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_拥有夜帝的专宠-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6节 第五章
  第五章
  整个脑袋被贝威廉烦了一整天之后,庞子夜终于找到一个可诉苦的对象,暂且将脑中的东西统统掏尽,抛出脑海。
  窝在朱咏真家中的沙发上,庞子夜静心的听她将话说完,然后噗的一声,差点将含在嘴里的咖啡全都喷出来。
  “咏真,你刚刚说什么?能不能请你再说一遍?”她被呛得咳了半天,咳得红了眼、红了脸。
  朱咏真老老实实的把今天发生的事,再描述了一遍。
  由于律师事务所最近争取的一个顾问案,刚好就是炎黄集团的,今日见过炎黄集团的老板之后,米咏真被他吓得心思大乱。
  那个长孙炎居然信誓旦旦的对她说,七日内,他要让她成为他的女人!
  庞子夜不可思议的望着她,然后一对细眉蹙紧,若有所思的偏头,想了许久,终于开口:“咏真,现在全球有几个黑暗势力的人物,让国际刑警头疼不已,你知道是谁吗?”
  “我?”朱咏真一手指着自己。她会知道才怪!“子夜,你别开玩笑了,我不过是个台湾的小律师,虽然国际新闻我看得不少,一些法界人士也认得不少,但若是提到国际上的犯罪组织,我可就得坦承,我真的没有什么概念。”
  “长孙炎。”看了她一眼,庞子夜没头没尾的说,用‘早就知道你不可能会了解’的表情看着她。
  “什么?”坐在沙发上,朱咏真挪挪屁股。
  “我说,台湾炎门的长孙炎,是让国际刑警头痛的人之一;再来就是英国籍的混血男子,人称夜帝的贝威廉,就是我那天跟你提到的人。”
  “嗯。”点点头,表示她很认真在听。
  “还有另外三个,一个是中义混血的义大利人,另一个是日本人,还有香港的军火之父——暴君杜凡,这些人根本是正义的克星,黑暗的掌控者,全世界人类的敌人,废物、臭虫……”
  “呃……”朱咏真咬了咬嘴唇,想告诉子夜,你会不会太激动了些?
  不过,子夜说了这么多,又关她什么事呢?
  “咏真!”庞子夜的双眸倏地发亮,整个人由沙发上弹起,扑到咏真身边,用祈求的目光紧盯着她。
  “做……做什么?”怎么她有种随时可能会被人给推出去,掐断脖子的感觉?
  “你还不了解吗?”高高挑起一眉,庞子夜脸上写着‘你卖假呀’。
  她还在为谁去贝威廉的身边装窃听器而困扰不已,刚好朱咏真就给了她如闻天籁般的喜讯。
  只要拜托咏真接近长孙炎,以他和贝威廉的交情,要从中掠取一些讯息,甚至进一步收集资料,可说是易如反掌。
  “当然不解。”庞子夜高高挑起一眉的模样,让朱咏真心惊胆跳。
  “咏真……”抓起她的手,庞子夜黑亮的瞳仁中,闪动着星星般璀璨的光泽,“你不是说,长孙炎把炎黄集团的法律顾问约,交给了你们律师事务所?”
  “是这样没错,但是……”但是她不也有说,那个男人居然说要她当他的女人!而且扬言在一星期之内。
  “但是,他要你成为他的女人?”庞子夜替她把话说完。
  高挑的眉尾颤了几下,嘴角的笑纹深刻得让人胆颤,尤其是她眼里的星芒,灿烂到让人会皮皮挫。
  光看着她的表情,不用动脑子去细猜,朱咏真就知道大事不妙,“子夜,你该不是想在我的身上动什么歪脑筋吧?”
  “他要你当他的女人。”庞子夜没理会朱咏真的话,迳自又强调一次。
  “子夜!”被她过分灿烂的眸光看得头皮发麻,朱咏真大喊一声,气得由沙发上蹦起。
  “咏真。”庞子夜倾身向前,拉住她的手,“你就当是做好事一桩,帮帮我吧!帮助我就是帮助全世界、全人类喔!”
  “不要。”不用解释了,光这几句话已经非常明显,庞子夜在打她的歪主意。
  “咏真……”抓住她的手,庞子夜撒娇的摇呀摇。
  “不要!”朱咏真非常坚决的拒绝。
  拜托,光一想到那个男人,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吓得头皮发麻,更别说是当他的女人,还要混在他的身边去帮子夜收集情报。
  子夜肯定是情报电影片看得太多,才会走火入魔,把脑筋动到她的身上来。
  “咏真……”手摇得更卖力、更使劲,庞子夜继续‘鲁’。
  “子夜,你是希望我死是不是?”朱咏真忍不住低吼。
  “才不是。”她庞子夜才不会陷好友于危险之中,“但你想想,最近为何贝威廉会出现在台湾?还有,他和长孙炎一起密会已经好几次,如果没错
  的话,另外的三个男人搞不好很快地也会现身在台湾。
  这几个魔头同时在台湾现身,要说不是密谋什么行动,怎么可能?搞不好这次的行动,会对台湾的社会带来莫大伤害也说不定!所以,你怎能眼睁睁遇事而不管?你可也是台湾社会的一分子呀!”
  噢喔!拿民族大义来压她喽!
  “你要我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朱咏真伸出一手,推了她的脑袋一记。
  虽然她是个正直、善良且很有正义感的律师,但这样的牺牲未免太……太可怕了吧!
  “嗯。”庞子夜离开沙发,退后一步,双眼直直锁住朱咏真。
  彷佛经过一番研究,细细评估,她坦言不讳:“咏真,从高中时期开始,我就一直想跟你说,其实你真的很有魅力,如果我是男人的话,肯定也会被你所吸引。”
  翻翻白眼,朱咏真差点因庞子夜这一席话而晕倒。
  “你别摆出一副色眯眯的模样看我好不好?先说好了,不管你说什么,或是灌我迷汤,我都不会答应你说的事。”
  如果她真的不想活着看到明日的太阳,才会去当长孙炎的女人!
  一想到他,朱咏真浑身莫名地又窜过一障颤傈。那个男人,真的太危险了。
  “咏真!”良机一错失,何时才能再有?
  “停!”朱咏真抬起一手,伸到她面前,恨不得堵住她的嘴,“你再说下去,连朋友都没得当了。”
  虽心有不甘,但庞子夜可不想真失去了这个好友,只好暂时住嘴。
  但东想想、西想想,她还是不吐不快。
  “好吧!你不想我说,我不说就是了。不过,你可别忘了,长孙炎说要在一星期之内让你变成他的女人,据我看过的他的档案资料,这个男人一旦说出口的话,就百分之一百会实践,所以……”
  嘿嘿嘿,你只好自求多福了!
  “你别吓我!”朱咏真被吓到。
  看着她差点被吓白的脸,庞子夜顿觉好笑的耸耸肩。“我可不吓人的喔!何况,你还是我的好友呢!”
  庞子夜嘴上说着,脑中想着的还是谁去装窃听器的问题。
  难到她真的得亲自出马吗?
  不、不、不,非到万不得已,她绝不想再见到贝威廉!
  一个游戏旦开始,没玩到尽兴,贝威廉断不可能收手。
  坐在车上,他伸长腿,用脚尖踢踢罗耶的座位,“她的资料都查齐了吗?”
  她,指的当然是庞子夜。
  罗耶先愣了下,很快地反应过来,“大部分都好了,上一回您先过目的,是庞小姐在美国的档案,最近我们则开始着手调查她的家人,和她在台湾时期的大小事情。”
  “进展如何?”贝威廉闭起眼,将后脑舒适的靠在椅背上。
  “庞小姐好像跟她的父亲吵得很凶。”罗耶翻翻这一两日陆续进来的资料,不过尚未整理完备。
  “喔?”贝威廉睁开眼来,挑起一眉,伸过手来。
  罗耶反射地将资料递上前,补上一句,“庞小姐的家境是非常不错的,不过似乎是因为她不愿意照着她父亲的安排,乖乖地去就读商学系,她的父亲与她吵得非常严重,甚至曾在报纸上登出断绝两人父女关系的公告来,所以……”
  “所以她这次回台湾来,肯定不想去见她父亲?”贝威廉觉得好笑的挑起一眉来,他猜,依庞子夜的个性,极有可能这么做。
  “是。”罗耶又接续着将几页资料往后递送,交给贝威廉。
  车内暂时沉默了下来,贝威廉神情专注,边看着手中资料,边不自觉地咧嘴轻笑。
  直到车子往前又驶过了数个街口,饭店已近在眼前。
  “罗耶,我交代的事,都有照着做?”他问。
  “贝先生是指?”
  “饭店里的窃听器。”放下手中资料,贝威廉将视线拉高。
  “喔,有。都照着您的交代,我们几个人尽量在有窃听器的地方,谈论台湾小吃。”
  微笑再度挂上贝威廉的嘴角,表示对于罗耶的答覆感到非常满意,“罗耶,你觉得我们是不是该化被动为主动了?”
  老是等着庞子夜主动出现在他面前,似乎已经有点无趣!
  “贝先生的意思?”罗耶哪敢多说什么。
  照他的想法,他觉得老板一定是无聊透顶了,否则根本不该牵扯上中情局的女干员。
  “我想去拜访拜访她的父亲。”贝威廉挑挑眉说。
  罗耶一听,怔愕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贝先生,您……”
  去见人家的父亲?这样好吗?
  看来这次老板真的玩上瘾了!
  “你说,我们该送什么见面礼好呢?”贝威廉根本没将罗耶脸上的怔愕放在眼里。
  “这……”罗耶支支吾吾的。
  “不如就送上女皇派人送过来给我的三十年私藏威士忌,你觉得如何?”
  贝威廉的心情大好,甚至在说出打算之后,还哈哈大笑。
  只要一想到庞子夜知道他去拜访了她的父亲后,可能会有的表情,就让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庞子夜切断手机通话,一只漂亮滴溜的眼再度贴近高倍数的望远镜镜面,眯起眼来,直盯着镜头那端刚跨出车门走进炎黄集团的高挺身影。
  “怎么办?Jill,现在我们是拍到了一些照片,但仅是拍到贝威廉和长孙炎有往来而已,而且,照你的资料显示,他们两人有交情一事已经不是新闻,所以仍然查不出什么,除非有更具体的犯罪证据,否则我们连申请搜索贝威廉宅第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想将他绳之以法。”
  丹尼尔弯着腰身,仔细的瞄准目标人物,手指按着快门,手上高倍数远距照相机嘎啦嘎啦瞬间跳动,连拍数十张。
  “那你觉得该怎么办?”问题又回到了原点。
  庞子夜站直身子,扭扭腰身,用力一叹。
  依照目前情况评估,似乎谁都帮不了忙,就算是目前正在炎黄集团里,才刚跟她通过电话的好友朱咏真,似乎也真的帮不了她。
  “我们的目标是贝威廉,所以最好的方法,当然还是能直接地监听他。” 丹尼尔收回手,挺直腰杆。
  “我也知道呀,但……我们在他饭店里装的那些窃听器,全都不管用。”
  直到今天早上为止,他们还在谈要去哪儿吃早餐、哪儿的台湾小吃最棒!
  如果没见过贝威廉本人,庞子夜肯定要认为他们是猪,抑或是猪八戒转世,才会贪吃得一天到晚只谈吃的事!
  丹尼尔神情凝肃地皱起了眉,“有个微型的窃听器,小得就像一枚图钉大小,可直接黏贴,或是放在贝威廉的衣服上。”
  “问题是谁去?”庞子夜摊摊双手,双眸直视着丹尼尔。
  她也知道有这种科技东西呀,问题是又绕回到起点了,谁去呀?
  一想到那个可恶的男人,庞子夜浑身窜过一记寒颤,从脚趾头直冲脑门,若万不得以,她绝对绝对不想再见到他,
  “这……”丹尼尔薄略的唇抿成一道直线。
  不用开口,光看眼神便知,当然得请庞大美女亲自出马,没道理让他这个进入CIA未满半年的菜鸟去冒险吧?差错率可能高达百分之九十哩!
  “你觉得应该是我去?”庞子夜以一手指向自己。丹尼尔的眼神是这么说的没错!
  “Jill,难道你放心让我去?”丹尼尔说出了重点。
  庞子夜一张漂亮的脸瞬间皱了起来,两道细眉不再飞扬,紧拧在一块。
  “好吧、好吧,我们再等等,如果二十四小时之后,监听仍是没有进展,那么就由我去装窃听器好了。”
  要不,还能怎样?
  只是一想到又要再度面对那个痞子男,她就不由得头皮发麻、心跳加速,唉……脑细胞不知又得死掉多少!
  夜黑风高,一部体型小巧的迷你奥斯丁轿车,由饭店对街的巷道中驶出,忽左、忽右的转了几个弯,驶过几个街口,终于吱一声煞住车子,将车停进饭店后方漆暗幽静的小巷里。
  庞子夜打开车门,先探出头来左瞧瞧,右晃晃,确定四周无人,她朝着驾驶座上的丹尼尔打了个手势,丹尼尔才拉开车门,走下车。
  “Jill,这样好吗?你……真的打算这么做?”
  她要去跳舞!而且是跳肚皮舞给贝威廉看?!
  “不然呢?你有更好的方法接近他吗?”庞子夜翻翻白眼,仰望天空一叹。
  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也可说是天赐良机。
  当她和丹尼尔正为如何在贝威廉身上装窃听器而烦恼不已时,监听器里就传来了贝威廉手下们的声音。
  他们说,在贝威廉好友的安排下,今夜请了一位舞娘到饭店里的成人酒吧,准备为贝威廉排忧解闷。
  “这……”当然没有,但是……丹尼尔想到了一个重点,“Jill,你……会跳肚皮舞吗?”
  要是不会,岂不马上穿帮?
  “不会。”庞子夜皱着眉,一张脸臭到不行。
  那个该死的臭男人一定是不要脸的好色鬼,要不,他的友人怎会为他安排舞娘跳舞呢?
  果然,他就像资料中所显示,花心好色,风流得足以被批为女性公敌!
  “那……”丹尼尔欲言又止。
  那怎能瞒过贝威廉和他几个手下们的眼光?
  “我会想办法应付,至于你,只要想好如何拦住那名舞娘,不管是击晕或是迷晕,反正你得将人给绑上车,别让她出现坏了我们的计划就好。”
  庞子夜已经有了壮士断腕的决心,反正今夜她一定要顺利的将窃听器给安装在贝威廉身上。
  贝威廉用了很大的自制力,才没噗哧一声,哈哈大笑出来。
  他没想到庞子夜会穿着一身奇装异服,出现在成人酒吧的私人包厢中,她以为脸上罩着一层薄薄面纱,他就认不出她了吗?
  “你们都下去吧!看是要到外头去喝酒,或是到咖啡厅去喝点东西。”
  贝威廉宛若一个君王一样,嘴角噙着一点笑,态度悠闲地坐在单座沙发上,以眼示意一旁的罗耶将手下全带出去,没他通知别再进包厢来。
  “这……是。”罗耶的回应有点迟疑,他知道眼前的女人是谁,也知道老板在玩火。
  就怕这一把火点燃之后,老板不知会几度灼伤?
  看看那个脸上带着强悍不服输的神情的CIA女干员,罗耶边带着几名手下往房门外退,边帮老板祷告。
  贝先生,愿上帝保佑您,不会被火烧成重度残障!!
  罗耶叹了一口气,在退出房门前,用手指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架。
  愿主保佑您,老板!
  随着护卫们的退离,包厢里很快安静了下来。
  “过来。”坐在单座沙发上,贝威廉朝着庞子夜伸出一手。
  他的态度令她生气,尤其是他似个君王一样的命令口吻,更是让庞子夜感到浓浓不悦,而就是因为心头渐渐焚烧的怒火,让她的观察力变得迟钝,否则她应该不难发觉,他嘴角绽开的愉悦笑容。
  “你需要我马上为你跳舞吗?”迟疑了下,庞子夜还是跨出步伐走向他。
  没把握他认不认得她的嗓音,子夜唯有将嗓子压细,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来又嗲又娇。
  “你很急吗?”若不是自制力一向惊人,光听她做作的声音,贝威廉一定会马上爆出笑声。
  “我……不急!怎会急?”她是急着在他身上物色一个好角落,好让她能顺利的将窃听器给安置上。
  “你怎么这身打扮?”
  见她还剩两步就走到他面前,贝威廉迫不及待的倾身向前,握紧她的手臂一揪,重心不稳的庞子夜一下子颠踬了两步,整个人撞进了他的怀中。
  “我……我………”
  咦?他的手在干嘛?为何攀上她的腰?锁紧在她的腰臀间?
  “跳肚皮舞的不穿这样,难道要穿雨衣雨靴?”
  娇嗲的嗓音不见了,庞子夜的双手忙着推开贝威廉的毛毛手。
  一拉一扯间,她很快跌坐在他结实修长的双腿上。
  “跳肚皮舞?”贝威廉几乎爆笑出声,湛蓝如星辰的眼瞳蓄着满满笑意。
  真是个好主意!亏罗耶想得出来,该为他加薪。
  不过,他有更恶劣的主意。要玩,就得玩得更尽兴!
  “难、难……难道不是?”
  瞧她,一身绚烂的绿色雪染纱装,一层层一叠叠,似花瓣一样包裹住全身,从颈子到脚踝,为求效果逼真,她还光着脚丫,并且在手腕和脚踝上套着银铃链子,一身中东女郎的打扮,最后还挑选了一条同色系的薄纱将眼睛以下的脸蛋给蒙上,以免这个可恶的男人一眼就认出她来。
  如果这个男人在这时候摇头的话,她铁定要一拳打爆他的脸,庞子夜在心中暗暗发誓。
  “当然……不是……”贝威廉的眼里蓄满了笑意,“不是那么简单!”
  连说话都是为了逗她,他将语调的抑扬顿挫控制得恰到好处,让她脸上神情随着他的话忽惊、忽怒,心跳忽快、忽慢,然后再给予一个听来颇具另外寓意的答案。
  “不是那么简单,是说……”子夜的双眼缓慢地眯了起来。
  不是那么简单的意思,是说非常困难?还是具有挑战性?
  贝威廉的另一手伸了过来,将她的腰肢给圈紧。
  “你以为呢?”他朝着她眨了下蓝色瞳仁,“我的好友送给我的舞娘,难道只会是跳肚皮舞给我看这么简单?”
  他的眼、他的神情、他的暗示,吓得庞子夜马上挣开他,跳离他好几步。
  “我、我……我是不陪人家上床的!”
  话才脱口,却因为脚步退得太急的关系,她蒙在脸上的面纱刚好勾住了贝威廉的手,刷地一声,面纱扯破了,断成了两截,像花瓣一样,轻轻、轻轻在空气中飘荡了几下,掉落。
  然而,没了面纱的阻挡,那张秀丽中带着满满英气的美丽脸蛋,就这么映入了贝威廉的蓝色眼瞳里。
  他的眼里噙着百分之两百的笑意。
  “嗨!你打工的范围还真广,从清洁员到肚皮舞娘!”
  庞子夜整个人僵掉,她真的好想死,真的。
  但,原则上得在先杀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