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_冤家秘书-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冤家秘书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4节 第三章
  第三章
  祈恩加夜班,因为葛明威交给她那一份急着需要建档的资料,让她不仅忙了整个下午,过了下班时间,她的双手还不停地在键盘上打着字。
  “祈恩,对不起,要不是今晚是我家固定的家族性餐会,我绝对会留下来陪你加班。”汤维芳留下来陪了祈恩两个小时之后,发觉时间紧迫,不得不走人了。
  “我没关系的啦,何况今天你已经帮了我许多忙。”祈恩抬起脸来,朝着她吐吐舌头一笑。
  “真不知道那个猪头总裁在想些什么?”这是今天汤维芳不知第几回抱怨。
  祈恩赶紧侧过身来拉了拉她。
  “嘘,小声点啦,他还没走耶!”
  “你那么怕他干嘛,大不了,我们一起不干。”
  总之,她就是看不惯葛明威欺负祈恩,老是派一堆乱七八糟的工作给她做。
  “别这么说嘛。”反正明天就是星期六了,加班晚一点,大不了明天睡到中午。
  汤维芳伸过来一指,戳戳祈恩的额头。“你呦,就是这么好说话,才会被里面那只没血没泪的怪兽欺负!”
  怪兽,这是进明威当了总裁秘书之后,汤维芳为葛明威取的绰号。
  连怪兽两字都可以搬得出来了,可想而之,汤维芳现在对葛明威哪还有什么倾慕,见了人,不要对着他吐口水就不错了。
  “没你说得那么严重啦!”祈恩只能眨眼,再吐吐舌头。
  “总之,我走了,你自己也不要留太晚,真要是做不完,大不了不干了,我们两人一起重新找工作。”从座位上捞起皮包,汤维芳对着祈恩又说了一次,才转身离去。
  她走了之后,整个顶楼办公室,就剩江祈恩和葛明威两人。
  不过,葛明威有属于自己的独立办公空间,两人间隔着一道宽约五、六公尺,长约有三公尺的厚沉玻璃落地窗,窗子的内层还阻隔着一层落地百叶窗。
  祈恩望了望被隔开来的空间,深深一叹,转回脸来,继续盯着萤幕工作。
  “江祈恩,帮我冲杯咖啡进来。”这时,桌上的话机传来葛明威的声音。
  他似乎是料准了,她一定会留下来加班,所以命令下得直接又简短。
  祈恩几乎是被他突来的声音给吓到,等反应过来,她扭扭僵硬的脖子,甩甩手,由座椅上站起,走向茶水间泡咖啡。
  几分钟之后,她端着一杯咖啡,走到办公室门口,抬起空着的一手敲门。
  “进来。”门后很快传来葛明威的声音。
  “总裁,你要的咖啡。”祈恩推门进入,走向前,将咖啡递到办公桌上。
  葛明威接过咖啡,轻啜了口,皱起眉头。
  “这是什么鬼东西呀?”
  咖啡?说是糖水还恰当些!
  “你……不是要咖啡吗?”
  茶水间里只有三合一咖啡包,所以……
  “你喝过咖啡没?这种东西,能叫咖啡吗?”说着,葛明威将咖啡杯递上前,几乎是要塞回到祈恩手里。
  祈恩愣了下,“可是……”
  “可是什么?你自己喝喝看。”葛明威将手中的咖啡杯往前又推了下。
  祈恩咬了咬嘴唇,心想自己能喝喝看吗?恐怕不行吧?那杯子他已经喝过了,如果她也喝的话,不就是与他……间接接吻了!
  瞬间,脑中轰地一声,心跳加速,双手手心开始不听使唤地冒出大大小小汗珠来。
  “总裁,那杯子你……”你喝过了!
  祈思想说,但话都还没完全脱口,葛明威已经读出她的想法。
  “我喝过的,你就不能喝吗?如果你试都不试,又怎会知道自己咖啡冲得如何?就像我们公司是卖美容保养品,如果实验室里的人,连人体试用都不敢进行,甚至连自己拿回家去用用看的信心和魄力都没有,那还卖什么东西?干脆关门算了。”
  祈恩瞠大双眼看着他。
  她不过想了下,该不该去试喝一下他喝过的咖啡,他居然就说得这么严重?
  “拿去喝喝看。”葛明威看着她,将咖啡杯又往她怀中推近了些。
  祈恩接过,在他锐利目光的监视之下,不得已的就口,轻轻一啜。
  “怎样?”葛明威急着问。
  现在知道自己有多可恶了吧?居然让他喝奶精加糖水!
  祈恩将咖啡咽下喉,脸蛋微红。
  “还、还好呀……”
  跟其他的三合一咖啡比起来,这个品牌虽然有点甜,但还不是最甜的。
  “还好?”他怀疑,她的味蕾有问题。
  “三合一不就是这种味道?”
  “三合一?”葛明威张了张嘴,一副震愕得想要将她给吞掉的模样。“你说……你居然让我喝三合一咖啡?”
  他的吼声来得突然,吓得祈恩缩了下脖子。
  “有、有……有什么不对吗?”
  虽然听人说过,近距离接触偶像容易使人幻灭,但对祈恩来说,纵使葛明威对她很恶劣,她还是要暗恋他。
  “重新再去冲一杯来。”葛明威的额上已爆出青筋。
  怪哉,以前的他从不这么容易动怒,为何在她面前总是轻而易举就被撩起脾气。
  “要重新冲一杯?”祈恩皱起眉,该不该说呢?
  三合一咖啡的好处是,就算重新冲一百杯,还是一样的味道吧!
  “你还怀疑?”葛明威双手抱胸,瞪过来一记犀利目光。
  “我不是怀疑……”他越大声,祈恩的脖子就越缩越短,声音小得似蚊子叫。“我只是觉得,三合一无论怎么泡,味道都是一样的。”
  “你说什么?”葛明威一向讨厌说话似蚊鸣的人。
  祈恩用力吸了口气,不知哪儿寻来了勇气,抬头挺胸,鼓足中气道:“我是想说,三合一咖啡不管用冷水、热水、冰水,冲出来的味道都一样!”
  对了,就是这样的感觉。
  很意外地,葛明威竞有点欣赏起她反驳他的神情,因为这时的她双眼发亮,昂首挺胸,看起来非常的……
  有朝气。
  对,就是有朝气,她身上的那抹朝气让她整个人亮眼了起来,也是在这一刻,葛明威才真正地仔细将她打量了一遍。
  她有着一头柔顺的长发,若照着老人家的说法,发细而柔者,脾气通常很好,这在她身上足以印证。
  接着,是她的长相给他一抹说不出的熟识感,就像邻家妹妹一样。
  最后是她的身材,嗯……真的不及格。
  因为她娇娇小小的,如同一个国中生一样,身高铁定不到一百六。
  “你是说,茶水间里只有三合一咖啡?”
  “是。”祈恩很小心地与他对望。
  就这样,静静地,两人互望了许久。
  终于,葛明威推开椅子站起,“我的西装外套呢?”
  祈恩连忙放下手中咖啡杯,打开壁柜,由里头取出一件西装来。
  “总裁,你、你的西装。”祈恩小声说。
  “帮我穿上。”
  他恶劣的像个木头人一样,不仅没伸手接西装,还将两手平展开来,等着她像个小女佣一样的为他套上西装外套。
  “我……”祈恩很诧异,用一指指着自己。
  “要不然,你以为我是在跟空气说话吗?”葛明威睥睨了她一眼。
  祈恩咬咬嘴唇,乖乖地上前为他套上西装。
  西装套上身后,他不仅连一声道谢都没有,还开口嫌了她一句:“你个子从以前就这么小吗?是不是国小之后,就没再长过身高了?”
  “你……”祈恩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瞧瞧他的态度,圣人也会被逼疯吧?
  迎着她的目光,葛明威一点也不以为意的勾唇一笑,不预警地伸过来一一指,戳了戳她的额头。
  “我出去买咖啡豆,你乖乖的把资料整理完,别因为我不在,你就给我落跑,不管多晚,你今天一定要把那些资料建档交给我,知道吗?”
  警告性的说完,他迈开步伐朝外走,只留下一脸错愕的祈恩。
  葛明威本来只是出来买个咖啡豆,就准备回公司去,但一想到办公室里那个笨蛋秘书,肯定笨得连晚餐都忘了吃,所以就勉为其难地将车开进了一家五星级饭店停车场,决定带些口味不错的江浙料理回去给她吃。
  搭了电梯,他上到六楼,点了几道菜,结过了帐,站在一旁等候,恰巧有个衣着时髦、打扮亮眼的女人,由餐厅里走出来。
  见到葛明威,那女人眯了眯眼,认真瞧了他许久,然后终于打定主意,大胆走向前,来到他身边。
  “你……是葛总裁吗?”她叫窦芸倩,是个平面模特儿,约莫在半年前帮明威生技拍过平面广告,当时见过葛明威,对他一见钟情,无奈那时他身旁有佳人。
  “你是?”
  “呵呵,葛总裁,你果然忘了我了。”窦芸倩眼尾朝四周飞快扫了眼,在确定葛明威是独自一人,没有女伴之后,她肢体动作变得更为大胆,甚至伸来一只玉手,轻轻撩拨着葛明威胸前的西装扣。
  “我们曾经在哪儿见过吗?”葛明威将她的手拨开。
  他是个成熟的男人,非常懂得都会男女戏玩的那套游戏规则,而过往,他确实也对像眼前这种身材高挑、脸蛋美艳的女人,充满兴趣,甚至不介意她们主动。
  不过,今晚却很怪,当他看着她的手指落在他的胸前,把玩着他的西装钮扣时,却想起了办公室里的那个笨蛋秘书。
  此刻站在他身前的若是她,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大胆挑逗的举动。
  “我在半年前,帮葛总你公司的产品拍过平面广告,我叫窦芸倩。”
  “原来是窦小姐,我记得那回除了广告酬劳之外,也给你了几箱的试用品,不知道你用了之后,感觉如何?”
  “非常棒!”窦芸倩绽开最灿烂的笑容,想以笑容攻势,看能不能勾起葛明威对她的兴趣。“不愧是大家口中钻石级的保养品,美白除皱的效果好又迅速,朋友见到我使用后的模样,都争相追问厂牌。”
  “喔?”葛明威看着她,挑了挑眉。
  “当然了,我可是有大大的宣传。”窦芸倩自以为调皮的眨了下眼,掩嘴呵呵笑着。
  “那真是谢谢窦小姐你了。”
  对于她的笑容,葛明威说不上喜欢或讨厌,只是,很怪异地,又让他联想到江祈恩。
  他的那个笨秘书虽然不曾对他笑过,但葛明威却非常肯定,她的笑容绝对比眼前的窦芸倩亮眼,甚至甜美百倍。
  思及此,他眉结瞬间皱起。
  可恶,怎么又想到她了,葛明威微微咬牙。
  “哪里、哪里。”窦芸倩客套地说,掩嘴笑了数声,“不过,葛总裁每次都窦小姐、窦小姐的喊我,听起来有点生疏。”
  “那……”生疏?会吗?他本来就与她不熟。
  “不如,我也别称你葛总裁或葛先生,我直接喊你葛大哥,而你就直接叫我芸倩就好。”
  闻言,葛明威扬扬一眉,这种社交场上的客套称呼,他早巳习以为常,并不会太在意。“也好。”
  “葛大哥。”像是算好了时间,葛明威才松口应好,窦芸倩马上开口叫唤,声音娇嗲,大有勾引男人的打算。
  葛明威嘴角微掀,不为所动。
  “先生,你要外带的东西好了。”刚好,餐厅里的服务生在这时送来葛明威之前所点的外带食物。
  “谢谢。”葛明威伸手接过。
  怕他拿了外带转身就走,窦芸倩马上趋前,娇笑着说:“葛大哥还没用晚餐?”
  “是呀。”她积极的态度让葛明威暂时将注意力又拉回她身上。
  “外带的东西容易凉,凉了,不管是什么好吃的食物,美味都会减半。”窦芸倩微眨着一对桃花眼放电。
  “你有什么更好的提议吗?”女方已经暗示得这么明显,他若再佯装视而不见,就太不上道。
  “不如……我们可以找间汽车旅馆休息,边吃东西、边暍咖啡,还可以边聊天,和……”她掩嘴咯咯一笑,将话停在最暧昧的点上,让人很自然联想到既激情又暧昧的画面。
  “但是,我得先回公司一趟。”
  一夜情、两夜情,甚至是短暂的恋情,平常他很少不拒绝,只是……一想到他要是没帮办公室里的那个笨秘书带晚餐回去,她该不会笨得就干脆挨饿吧!
  思及此,葛明威眉心一皱,心中忿忿地咒骂了声。
  真是的,没事干嘛一直想起他的笨秘书!
  “不如这样吧,你先陪我回公司一趟,我们再一起去用餐、暍咖啡,然后找问汽车旅馆,泡澡、聊天共度浪漫的一夜。”
  硬是将浮现在脑海中江祈恩的身影抛掉,葛明威一改被动,伸过一手来挽起窦芸倩的手臂,一同离去。
  祈恩不得不承认,她很惊讶。
  当葛明威将买来的餐盒放到她的办公桌上时,她眼里蓄满了感动。
  “这是给你的,免得你说我这个老板恶劣,不懂得照顾员工,硬要你留下来加班,还不给晚餐吃。”他说着,神色有点不自然。
  因为她的眼神、她的表情,毫不隐藏地写着对于他随手帮她带回晚餐的感动。
  感动,有什么好感动的?
  若是以往,葛明威会这么一哼,当作视而不见,但此刻他的心却莫名地一揪。
  “谢谢。”祈恩的眸光由他的鞋尖栘开,落在桌上的餐厅纸袋上。
  “哪……哪里。”他应该寒着一张脸,装出一副硬脾气的模样,然而葛明威却发觉自己做不到,在接触过她那充满着感动的眼神之后。“快吃吧,东西冷了就不好吃了。”
  “嗯。”祈恩对着他扯开一笑,伸手取出纸袋里的餐盒。“总裁,你一定也还没吃吧?不如,我去……”
  “总裁”这两个字如同一枚威力巨大的炸弹,投向葛明威的心湖,炸出了他闷烦的情绪。
  “去什么?”这一吼,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祈恩胆子本就不大,当然被他给吓了一大跳。
  “我是想说,你也许会想跟我一起……”
  话还没说完,窦芸倩扭腰摆臀地由外头走了进来。
  “葛大哥。”她无视于祈恩的存在,快步走近葛明威,整个身子就往葛明威的身上倚。“你应该不会怪我吧?人家是在楼下等了你许久,一直不见你下来,才想说干脆上来看看。”
  说着,她给了葛明威一记灿烂酥骨的笑,但眸光在拉向祈恩的同时,眼里却饱含着警告意味。
  见到她的出现,祈恩咬了咬嘴唇,没敢再多说一句话。
  瞧她多傻,居然以为葛明威会留在办公室里跟她一同吃餐盒?
  原来,他只是见她加班可怜,才顺道帮她带餐盒回来。
  刚刚那一句总裁,让他心情烦闷,于是他故意抬起一手,掐了掐窦芸倩的下巴,故作宠溺。
  “我怎可能责怪你,你乖,等我一下,我再交代一些事,我们就离开。”
  然后,他转向祈恩,用冷冷的嗓音说:“晚餐我帮你带回来了,工作记得要做完,不管多晚,我明天一早都要看见。
  还有,离开前记得将办公室的电源关掉,纸袋里的咖啡豆要收好,再让我喝一次三合一,我就唯你是问。”
  冷着脸,他转身,搂着窦芸倩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