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_冤家秘书-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冤家秘书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5节 第四章
  第四章
  午夜,伴随着轰隆隆雷声,天空下起了大雨,这恐怕是入冬之后,雨势下得最猛烈的一次。
  轰隆!
  又一记猛雷之后,汽车旅馆的某间房内,在大床上纠缠着的一对男女,动作方歇。
  葛明威迅速翻身,离开窦芸倩的身体,丝毫没被几秒钟前的激情所羁绊,他下了床,捞起散落一地的衣服穿上。
  还躺在床上浑身酥软的窦芸倩,勉强地撑起身子,见到已穿戴整齐的葛明威,露出惊愕之色。
  “你?”
  “我还有事,先走了,如果你想留下来过夜也没问题,住宿费我会支付。”他说着,走到沙发旁,一手捞起先前被随意披在上头的西装外套,然后弯腰套上鞋子。
  是这场又急又大的雨,让他突然非常不放心独自留在办公室里的江祈恩,决定马上赶回去。
  “明威。”窦芸倩由床上坐起,见他真转身就要走人,于是急急地喊他。
  不是说要缠绵一整夜吗?现在,他为何突然抛下她,要独自离开?
  葛明威转过身来看她。
  “你……也要离开吗?”
  如果是,他不介意让她搭便车。
  “别走嘛!”窦芸倩离开床铺,不在乎在他的面前裸露身躯,大胆挑逗的走向他。
  葛明威皱了皱眉。
  以往他从不介意女人大胆,甚至主动,但现在却有点厌恶起来。
  “我得回公司一趟。”他冷冷地说,神情有点不悦。
  窦芸倩来到他面前,张手圈住他的腰杆,一张艳丽脸蛋在他胸前磨蹭。
  “别这样嘛,你不是说要陪我一整夜吗?”她娇声嗲气的说着,不忘手脚并用,像只八爪鱼一样的缠上他的身躯,企图再次点燃激情。
  然而,葛明威的热情早已冷却,就像此刻屋外的天气,凉透了脊髓。
  “那是刚刚,可是,现在我发觉我没空。”
  一点也不费吹灰之力,他双手一抬,轻而易举地将她由身上扒下,并以严厉的眼神警告她,千万别再轻举妄动。
  那板起的脸孔,锐利的眸光,确实有十足的震撼力,能让人冷静下来。
  窦芸倩缩了缩肩,很识趣地没再缠上来。
  “那、那……好吧,我就不再缠你了,但是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呢?人家会想你。”
  她懂得不让对方讨厌,最好的法子就是别得寸进尺,而且要投其所好。
  “再说吧,这是我的名片,里头有我公司的电话,你可以拨这个电话号码找我。”
  他由西装口袋中取出名片夹,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她。
  窦芸倩迫不及待地伸手接过。“那……”
  她想告诉他自己的电话,可还来不及开口,他已转身朝外走。
  “明威,我会拨电话给你的。”窦芸倩急急朝着他的背影喊。
  好不容易,终于能让她遇到一位钻石单身汉,无论如何,她都会好好的把握这次机会的。
  葛明威回到公司,将车停好,即由地下停车场直接搭上专用电梯上楼。
  电梯门一打开,只见办公室的电灯遗亮着,他忍不住低咒一声。
  果然如他所想,那个笨蛋还在。
  抬起手,看看腕表,大步上前,发现时针和分针正重叠在十二的位置上时,他忍不住又低咒了声。
  三步并作两步,他来到江祈恩的办公桌边,却很意外地发觉她不在。
  转头想找寻她的身影,正巧对上刚由茶水间里走出来,站在走道上的她。
  几乎是看见他的第一眼,祈恩的心就不由自主地漏了数拍。
  “总、总……裁。”
  她以为他今夜不会再进公司了,一来是因为今天天气真的很冷,听广播说是因为今晚有寒流来袭;二来则是因为他有美人相伴,怀抱美女,有谁还会想起冰冰冷冷的办公室里,有个可怜的小秘书在熬夜加班。
  说实在,葛明威实在很不喜欢听见由她嘴里所吐出的“总裁”两宇,但看在她真的很听话地留下来加班的情面上,他就不刁难她了。
  “有没有什么热的东西可以喝?我开车过来,手都快冻僵了。”
  “喔,有,咖啡好吗?”他那沉稳好听的声调,终于唤回了恍神的她。
  “咖啡?不会又是三合一吧?”想让气氛轻松些,葛明威扬扬眉,故意说。
  “当然不是。”没想到江祈恩却非常当真,摇头又晃脑。“我……你今天有买咖啡豆回来。”
  她记得,他离开前,警告过她的话,若再让他喝到三合一咖啡,恐怕不拧断她的脖子,也会将她给辞掉。
  “想不到你还真记得。”他摇头笑出声来。“快去冲一杯来给我吧,我快冷死了。”
  “是。”
  正欲转身去煮咖啡,才想起了一件重要事,于是,她停下脚步。
  葛明威本想先回办公室里去,但见到她走了一步却又停下,他开口道:“怎么了?还有事?”
  “呃……我……”祈恩转回身来面对他,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一次说完,别这样吞吞吐吐的。”他浓眉皱了起来。
  “我不会用义式咖啡机。”深吸了一口气,祈恩可是鼓足了勇气,才敢将话说出口。
  “你说你不会什么!?”这几个字,葛明威几乎是用吼的。
  “我以前只用过美式咖啡机,就是那种只要把水和咖啡粉倒进去,用一根手指把开关打开,就……”
  “住口!”葛明威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抬起一手来往自己的额头轻轻一拍。“那种东西煮出来的咖啡……能喝吗?”
  说着,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索性大步朝她走过去。
  “我只教一次,希望你够聪明,以后再不会煮的话,我会叫你滚蛋!”他半威胁地说。
  走到她身边,没等她的反应,伸过来一手,拉起她的小手,就往茶水间去。
  也在这一刻,他才发觉手掌中握着的小手有多冰冷,他脚步一顿。
  “你很冷?”
  祈恩从被他的大掌握上的一刹那,心跳早已失速,灵魂随着飘离,整个人茫茫然的。
  “你很冷?”他又问了一次。
  “不会!”这一次,祈恩终于反应过来,赶紧摇摇头。
  “但是你的手很冰。”他说着,又皱眉。
  “我从小就这样,冬天都是手脚冰冷。”她说着,却注意到他的眸光落在她身上,沉思般地盯住她数秒。
  “把这穿上。”说着,他把自己身上的西装脱下,不给她反应和拒绝的机会,直接披上她的肩。
  祈恩被他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抬起脸来对上他的眼,想拒绝,却又怕他发脾气,于是小嘴张了张,仍不敢将话说出口。
  “我喜欢听话的员工,你最好别把西装脱下来。”他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图,故意说,然后回身,拉着她的手就往茶水间里走。
  “我方才都说了,你最好够聪明,我只教一次,以后你若还不会用这一部咖啡机,让我喝不到咖啡的话,我绝对会叫你滚蛋!”
  似乎也发觉自己过于激动,葛明威故意将话题拉回到咖啡机上。
  站在咖啡机前,葛明威讲解、操作过一遍后,转向一旁的祈恩,见她一脸认真地聆听,时而皱眉,时而静静思考,不觉地,他多看了她几眼。
  突然,他纠紧眉心,伸出一手,有点突兀地在她的头顶上比了比。
  祈恩被他突来的动作骇住,不解地仰脸看他。
  “你……”葛明威想了下,知道有些女人挺在意身高的问题,不知她介不介意?“你是不是国中之后,就没再长高过?”
  “噫?”祈恩的下巴差点掉下来。他的问题会不会太犀利了点?
  “你有一百五十五公分吗?”说着,葛明威的一手又在她的头顶上比了比,与身高将近一百九的他来说,她是迷你又袖珍。
  “一百五十七。”好可恨,说到了她的痛处。
  葛明威往后退开一步,双手抱胸凝视着她。“你绝对是我聘请过的秘书中,最矮的一个。”
  祈恩的心似玻璃一样的碎了一地。
  “身高又不是我能决定的。”她小小声地说。能长高谁会希望自己矮呀?
  “什么?”又来了,葛明威极不喜欢她总将话含在嘴里。
  “没什么,我只是想说,身材的高矮和工作能力无关,所以总裁选秘书,应该也和身高无关。”偷偷地吐了下舌头,祈恩说。
  “你的意思是说,你绝对有足够的能力可以胜任起目前的工作?”葛明威略眯起眼来。他喜欢她直截了当的说话方式,不过……
  “总裁”两个字还是怎么听,怎么碍耳,真想叫她改改口。
  “这个……”祈恩本想回答“这是当然的”,但又怕他会说她太自信、怕他又吼她,抑或是对她印象坏到谷底,于是她将话全吞下,拿出含蓄的本性,告诫自己不可自满。“我想,我应该没问题。”
  “应该?”葛明威最讨厌模棱两可的答案,“现在让我看看你学习得快不快,脑子聪不聪明。”
  “……”祈恩对着他眨眨眼,不明了他的意思。
  “煮杯咖啡过来吧,我要马上验收,煮好后送进我的办公室里来。”说着,他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即转身离开茶水问,先回办公室去。
  十分钟之后,祈恩手上端着咖啡,还未进入葛明威的办公室,他在办公室里已先闻到了咖啡香。
  “叩、叩。”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他坐在办公桌后说。
  看来,她只听他讲解了一回,就真学会了如何使用咖啡机,才能将咖啡煮得这般香味四溢,浓醇诱人。
  “总裁,你要的咖啡来了。”祈恩的身上还套着葛明威的西装,端着杯咖啡,小心翼翼地来到办公桌边。
  葛明威整个人往后一躺,背脊放松舒适地靠在真皮椅背上,没急着伸手去接过咖啡,倒是先打量起祈恩现在的模样。
  或许因为方才在茶水间里,两人靠得近,让他一直注意到她的头顶和那张粉嫩嫩的瓜子脸,一时漏看了她穿着他宽大西装的滑稽模样。
  袖子过长、过宽,不知被她折了几折起来,肩宽和身宽又过大,让她即使将西装上的扣子全都扣上,还是松垮垮地,摆明一副小孩在穿大人衣服的模样,让人看了不禁莞尔。
  好不容易,葛明威将眸光由她的身上移开,在伸手接过咖啡的同时,问道:“你都有照着我叮咛的方式煮?”
  “有。”祈恩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她知道自己也许不够聪明,但是她的记忆力一向很好,只要有心记住的事,通常听了一遍就可以记住。
  只是,煮咖啡光靠记忆是不够的,听说每个喝咖啡的人,对于浓度各有不同嗜好,所以目前也仅能静待葛明威喝过,再给予评定。
  “有?”葛明威扬扬眉,将刚接过的咖啡端起,送到鼻下嗅嗅。“闻起来是还不错,但喝起来就不知……”
  他没再往下说,而是将杯子递到嘴边,轻啜了口,然后微闭上眼。
  也是在这一刻,祈恩紧闭气息,心跳开始加速,张口闭口了几回,好想问他,感觉如何,却欲言又止。
  几秒钟过去,终于,葛明威张开了眼。
  “好,真好,就是这味道!祈恩,你一定要记住这分量、温度和水份,以后就给我这个醇度的咖啡。”
  一杯好咖啡让人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起来,一脱见到她就吼的习性,葛明威甚至毫不吝啬的给予一记迷人笑容。
  祈恩呆愣了数秒,不知是被他的笑容给迷住,还是因为过于紧张,一下子得到赞扬,心中巨石卸下,瞬间脑袋空空。
  “是的,我记下来了,总裁。”须臾,她才找回说话的能力。
  又是“总裁”,一整个晚上下来,葛明威的情绪总是跟着这两个字波动。
  “祈恩。”他直唤她的名。
  “是。”祈恩呆了呆。
  “以后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你可以不用喊我的职称。”看在咖啡的情面上,他的脾气消失的差不多了。
  “可是……总裁……”这样好吗?
  “又来了!”他瞪着她,灌了两口咖啡。
  祈恩觉得有点委屈,“但是如果不称呼你总裁,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直呼他的名字吗?
  想着从嘴里唤出他的名字,祈恩的心跳加速,颊靥染上淡淡桃红,仿彿身陷梦境之中。
  “你可以……”葛明威沉吟了下,才道:“你可以叫我葛先生。”
  话才脱口,他就觉得称“葛先生”似乎太生疏了。
  “葛……先……生……”这三个字将祈恩由自我编织的梦幻中,一下子打回了现实。
  是啊,他怎可能让她直喊他的名字呢?能跟他名字连在一起的,不是社交名媛、豪门干金,就是模特儿或是明星,她用什么跟她们比,还是乖乖地当一个暗恋者,会比较恰当些。她在心里自嘲。
  “这样又好像太生疏了。”没理会祈恩骤变的神色,葛命威又迳自说。
  “啊?”祈恩不喜欢这样,心情时上时下的。
  “这样好了。”葛明威将咖啡杯往桌面一放,拍了下手,“以后私底下,你就称我威哥吧!”
  “威哥?”祈恩好惊讶。
  葛明威看了看她,重新端起咖啡杯,头一仰,将里头的咖啡一饮而尽。
  “现在称呼讨论完了,我们来谈谈公事吧,你留下来加班做的东西呢?赶快送过来我看。”
  “喔,是的,我马上去拿。”他的话惊醒了祈恩,她连忙转身,就要去拿耗去她数个小时所整理出来的东西。
  “等一下。”葛明威开口喊住她。
  “总裁……”祈恩想说,总裁你还有事吗?却在对上他投射过来的警告目光时,赶紧改口:“威、威哥,还有事吗?”
  “再给我一杯咖啡。”对于她的改口,葛明威高兴的扬扬眉,嘴角勾出笑纹。“还有,你把你的笔记型电脑和文具带进我办公室,你在我办公室工作就好,我这儿有暖气,不像你座位那里冷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