勾起,显出一抹轻蔑。
  真笨!像这种反应慢、思考迟钝的女孩,尹兆邑怎可能会喜欢呢?
  “喔。”因为自己会错意,晓豆不好意思地腼腆一笑。“兆邑哥说等我老爸回来,就决定订婚的日期。”
  “订婚?”还真订婚?她根本不信。
  曾瑜丽一手轻点着下颚,双眼眯起地凝视了晓豆一会儿,突然,她掩嘴笑了起来。
  “你……”她想问她笑什么。
  之前兆邑哥对她说过,曾瑜丽很会欺负人,但没说她……嗯……是不是有精神上的疾病?
  “小妹妹,我劝你对于一些事情,还是别太认真的好。”
  对于尹兆邑,她可不是认识一两天而已。
  一向注意尹兆邑的她,可从不错过有关他的八卦消息,不论留学时期,还是回到台湾之后,印象中,他所交往过的女朋友,个个娇艳美丽、身材婀娜,无一例外。
  而现在居然说他要与一个看来清纯的小女生订婚,这其中若不是另有隐情,实在很难让人相信。
  “你是指什么?”晓豆看着她,这一刻她发觉,她极不喜欢她的眼神。
  “在男人的世界呀!”曾瑜丽索性在晓豆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大鱼大肉吃惯了,偶尔也得来点清粥小菜。”掩嘴一笑,她甚至还发出夸张的咯咯笑声。
  “什么是大鱼大肉?什么又是清粥小菜?”这一刻,晓豆突然发觉,大人的世界有些对白真的好难懂呀!
  “小妹妹,”曾瑜丽的双手往前一撑,支在隔着两人的茶几上,“你应该还算是个小孩吧?”她看着她,唇瓣的笑容似乎有所隐喻。“所以喽,小孩子又怎会了解大人的世界呢?”
  “我才不是小孩子!”她就快满十八了,老爸说过,满了十八就是大人了。
  “喔?”曾瑜丽迎着她的眸光,意外地见到她眸底闪现的倔强。“不管你怎样嘴硬,对我们而言,你这个年龄的女孩,就是小孩。”
  她眼底的倔强竟叫她莫名的心慌,有倔强才会有执着,有执着才会有勇气,一个有了勇气的人,就会勇往直前地去追求她所想要的。
  而这,并不是她所乐见的!
  “听你这么说,你就是大人喽!”一向嘴钝的晓豆这时已忍不住反击。
  “你要这么说,我也不反对。”双手一摊,曾瑜丽的脸上维持着亮丽的笑。
  “那你们大人就一定会了解大人喽?”其实晓豆对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但现在才知道,第一印象一点也不可靠。
  至少,她不喜欢她说话时一副高傲,且咄咄逼人的模样。
  “当然。”曾瑜丽干脆站了起来,绕过茶几,站到晓豆身旁,居高临下地对她一阵睥睨,然后视线落在她裹着白色纱布的脚踝。
  “大人的世界,谈的可不是柏拉图式的爱情。”她弯着腰,故意倾身贴近晓豆的耳边说。
  “柏拉图?”晓豆眨巴着一对圆滚的眼儿,呆呆地回望她。
  “不懂?”曾瑜丽摇着手指,嘴里发出取笑的啧啧声响。“唉!真是可怜的无知小孩!”她故意深深地一叹。
  “……”对于被取笑,晓豆只能咬紧嘴唇,无言以对。
  望了她的表情一眼,曾瑜丽知道心理战已奏效。
  “就当是姐姐我好心教你,这男人与女人间的关系是……”
  “啊!”随着她的说话内容,晓豆越听越是脸红心跳,她甚至想伸起手来,将红扑扑的脸给蒙起来。
  “说你是小孩,还不承认。”曾瑜丽忍不住啐了声。
  这一刻,她不得不开始怀疑了,若说男人会喜欢年轻的女子是可以理解的,但由晓豆的反应,即可知道,她和尹兆邑之间真是在谈柏拉图式的情感。
  说到尹兆邑,谁会怀疑他“那方面”的能力有问题呢?但如果没问题,对一个成年男人来说,谁会去谈那种只有牵牵小手、亲亲小嘴的柏拉图式恋情?
  “算了,不跟你扯了,小孩就是小孩,多说,你也未必能明白!”望了她一眼,在未被人发现前,曾瑜丽很快地退了出去。
  没注意到她已离开,褚晓豆的大脑目前一片空白,从听到曾瑜丽的那段话后,她的整个思绪早已茫然不知,脑子嗡嗡嗡,脸蛋红红红。
  她完了,她现在的体温一定比发高烧还严重。
  男人真的会像曾瑜丽所说的一样吗?比野兽还可怕!?
  *******
  一到放学时间,毛蓉蓉很高兴又有借口可以溜到巍京来。
  “晓豆,你的脚有没有好一点?”她嘴上是跟晓豆说话的,但一对眼却如雷达一样,频频向外搜寻着。
  “他还在开会啦!”晓豆并不笨,看着蓉蓉不断飘向办公室外的眸光,想也知道,她铁定是在寻找林重威。
  “是喔。”蓉蓉不好意思地搔头一笑。“对了,你的脚是怎么受伤的?”昨天不是还好好的?
  “下雨天扭伤的。”想来自己还真笨,连一条平坦道路,她都能走到扭伤脚。
  “可是怎么是尹先生帮你打电话到学校请假呢?”老师在办公室里接电话时,她恰巧收了全班的作业送到办公室。
  “我……”晓豆顿了下,该说吗?
  她目前住在尹兆邑家,如果跟蓉蓉说,她会不会胡思乱想,外加大作文章?
  没等晓豆将话说完,毛蓉蓉似想起某事,跃上前,弯腰倾身,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晓豆。
  “怎么了?”晓豆被她的动作给吓到。
  “嘿嘿嘿——”嘴里发出奸笑声,蓉蓉的眼神若有隐喻。“我突然想起,你真是不够朋友!”
  不够朋友?
  “为什么?”晓豆一脸茫然,被指责得莫名其妙。
  蓉蓉的脸缓缓贴近她,“你什么时候和尹先生订婚了?这么保密,居然连我也不说?”
  “呃……”原来她指的是这事。
  但也不过就是口头上说说,在老爸还没回来前,该算八字还没一撇吧?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晓豆突然有些哀怨地说,她想起了中午曾瑜丽所说的那一席话。
  “那么,是怎样呀?”晓豆如果要结婚,怎么说也得让她这个好友当伴娘。
  “唉哟——”她的心好烦喔。“蓉蓉,你还记得昨天我们在电梯里遇到的那个美女吗?”她突然贴到毛蓉蓉的耳边说。
  “嗯。”蓉蓉点了一下头,“记得啊,她人漂亮是漂亮啦,但是个性好像有点骄纵,脾气又坏!”
  “我今天又遇见她了。”晓豆眼睛骨碌碌转了圈,声音压得更小了。
  “喔……”遇到就遇到,莫非……“她又欺负你了吗?”
  晓豆摇摇头,“不过,她说我们都是小孩子。”
  思考了下,她决定将心里想了一天的事,全告诉蓉蓉。至少,听听蓉蓉的意见,胜过一个人担心受怕。
  “小孩!?”蓉蓉一听,嘴角微微抽动,“她居然说我们俩还只是小孩!?”她的声音陡地飙高。
  这不是表明了看不起人吗?
  “不仅如此,”晓豆也跟着噘起嘴,“她说……大人的世界,我们不会懂!”
  说起来,她心里也有些不服气。什么叫大人的世界她们不懂?
  “大人的世界我们不懂!?”毛蓉蓉说得义愤填膺。“好!她还说些什么?”
  下次最好就别让她遇着,否则绝不给她好脸色看。
  “她说……”晓豆又犹豫了下,决定将话一次说出,“她说兆邑哥会喜欢我,只是短暂的,谁不是大啖鱼肉之后,偶尔得来点清粥小莱!”
  “清粥小菜!?”蓉蓉一时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很好笑吗?”晓豆板起了脸孔,蹙眉横了她一记。
  “没有、没有。”蓉蓉赶紧否认。不过……清粥小菜,形容的还真贴切呢!
  “这么说,你是真的喜欢尹先生喽?”脑筋一转,她恍然大悟。
  “嗯。”这次晓豆没踌躇,很直接就点头了,反正蓉蓉早晚会知道。“而且她还说喔……”
  靠在蓉蓉的耳旁,她极小声地,将曾瑜丽对她说过的话,全盘阐述了一遍。
  “哇、哇哇——”只见毛蓉蓉一边听着,不仅瞪大了眼,还大叫出声。
  “喂!”晓豆赶紧捂住她的嘴,“没这么夸张吧?”
  “你不觉得很辛辣吗?”她的目光上下一阵打量。
  晓豆会不会跟尹先生什么都做过了呢?
  “你别胡思乱想了!”被看得很不自在,晓豆伸出一手推开她的脑袋,“兆邑哥根本……根本没跟我做那件事!”
  她说得不仅脸红,心口还怦怦、怦怦地狂跳着。
  “还没做?”毛蓉蓉挑起一眉,满脸的怀疑,“那,亲亲总有吧?”
  怪了,对于那件事,她的看法倒是跟曾瑜丽相同。
  “这个……”晓豆红着脸。
  “有吧?”她贼兮兮地盯着她。
  虽不好意思,晓豆还是点了下头,“不过,我才不相信兆邑哥会真如曾瑜丽所说的那样。”
  她说兆邑哥,只是一时迷恋她年轻的身体,她才不信呢!
  毛蓉蓉双手撑着下颗,双眼直盯着晓豆。
  “你完蛋了!”她突然说。
  “什么?”
  “你真的爱上他了!”毛蓉蓉肯定的说。
  “啊?”晓豆整个人愣住。
  其实这不用蓉蓉说,她早就知道,她很喜欢、很喜欢兆邑哥。“那我现在该做什么?”
  望了她一眼,蓉蓉的眼睛突然一亮,“不如试试他吧?”
  她说着,要晓豆附耳过来。
  “什么!?不行啦!我不要……”边听着,晓豆不仅脸红,还不断地尖叫。
  唉,由她的反应,实在教人不难想像,话中的辛辣程度……
  *******
  因为脚伤的关系,所以生活琐事都得靠人帮忙,就算是洗澡,也是一样。
  坐在客厅的躺椅上,褚晓豆抬头看了墙壁上的古董钟一眼,然后又飘向书房的门扉上。
  仿佛是心电感应,在同一时间,尹兆邑正好推开书房的门,走了出来。
  “你要洗澡了吗?”他来到她的身边,倾身就要抱起她。
  时间不早了,因脚伤,她请了三天假,但他不并希望晓豆因此而养成了熬夜的习惯。所以该是到了她洗澡,上床睡觉的时间了。
  “嗯。”晓豆点点头。其实依她的习惯,一回到家,她就想先洗澡,但兆邑哥忙,何况……
  褚晓豆忍不住想起了今日毛蓉蓉跟她说的事,瞬间脸蛋一热,她赶紧将脸给压得低低的,生怕尹兆邑发觉了她的异样。
  蓉蓉说,要她利用今天洗澡的时机,去诱惑尹兆邑。
  如果他是个正人君子,一定不会逾越最后屏障;如反之,真如曾瑜丽口中所言,他只是喜欢晓豆年轻的胴体,那她也可借此机会将他看清,然后做个彻底的结束。
  一想到这儿,晓豆的心里难免忐忑,甚至连手都不听使唤地微微颤抖着。
  蓉蓉真讨厌,虽然不能反驳她说的话,但要以身亲试,可得有绝对的心理建设。
  “先等一下,我去帮你放洗澡水。”尹兆邑抱起她,走进房间,然后将她放在床铺上,随即转身走进浴室。
  不到一会儿工夫,他又踅了回来。
  “好了,我抱你进浴室。”说完,他的动作既轻且柔地将她由床上抱起。
  进了浴室,晓豆发觉宽大的浴缸前有把椅子,不是一般的小板凳,高度差不多与浴缸同高,木制材质,做工精美,一看便知价格不菲。
  “这……”她的视线全落在椅子上。
  “这是今天我要阿威去挑,让人直接送来的。”他将她放坐在椅子上头,“你的脚受伤了,我想如果没有椅子,你可能无法好好洗澡。”
  他是不介意亲自帮她洗澡擦背,但考虑到她尚未成年,两人也还没有正式婚约,他想,这样做,非常不智且不恰当。
  光想起她的吻,只想到抱着她的感觉,他便会燃起一股无法抑制的亢奋,更何况是面对光裸着身子的她呢?
  届时,一向冷静自持的君子,想不变成野狼,恐怕是很困难。
  “喔。”晓豆喔了一声,心里有着满满的感动。“兆邑哥,我……”她发觉自己的声音无端地颤抖着。
  感动归感动,但蓉蓉的提议并没被她遗忘,她心里越是喜欢、在乎他,也就越想知道,他是否是真心的。
  还是就如曾瑜丽所说,他视她如小孩,只喜欢她年轻的胴体!
  “什么?”他没转身,因为他正体贴地伸出手,为她测测浴缸里的水温。
  “我……”见他的动作,晓豆岂能不感动。“我是说……”她在该不该说间犹豫挣扎。
  “嗯?”他挺直了腰,终于转回身来。
  晓豆望着他,迎着他灼灼目光,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我是说,你能不能……帮我脱衣服?”她将声音压细了,脸蛋红咚咚地。
  “呃……”这下换尹兆邑呆住了,他如被雷打中般,显出难得的呆滞。
  脱衣服!?
  晓豆竟要他,帮忙脱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