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_冤家秘书-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冤家秘书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9节 第八章
  第八章
  “祈恩,你进来一下,顺便把我这一两天的行程表拿进来。”电话的内线灯亮起,传来葛明威的声音。
  祈恩赶紧站起,从最右边的卷宗架子里,抽出一个上头印有行程表的卷宗,转身就朝着葛明威的办公室走去。
  站在办公室的门前,她深吸了几口气,才抬起手来敲门。
  “进来。”
  祈恩推开门,往内走几步,然后动作轻缓的关上门,才快速的来到办公桌边。
  “总裁,请问有什么事?”
  一手拿着卷宗,另一手轻松地垂贴在大腿上,祈恩态度温和但疏离,这是自从发生窦芸倩那件事之后,她面对他的态度。
  “下午我们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对吧?”坐在办公桌后,葛明威静静地看着她。
  祈恩将卷宗翻开,“是的,时间是在下午二点三十分。”
  “然后呢?会议结束之后,我还有些什么行程?”
  “会议预计会在下午五点半前结束,接着,总裁与电视购物A台有约,要洽谈新一季的美白保湿保养组合。晚上七点,得到市政府广场参加慈善拍卖会,至于女伴的安排,有联络过经纪公司了,他们说完全配合我们,你可以考虑考虑人选的问题,我们再直接联络他们即可。”
  非常公式化的报告,简洁有力,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但随着报告说完,卷宗合上,她也像个机器人一样,静静的站在桌前,没再多说一句话。
  葛明威看了看她,用力一叹。
  “就这样?”
  “是的,就这样。”祈恩回覆他的话,然后,又是安静,甚至连抬眼看他都没有。
  “祈恩。”他唤了她一声,由座位上站起。
  “是。”她只回了他一个字。
  他来到她面前,低头看她。
  而她,同样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
  “你不知道和别人说话最基本的礼貌是什么吗?”说话、回话,至少该看着他吧?
  “我一直都很有礼貌的,不管是在公司里、在住处、在朋友面前,他们都是这样夸我的。”
  这倒好,口才在这两、三年间,已经变得挺溜的了!
  “我看是那些人眼睛有问题。”
  他当然知道,她脾气是出了名的好、个性是出了名的温柔、为人是出了名的和善,但那些都是在别人面前,不是对他。
  “他们眼睛没有问题。”
  “怎么会没问题?”
  他只能看着她的头顶吗?葛明威有点气、有点恼。
  “你跟人说话,双眼不看着对方,这叫很有礼貌吗?”
  “这……”祈思想了下,“我是因为这阵子眼睛不舒服,医生说可能是角膜炎,怕传染给总裁,所以才不抬眼看你。”
  她的话让葛明威哼笑了声。
  这是他听过最烂的理由了,足以荣登金氏世界纪录。
  “要真是这样,我看你眼睛都已经不舒服快三年了,大概也快瞎了吧!”
  也许她的眼睛真是瞎了,否则怎会看不出他的明示、暗示,还有那些故意跟一些名星、名模牵扯不清的花边新闻,都希望她能因此大胆地承认对他的爱。
  “你、你说什么?”居然说她眼睛瞎了?
  祈恩板起了脸,露出几分不悦。
  “我随便说说,没别的意思。”还真倔强,说不抬头就不抬头。
  “那……”咬咬嘴唇,祈恩握紧一手,让笔尖刺痛自己的掌心,藉以提醒自己,千万别生气。“总裁,如果没别的事的话,我就下去了。”
  “谁说你可以走了。”他降低声调说。
  “总裁还有事交代?”她仍看着鞋尖。
  “你这双鞋很特殊?还是特别贵?”实在够了,他看够了她的一头乌亮黑发。
  “我不明白总裁的意思?”话题干嘛一下子拉到她的鞋于上。
  “如果不是因为鞋子特别,或是特别贵,你干嘛老盯着它瞧?”他故意弯腰,在她的耳边说。
  他温热的气息,随着他说话,一阵阵吹拂过祈恩的耳窝,令她浑身颤栗。
  要不是她够镇定,现在肯定要马上跳起来,离他远远的。
  “总裁,你真爱开玩笑,我的鞋子几百块钱一双,哪会有什么特别,也不可能会有哪里特殊。”她就是执意不抬头,不看他。
  “怎会?”葛明威故意沉吟了声。“我就觉得很特别,也挺好看的,尤其是穿在你的脚上。”
  “总裁。”祈恩知道,他又故意逗她了。
  这几年多来,他一逮到机会,就会寻她开心。
  “如果真的没有其他公事的话,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所以……”祈恩只想讲完话,赶紧闪人。
  然而,葛明威就是不想让她如意。
  “你晚上有没有空?”
  一句突来的问句,不仅打断了祈恩的话,也打断了她的思考。
  “你问这干嘛?”
  直觉不妙,她匆地抬起头来。
  这一抬起头来,恰巧与葛明威的双眸对个正着。
  他的瞳仁还是那么的深邃、那么剔亮,犹如两团熊熊烈火,仿佛随时能将她烧熔。
  心一慌,祈恩又赶紧垂下眼来。
  葛明威恨透了她的逃避,但他懂得不要过于急切的道理,也就不再逼她。
  “你只要告诉我,有没有空就好。”
  “我……”
  “有没有空……需要想这么久吗?”葛明威故意加重语气,挺直身躯,踱回他的座位。
  “有……”祈恩一咬牙,小小声地说。
  “什么?”葛明威摆明了,听不到。
  “我说……有!”祈恩气得抬头狠瞪他。还好他是背对着她的……
  “有是吗?那就好。”葛明威转过身来,祈恩又赶紧低头。
  “好?”她直觉,事情一定不妙。
  “你等一下出去之后,马上拨电话去给经纪公司,就说今天晚上不需要他们派人来了!”若是细看,其实不难发觉,葛明威的眼里含着淡淡笑意。
  “不用了?总裁,你……决定自己去?”
  “不是。”他忙不迭地说着。
  “不是?”祈恩又抬头,好巧,刚好又迎上他那对剔亮的眼。
  “你陪我去。”葛明威放慢速度,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地说。
  “我……”一指指着自己,祈恩双眸圆瞠。
  “是的,就是你。”
  葛明威走了回来,弯下腰来,忽地抬起一手,轻捏了她的颊靥数下,吓得祈恩又闪又躲。
  “下班了后,记得进我办公室里来,别想着落跑,除非从明天开始,你不想再到明威来上班了!”
  “可是、可是……可是我没有参加那种正式场合的衣服。”
  她仍企图做垂死前的挣扎。
  “放心,我会命人帮你准备。”他笑得既灿烂又满含柔情。
  不过,这柔情的定义,可是因人而异,至少祈恩没感受到半分。
  “这是一场慈善拍卖会,为筹措山区儿童教育基金而举办,受邀的宾客当然都是些社会菁英和商场名人,所以拍卖会未开始,场子里外已挤满了前来采访的媒体记者们,SNG车一部部停靠在一起,车内不时传来工作人员高分贝的交谈声。
  祈恩走在这群忙碌的人群中,时而看看他们在做些什么,时而停下来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感觉挺很有趣的。
  她该感谢葛明威,至少他在携她入场后,就没强制她一定得跟在他身旁,让她躲过那些商业客套的寒暄问候。
  “嗨,请问你是……”在祈恩眸光流连在那些媒体工作人员间时,一个男子来到她身旁。
  祈恩一僵,转过脸来。“陈、陈先生你好。”
  陈品麟是今天与葛明威有约,某电视购物A台的经理。
  陈品麟看着她,想了几秒后,才啊的一声,表示想起了她是谁。
  “你是葛总裁的秘书,祈恩小姐对吧?”
  对着祈恩,他伸出一手来,等着佳人礼貌的回应。
  知道陈品麟喜欢吃女人豆腐,所以祈恩万般不愿意和他握手,但最后还是不得不顾及商场礼仪,伸出一手。
  当两人的手掌即将接触的刹那,一个突来的声音介入,打断他们的动作。
  “我还说怎么没看到陈经理呢,原来是在这里呀!”
  葛明威很巧妙的介入两人间,顺便一伸手,握住陈品麟的手,那力道似乎还有点猛烈。
  陈品麟觉得手有点麻,尴尬的笑笑。
  “我是出来看看工作人员的进度如何。”
  “喔,原来。”葛明威笑着,用眼尾余光瞄了祈恩一眼,示意她站到他身后去。
  祈恩接收到他的暗示,赶紧挪挪脚步,朝他的身后靠。
  “我刚刚看到颜总经理好像在找你喔,大概是活动快开始了吧!”扯扯嘴角,葛明威故意说。
  “喔,这样吗?那我得赶快过去,就不跟你多谈了,葛先生。”颜总经理是陈品麟的上司,一听到上司找他,他可半点也不敢怠慢。
  见他走远,葛明威才转过身来,看着祈恩。
  “你没事干嘛到处晃,难道不知道这种场合,多的是像陈品麟这种名声不好的色狼?”
  祈恩缩缩脖子。又不是她愿意乱晃好吗?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
  见她缩脖子,葛明威一叹,伸过来一手拉起她的小手,搭在自己的臂弯上。
  “算了,活动快开始了,要记得一定要紧跟在我身边,我们现在就过去。”
  “嗯。”祈恩点了点头。
  主办单位租用背后镂空的铁椅子,坐起来有点冷凉,再加上祈恩今晚又穿了袭露背小礼服,为免让在场男士们大饱眼福,一整个晚上,葛明威的一手绕过她的背后,遮去那撩人心弦的雪白肌肤,搭在她另一边肩头上,动作亲密。
  “接下来要拍卖的,是今晚最后的一样物品,也是今晚的高潮。这枚钻戒是由鼎丰集团的总裁夫人所捐赠,听说它是由丹麦皇室的某个夫人所拥有,是她最爱的男人送给她的定情之物,所以,镶嵌在上头的钻石虽不大,清澈度也不是最好的,但拥有它,代表的是完美爱情。”
  闻言,台下一片骚动,因为人人都想拥有完美的爱情。
  “现在,底价是一百二十万,依然是价高者得,而拍卖所得当然还是全数捐作山区儿童教育基金。”主持人持续说着。
  接着,举牌喊价的动作此起彼落。
  “这边一百三十万,有没有比一百三十万更高的?”
  “万德的总裁夫人一百四十万,有没有比一百四十万还高的?”
  “得锋企业吴总裁,一百五十万。”
  “柳先生,一百六十万。”
  “施小姐,一百七十万。”
  “这边一百八十万,有没有比一百八十万还高的?”
  “一百九十万,有人喊了。”
  见那喊价举牌的动作一波盖过一波,祈恩真是无法置信,不过是枚戒指,居然……
  不过,这也就是普通人与有钱人的差别。
  祈恩的心倏地下沉。
  就像她和葛明威,根本可说是生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两百万?冯总裁出了两百万,有没有比两百万还高的呢?”
  台上仍在喊着价,而台下的葛明威很快发觉了祈恩的不对劲。
  他俯在她的耳边。“怎么了?不舒服?”
  “没有。”祈恩侧过脸来看他,心里有些哀戚。
  “如果真的不舒服,要跟我说。”他的表情看来认真严肃。
  祈恩点头。“我会的。”
  与她对望了会儿,葛明威蓦地将眸光拉向台上。
  “你觉得那枚戒指如何?”
  “我觉得大家好像都疯了。”祈恩真实的说出心中想法。
  葛明威哈地笑了出来,“你只要告诉我,你觉得那枚戒指漂不漂亮?”
  “漂亮是漂亮,但看起来一点都不值那个价钱。”祈恩小声的说,怕引来其他人的注意。
  葛明威撇了撇嘴。
  “但……我觉得值得。”
  “什么值得?”祈恩搞不懂他的意思。
  “做善事没有什么值不值得的问题。”
  “噫?”祈恩小嘴张了张,无法反驳,因为他说得一点都没错!
  “五百万。”正当她还想着,葛明威已收回一直护在她背后的手,站起身来喊。
  “五百万!?”台上的主持人因一下子飙高的金额而吓了一跳。
  相同的,台下也一阵窃窃私语。
  “有没有比葛先生的五百万还高的?”主持人说道。
  台下的人你看我,我看你,都心知肚明那枚戒指根本没有这样的价值。
  “如果没有的话,那……”主持人又朝着台下扫了遍,确定没有人举手。“就恭喜葛先生获得这枚钻戒,请葛先生上台。”
  葛明威侧过脸来,与祈恩对望了眼,随即迈开步伐,从容不迫的走上台。
  只有在他背对着她的时候,她才能恣意的、尽情地贪恋着他的身影。祈恩的眸光一刻也舍不得由他身上栘开。
  “恭喜你,葛先生。”主持人说。
  “哪里,为善不落人后罢了。”葛明威笑着与他握手。
  主持人将装在戒盒中的戒指交到葛明威手中。
  “想必葛先生是为亲密爱人买的吧?”
  一句看似玩笑的话,却引来台下人群和媒体记者们的关注。
  葛明威没否认也没承认,只是笑笑,一会儿后,他忽然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求婚的时候就用这枚戒指。”
  这话一出,台上台下皆哗然。
  祈恩的心也跟着坠落到更黑更暗的无底深渊中。
  他……终于要结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