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_大亨的假情妇-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第五章
第五章
  冤家路窄,恐怕是两人的最佳写照。
  在欧德威差点没被气死,决定到公司去绕一趟,而在半路停下来买杯咖啡时,他又遇上她了。
  「小姐,两杯热拿铁……耶!?」话都没说完,伍青一抬头即见到等在吧台边的欧德威。
  他、他……怎么会在这儿?
  她出门前,可是认真观察过,就是知道他早已出门了好几分钟,她才敢出门来买东西,怎知……
  真是冤孽!
  伍青眨眨眼,吓了一大跳的往后退好几步,又不知因为绊到了什么东西,脚一拐,整个人往前扑倒──
  眼见手肘就要着地,细细的皮肤撞上粗砺的地砖,一会儿肯定会擦出可怕的伤口,疼得叫人泪花狂绽。
  然而,没有。
  就在伍青认为她逃不开,即将与地板做亲密接触,突地,一只手臂伸了过来,适时捞住了她,将她往上带,免去了她的皮肉之痛。
  她该好好的谢谢人家,然而就在她下巴一抬,眸光往上拉时,咽喉哽住了。
  一声谢谢犹如大大的麻薯一样,哽在喉头,任她怎么用力,也吐不出来。
  欧德威早了她一步开口,「不用跟我道谢,虽然本人不是很喜欢妳,甚至有一把掐死妳的冲动,但见死不救,有失我的原则!」
  他以为看她摔倒,他该很高兴,但却在事情发生的剎那间,连一秒的犹豫都没有,他已经反射性的出手。
  看着他酷酷的表情,伍青宁可他没出手,就算会摔得鼻青脸肿,她也高兴。
  「我也没要你救,是你自己鸡婆。」可恶的狗屁原则!
  不过,话说回来,他这个男人也并不是一无可取。
  至少,他懂得适时对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
  欧德威的一眉微微挑高。
  「妳知道吗?妳这个女人实在非常糟糕,空有一身好皮相又如何?牙尖嘴利,还外加一点道德观也没有,妳要是生在我家,当我的妹妹,我肯定会赏妳一顿好打。」
  欧德威很少一口气说出一长串的话,尤其是嘀嘀答答的像机关枪扫射,速度之快,连他自己都不得不吃惊。
  再次见到她,他觉得他会将她直接绑起来打,但没有,三个小时前的怒火,飙过了,就像突然在空气中蒸发了的水气一样,见不着,也难觅。
  害他不得不开始怀疑起自己,到底怎么了?对于她……
  「那,我是不是该感谢老天爷呢?谢谢訑,还好没把我生到你家去,否则有了你这样的暴力哥哥,我不是被打死,可能也剩不到半条命。」还哥哥、妹妹咧,谁会那么倒楣!
  跟他同住一个屋檐下?
  不,就算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永远永远的一个下辈子,她都不要。
  「妳……」有人又气到脸红脖子粗了,欧德威想,在她面前爆血管,恐怕是早晚。「妳真是非常不可理喻,难怪古人要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我想,不可理喻的应该不只我一人吧?有人想尽办法,欲将住得好好的邻居赶出大楼。我想,这样的人,才应该是野蛮、是霸道,不知欧先生,你的看法如何?」
  呿了声,现在,他后悔了,后悔不该出手相助。
  「我承认,我就是喜欢耍手段,又如何?」气氛霎时又变得紧张了起来,「不过,伍小姐,妳也不见得光明正大到哪吧?」
  停顿了下,气头上,也管不着咖啡到底拿不拿。
  「别忘了妳的职业,HARLOT可不是什么高尚的职业。」他补充,这一句,顾不得旁边有多少人,是不是有人停下来伫足观赏。
  「你……」伍青气得发抖,如果手上有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她铁定会往他那颗油葱头上浇!
  「欧先生,HARLOT确实不是什么高级的职业,但还不是因为市场上有需求,所以才会有人供给,如果要认真算来,应该也算是一种服务业吧!」
  「服务业!」欧德威大大嗤之以鼻。「妳还真敢说。」他可不敢听。
  伍青当然不是妓女,但她还是没打算解释,他爱怎么想,由着他去。
  「难道不是吗?请问,你都没有有需要的时候吗?」
  哼,他当然是有的。他和他的女朋友电梯里激情的那一幕,她可牢牢记得!
  「我……」欧德威一时被问住,咳了声,面色有些尴尬。「我、我干嘛跟妳讨论这问题?」
  是呀,他跟她东扯西扯,扯得晕头转向做什么?还差点让她似是而非的论调给说服了!
  「是呀,我又干嘛跟你说这么多?」他不想谈,难道她想?
  伍青走向前,一把推开他,走到吧台前。
  要不是被他给打断了,她方才就点完咖啡了。
  「等一下。」欧德威由她身后突然伸来一手,落到她窄小的肩上。
  「又怎么了?」伍青转回脸来,眸光不耐烦且无力。
  「妳该不会是忘了,妳做过什么好事吧?」眉结一拧,他的眸光锐利,螫人的落在她的小脸上。
  他不是吵架高手,只是新仇加上旧恨,让他不吐不快。
  「我确实不记得。」耸耸肩,她满脸不在乎。
  不是她有短暂牲失忆,而是对于这个恶邻,她做过太多了,又怎会知晓他指的是何事。
  欧德威咬着牙,「我想告诉妳,我一直是不揍女人的,别让我因为妳而破例。」脑中掌管理智的神经已如琴弦一样绷得死紧,随时有绷断的可能。
  「那又怎么样?」看看周围,伍青半分不以为杵。
  刚好,观赏的观众够多,要是他真失控,她就不乏现场目击证人。
  「妳这个女人!」欧德威怒不可遏。
  她不怕丢脸,但他还要面子!眸光朝着四周又扫了遍,他火速出手扯住她的,拉着人转身就走。
  ***    ***  ***  ***
  小小的巷道里,欧德威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将人给拉到没人走动的电线杆边。
  他终于松开手。「说,妳为什么向整栋楼的人广播,说我是妳的男朋友?」
  一手终于重获自由,伍青连忙甩呀甩的,眸子拉低一瞧,瞧见了雪白的手腕上竟被他扯出了一圈红,心里忿忿然,嘀嘀咕咕的咒骂。
  「你都可以向整栋楼的人贴出大海报,说我是个妓女,要赶我离开大楼。我又为何不能利用一下广播器,编出一篇故事来博取同情?」
  哼,以为她喜欢他,说他是自己的男友,她还觉得吃了亏!
  「妳……」分明是强词夺理,欧德威的眉一拧,两眼气得快喷火。「我说的是事实,与妳不同,妳是造谣生事。」
  顾不得美美的形象,伍青挤眉弄眼,外加扭鼻撇唇。
  「是喔、是喔,你怎么说都对,我怎么做都不对,那么……请问一下这位先生,你又凭什么认为自己不是造谣生事呢?」
  如果可以,如果她再激动一点,她想,她会大跨步上前,一指戳呀戳的,直接戳到他的胸口,最好是直接戳穿他的胸膛,看看他的心是不是黑色的,还是被野狗给吃掉了。
  造谣生事?哼,他简直比她可恶太多了。
  至少,她没有对着大家广播说,他是牛郎,是男公关。
  「我只是陈述事实。」下颚一绷,他神情严肃,目光灼灼。
  「是喔,你陈述的都是事实,而我说的就是狗屁。」与他对上眼,伍青才不会因此而退缩胆怯。「你所谓的事实又是如何评断的,用你的眼看?还是用猜的?抑或是……」
  伍青一眉挑得高高地,清秀的脸露出狐疑别有喻意的表情。
  「是你自己的思想不纯正吧?」她只差没在他身旁绕圈子,发出啧啧质疑声。
  欧德威哪能咽下这口气。「收起妳那夸张又恶心的表情!」怒斥了句,他轻咳声,昂首挺胸,将腰杆打得笔直。「我从不冤枉人,何况妳自己不也承认了吗?」
  他记得,她还应得理直气壮,丝毫不觉得妓女是个见不得光的职业。
  「我……」是呀,她是承认了没错。不过,那是在气头上,思绪随着他嘴里和眼里的鄙视味钻,他越讨厌的,她就越不想否认。
  这就叫反骨吧?
  这几年,伍青这个毛病患得严重。或许是因为在大家庭里,全家人对她的保护过于周详,让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潜意识才会想要反抗。
  尤其在面对威权式的命令时,她会反抗得越发激烈。
  「算了,我跟你争这些干嘛?反正只要你知道,我是绝对、绝对不会搬家的,不管你再耍什么烂手段,不搬就是不搬!」
  卯上了,抵死不搬!
  原先伍青还想着,若是奶奶和叔叔们又逼得太紧,她就要搬出这里另觅住处,这下,却一古脑儿的全给抛到脑后去,全因为这个让她嘴巴骂不停的恶邻居,臭男人!
  「是吗?那,我们只好走着瞧了。」欧德威都不禁要怀疑,她的固执似乎与他不相上下。
  不撮是吗?他该生气、该火冒三丈,不过,不知为何,此刻的他,似乎不再那么生气,甚至有点莫名的期待,一种自己都不明白的期待,怪呀……
  ***    ***  ***  ***
  原本去买咖啡的人,最后到底买到了没?
  答案是没有。
  伍青气得半死的跑回家,气得忘了要买咖啡,但也气得一定要喝咖啡,消气。
  没错,她非常需要,否则这次绝对会气到爆血管。
  还好,她还有个好友。
  关心上班上到一半,突然神秘兮兮的来了通电话,伍青本来是要去买咖啡请她,没想到最后却是她带了两杯咖啡来。
  「咖啡。」一进门,关心先递出咖啡,待伍青伸手接过,即一把拉起她的手,神秘兮兮的将人赶紧拉到沙发旁,压低嗓音。「喂,怎样?怎样?那个男人有没有还对妳啰啰嗦嗦?」
  伍青没回答,从一手握住咖啡开始,她就昂首猛灌,也管不了咖啡的热度,咕噜咕噜、咕噜咕噜泄愤似的猛喝。
  「小青?」关心还是首次看到伍青灌蟋蟀似的猛喝咖啡法。
  挥挥一手,伍青表示不方便说话,一声不吭的继续喝,直到将整杯热拿铁喝尽,将杯子由唇边挪开,这才喘了大大的一口气。
  柔亮亮的眸光拉开,她直接飘到关心手中握着的另一杯咖啡上。
  很好,火气已经消了一半。
  如果把关心的那杯也一同灌进喉咙里,可能火气能全消。
  「呃,如果妳需要的话,这杯也给妳吧!」看着她渴望的眸光,关心还能说什么?
  只见伍青一接手,又是咕噜咕噜的猛灌,直到喝完了最后一口,打了下饱嗝,这才抓起一旁的面纸,轻轻拭了下嘴角。
  正常了,又恢复成那个温柔典雅、纤细和善的伍青。
  「谢谢妳的咖啡,对了,妳方才在电话里神神秘秘的,到底是……」
  关心揉揉眼,还好跟伍青的交情够深笃,了解够深,否则肯定会被她搞糊涂!
  「我想起来了,今天中午去吃饭,回公司前,顺便在附近的商店街逛逛晃晃,然后就发现了一样好东西。」她眉开眼笑,还不停轮流交替着挑挑眉线,摆明了告诉人,绝对是喜事一桩。
  「什么好东西?」不是好奇促使,而是关心的表情颇让人有揭开谜底的冲动。
  「先不说、先不说。」关心摇摇头,鲜少的卖起了关子来。
  「既然不说,妳干嘛又提?」嘟起嘴,伍青大声抗议。
  「我提是有原因的嘛!」自然地走到沙发边,关心坐下,让背脊舒舒服服的靠在软垫沙发上。「先说说,妳隔壁那个恶邻居,还有找妳麻烦吗?」
  一提到欧德威,伍青好不容易按捺下的怒火,又冲冲冲的往上冒。「别提他了,一说到那颗油葱头,我就一肚子火。」
  「呃?」看起来真是非常火,脾气似乎比上一回大。
  伍青眨着眼,望向关心等待她将话说完的表情。「妳还以为,我方才为什么要请妳帮我带咖啡过来?」
  「怎么?他又给妳气受喽?」是有这可能,认识伍青这么多年来,她可是首次见到她将咖啡当成白开水一样抱着猛灌。
  「就是方才,我想妳要过来,所以我就先下楼去,到两个路口前的那个咖啡吧买咖啡,谁知道倒楣的又遇到了他,然后……」
  哇啦哇啦,彷佛是要发泄情绪,伍青一古脑儿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对着关心倾诉了遍。
  「原来!」没有恍然大悟,关心倒是微皱着眉,想不到三秒,她突然冲口而出:「青,妳发觉了没,妳似乎跟他还挺有缘的说!」
  「有缘个大头鬼啦!」伍青差点没被她给吓死,「关心,妳是打算吓死我是不是?我如果跟那种男人相处一辈子,没被气死,恐怕也会剩不到半条命。更何况,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我可没兴趣当人情感中的第三者。」
  「这有什么关系?」只是开开玩笑吧,关心还故意推了伍青的肩膀一下,却换来一记大大的大白眼。
  伍青瞪得相当不客气。「再说就不理妳了!」
  收到警告,关心半分不以为意的笑笑。「谁知道呢?世事难料,有许多一开始是死对头,最后却成了夫妻,这样的案例,屡见不鲜。」
  「关心!」伍青摆出生气的面孔。
  「啊,当我没说,当我没说。」耍糊涂、装白痴,她也会。
  「快说吧,妳不是要告诉我,妳发现了什么好东西?」快把话题带开,否则话题一直绕在那男人身上打转,会害她高血压提前来报到。
  「喔、对,这个。」偷偷瞄了伍青的脸色,关心将眸光拉回的同时,由旁取出一个从一进门,就拎在身旁的大纸袋。
  「妳跟那个恶邻还没结束,也许这个正好可以派上用场。」她笑得很贼,笑声咯咯咯的,听来不仅得意还挺恐怖的。
  「什么东西呀?」伍青狐疑地看着她,她的笑容未免太……
  「就这个呀!」一鼓作气,像让心爱的宝贝登场亮相一样,关心刷地一下抽出纸袋里的东西。
  伍青定睛一瞧,马上吓得倒退三步。「这、这、这……是什么玩意儿?!」
  瞧瞧那亮晃晃的森森白牙,张开的弧度彷佛随时欲将人给生吞活剥了般。
  「鲨鱼嘴!」说到这儿,关心得意的哈哈笑了三声。
  「妳不是说起居室的窗子,刚好与他的相对吗?把这个挂上去,包准鲨鱼的煞气将他给煞到天边去,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来找妳的麻烦!」
  「什么?!」
  伍青呆了呆,还有这招的吗?
  ***    ***  ***  ***
  欧德威通常不会将工作带回家,除非那天特别忙。
  然而今天的情况特殊,自从买咖啡遇到了那个女人之后,再进办公室,他整个人总是心神不宁,还眼皮直跳,所以当天的工作也就给耽搁了,甚至到了下班之后,还忘了把一份重要文件带回家。
  还好助理杨立尚未下班,于是欧德威就请他顺道将文件送过来。
  「一起吃晚餐。」欧德威走道门口开门,门外的杨立还没开口,他已伸手过来,接过他手中的文件。
  方才叫了外卖,是爸爸饿、我饿我饿那一家的披萨外送。
  头没回,欧德威忙着推推鼻梁上的眼镜,转身就往屋内走。
  杨立只好径自推上门,赶快跟上他的脚步。
  「欧先生,我肚子还不饿。」
  不知道他听见了没,杨立倒是没见到他停下脚步来,直到两人来到起居室,这里有座落地长窗,窗上却拢着厚沉窗帘。
  「披萨还热的,我还没吃,一个人也吃不完。」这时,欧德威终于停下脚步,转回身来,在靠窗前的英式宫廷老沙发上坐下。
  通常李倩倩不在台湾的时候,他也懒得出门去用餐,所以都随便叫个外卖解决居多。
  「那,好吧!」杨立是个很识趣的年轻人。
  老板都开口了,总不好一再拒绝。
  「过来坐下吧!」眸光终于由手上的文件移开,拉到杨立身上。
  杨立走过来,不过,并没有马上坐下,是出于怀念,他先走到窗子旁,微微掀开厚沉窗帘的一角。
  来过欧德威的住处几次,杨立知道这扇窗外,由上往下眺望,可看见一大片被浓密树荫略微遮掩住的行道路灯,灯光不会太亮,有点朦朦胧胧,煞是美丽。
  或许是因为掀高的窗帘幅度不大,无法将美景尽收眼底,杨立只好抬高手,将长窗帘再拉高些,随着帘幕一寸一寸的拉高,就会想再将窗帘再拉开些,最后,他干脆刷地一馨,将窗帘全拉开。
  相信老板并不会因此而责怪他。
  然而,随着窗帘整个拉开,杨立吓得当场定住,脸泛铁青。
  「阿立,阿……」欧德威很快发觉了杨立的不对劲,走近,随着他的眸光往窗外瞧,轰地一声,脑中的怒火又由脚底板一路往头顶窜。
  「那是什么鬼东西?」
  被一问,杨立方才被吓飞的三魂七魄好不容易终于寻到方向归位。
  「欧先生,你的邻居会对这种东西有兴趣喔?」而且还故意挂在窗边,准备吓死人吗?
  大大张开的嘴,森森尖锐的白牙,若将整个染红,肯定会让人以为是头食人兽。
  「还不就是那个女人!」说到伍青,欧德威的眉结就不觉地全皱在一起。
  那女人似乎真与他杠上了,居然又想出了新的花招来!
  「那个女……」口中的话还没复颂完毕,杨立已啊地一声,脑海中的电灯泡全亮了。瞭了,非常。于是眸光似雷达一样,跶跶嗟的又拉到那个怪怪大张的嘴上。
  「阿立,你看那个是不是鲨鱼嘴?」欧德威问,眉头拧得更深。
  「欧先生,是有此可能。」杨立很认真的偏头想着。
  「真不知道那个女人搞这招干嘛?」欧德威喃喃地。
  「欧先生,我听说,喔,对,是很久以前听我妈说的,她说鲨鱼嘴的煞气是很重的,所以拿来挂窗上,与它对冲的人,会很不好。」看来老板的邻居真的是与他杠上了。
  「这样……」欧德威抬起一手,摸摸下巴。「那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杨立实话实说。「不过,我可以马上打电话回去问我妈。」
  「那,快打吧!」不知怎么地,欧德威突然觉得,那个女人的这种斗法,似乎也挺有趣的,至少不用面对面的开骂。
  「呃,是。」几秒之后,杨立切断手机,转身报告。「欧先生,我妈说,去找面凸透镜,贴到窗台上,把煞气照回去,就可以了。」
  「那……」想了下,欧德威掀唇一笑。「还不快去!」
  「呃,是……」
  助理真命苦,下班之后还得兼跑腿。
  唉,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