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_野蛮秘书-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言情小说 > 野蛮秘书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4节 第三章
  第三章
  刚停好车,鱼容与孙芴南同时下车,并肩一起走在人行道上。
  “你通常晚上都做些什么活动?”他说着,心细地注意到她脚踩三寸高跟鞋,走起路来比较吃力,于是故意放慢脚步。
  “上拍卖网。”鱼容说着,心想,早知今天就不穿这双高跟鞋上班,走起路来怪吃力的。
  “上拍卖网?”干嘛?
  孙芴南注意到她的视线不停地往下瞄,想必是这双鞋让她走路很吃力,于是他将脚步放得更慢。
  “消耗别人对我的馈赠。”脚步停了下,鱼容沉下脸,决定了,回家之后绝对要把这双鞋给扔了。
  “你是指……”孙芴南马上领悟,那些赠品都是为了讨好她,希望她能在他面前帮着说好话,而特别精选的。“原来,你都是这样消耗掉那些东西。”
  恐怕也只有她能这么大胆,敢在自己的老板面前,谈论如何解决别人送来巴结她的礼品。
  鱼容一脸蛮不在乎的模样,“反正我又不可能去用那些东西,放着也只是占空间而已,若能将它们变现,为它们寻到真的想要的主人,何尝不是功德一件呢?”
  功德?孙芴南想笑,这两个字由她嘴里吐出来,真是怪得可以。
  她的整段话中,最重要的莫过于“变现”那两个字。
  他很怀疑鱼容的家庭状况,为何会让她喜欢花花绿绿的钞票,到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
  但,他又不得不佩服她,她跟那种真正贪财的人又不同,她有属于她的一套理论,就是她口中所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道理。
  “鱼容。”他跟着她停下脚步,就站在她的身旁。
  “嗯?”她反射性地转过脸来看他。
  就身高比例来说,两人绝对百分之百绝配,一百七十一公分的鱼容,加上脚下的高跟鞋,高度直追一八五左右的孙芴南,俊男配美女,真是赏心悦目的一对。
  “你有没有当过我是你的老板?”抑或是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掩饰过对她的兴趣,所以她才这么大胆。
  这个问题太突然,让她愣住好几秒。
  “我不当你是老板,还能当你是什么?”
  夜风吹呀吹,吹得她的几绺发丝飘荡、垂落在她美丽的脸庞。孙芴南有股冲动,想伸手将那如上等丝绸触感的发丝,勾回到她的耳后。
  但,在静静地与她对望了一会儿后,还是作罢。
  “算了!”他说,决定放弃这个话题。
  然而聪明的鱼容,自然是猜到他未说出口的话。“不管他们送不送我东西,也不管我收了没有,我都不会做出什么有违职责的事。说实在的,收礼一方面是为了让他们安心,一方面我也可以有薪资之外的收人,这种既不损人又能利己的事,我干嘛不做?”
  她的论调真让他傻眼。“鱼容如果你……”如果她真有任何经济上的问题,只要一句话,他一定帮她。
  “我怎样?”
  “你在经济上……”孙芴南想说,你在经济上有任何困难,大可直接跟我说,我会帮你。
  “我在经济上没问题!”鱼容毫不迟疑地打断他的话,眸光朝着四周绕了圈,“你不是说要吃饭吗?如果不饿,或是突然改变主意的话,我想就算了,我也可以早一点回去休息。”
  她说完,昂首迎着他的目光,两人站在人行道上,无声地对视。
  时间静静地流失,气氛变得冷僵,不知过了多久,久到鱼容已感到不耐,脚跟一旋,准备走人。
  孙芴南突然伸来一手,抓住她的。
  “你非得永远这么不可爱?”追求她,他早练就一身金钟罩本领,否则随时都在碰壁的他,早就全身伤口,血流不止而亡。
  “我从没说过自己可爱,而且也不喜欢自己变得可爱。”牙尖嘴利才适合她!
  与她又是一阵对视,最后孙芴南深深地一叹。“算了!”
  “怎样?不吃饭喽?”说实在,她也不全然真是钢铁心,怎么说今天也是他的生日,陪他愉快地吃顿饭,看场电影,也算回报他这个老板平日在公司里对她的特别关照和包容。
  “吃,饭是一定要吃。但等一下再去。”拉起她的手,他转身跨出步伐,但随即又思及她脚上鞋子碍脚,而放慢了脚步。“等一下?为什么是等一下?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鱼容被他拉着,他的体温不断从两人交握之处传递过来,熨烫上她的心口。
  “因为我们现在要先去那。”孙芴南以空着的一手指向前方,拉着她缓步往前走。
  “那……”鱼容的眸光越过他,往前看去,大约五十公尺前,有一家灯光明亮、招牌设计得相当特殊的店铺,是……一家鞋店?!
  “你带我去鞋店干嘛?”她反射性地问。
  “穿不舒服的鞋,当然得换掉。”他突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她。
  “我……”她想说,不要浪费,但一对上他的眼、他严肃的表情,她的话竟卡住了。
  “我好人做到底,今晚你陪我吃饭看电影,所以你的鞋,我送。”他说着,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才拉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
  ☆☆☆
  鞋店里,孙芴南双手抱胸,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待,看着店员为鱼容取来多双鞋子,等着她一一试鞋。
  “小姐,你男朋友很好喔,这么有耐心的陪你一起买鞋子。”店员蹲在鱼容身前,边伸手递鞋边说。
  “他不……”鱼容本想开口否认,但心想算了,何必跟一个陌生人解释。
  见她不语,店员用一副极为羡慕的口吻,继续说:“像我男朋友呀,可没这么有耐心了,上一回不过要他等我去超商买一瓶矿泉水而已,我一回头,他居然放我鸽子!”鱼容啼笑皆非地看着她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仍维持着最高品质的安静无声。
  “说实在的,我当鞋店的店员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了,每次见到男人陪他们的女友进来挑鞋,要嘛就是一脸大便,要嘛就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在旁边一再地催催催,可还没见过像你男友一样,只是静静地在一旁等,还有……呃……他真的长得很俊喔,身高应该一八五有吧?”
  鱼容还是懒得解释,看了她一眼后说:“我可以站起来试试了吗?”
  “呃,当然。”她突然说话,让店员吓了一跳:心想,这女人还真酷!鱼容不理她,由座椅上椅上站起身,弯腰看着脚上的平底鞋,再抬头看看自已前方镜中的影像。
  “还不错嘛,就……”她挺直腰身,正想开口说就这双,孙芴南却不知何时走近,站到她的身旁。
  “我觉得方才那双比较适合你。”他眸光专注在她脚上的鞋。
  “我倒觉得都差不多。”或许是出于叛逆的心理,鱼容故意这么说。
  其实,她觉得两双都差不多。对她而言,平底鞋只是要方便走路,对于样式,她通常不挑。
  “差不多?”孙芴南可不这么认为。他突然蹲了下来,伸出手,摸上她的鞋,像个男仆一样的服侍她。“这种鞋太大、太小,穿起来都不会太舒服,方才那一双刚刚好,而现在这一双则大了点。你看,我的手指都快可以摆进去了,何况方才的样式看起来较有生气,活泼许多,而现在的这双则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鱼容已忍不住打断,整个人差点往后跳开一大步。“就、就你说的,方才那双吧!”
  天啊,他知道他在干什么吗?当他的指头划过她的脚踝和脚盘,所带来的电流和烫人的感觉,教她心慌。
  一旁的店员看得都愣了,不是因两人暧昧的动作,而是纯粹的感动。
  真是好男人!
  天啊,为什么不是她?这种会专心地帮女朋友看鞋,还会为她穿鞋的男人,好得连打探照灯都找不到啊!
  “小姐,我觉得你男友说的对,其实我也觉得方才的那双比较适合你。”
  “我知道。我不是说了嘛?就方才那双。”鱼容的口吻有点紧张。可恶,她的脸居然有些微不好意思的红烫!
  孙芴南由她脚前站起,“小姐,我们就买那双,直接穿上。请帮我们把旧鞋包起来。”
  说着,他掏出皮夹,由里头取出信用卡递给店员。
  店员还来不及伸手接,却先被鱼容给拦截下来。“喂,我们还没问价钱耶,你怎么爽快地就直接付款啦?”
  是嫌钱太多吗?这种花法,早晚变成穷光蛋!
  “有什么关系,只要是你喜欢的,就……”
  “就该当个冤大头,被人像凯子一样削?”鱼容不知自己在气些什么,一时忘了店员就站在身边。照理来说,以往的她才懒得管这种闲事,只要出钱的不是她就好,可是这回……
  “小姐,我们店是很有信用的,一向不二价,从不会乱哄抬价格。”店员的脸色难看。居然说她削凯子!
  “这……”鱼容霎时震醒,这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可笑的话。
  “我们买了,麻烦你。”孙芴南对着店员一笑,一手抽出信用卡,另一手握住鱼容的手。
  店员接过信用卡,用一种崇拜的眸光看着他。“先生,你真是一个好男人耶,这鞋子的原价是三千八百元,我破例用员工价帮你打六五折。”
  唉,一朵鲜花,不,是鲜草就这样插在牛粪上,真可惜!
  “小姐,你要好好珍惜,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像这么好的男朋友,以现在的社会状况,就算打着探照灯都找不到。”离去结帐前,店员还不忘碎碎念。
  “他才不是我……”鱼容气炸了,她从没这么丢脸过。
  “算了。”孙芴南即时捣住她的嘴,阻止了她的辩驳。
  就冲着店员那两句话,“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和“像这么好的男朋友”,这双鞋就算买三万八,他都觉得值得。
  ☆☆☆
  一顿饭吃下来,鱼容始终绷着脸,不发一语,表现出她的不开心。
  终于,在服务生撤下餐盘,为两人端上饭后甜点后,孙芴南开口了:“你……还在为方才的事生气?”
  鱼容噘了噘嘴,放下手中的冰淇淋汤匙。“我哪有?
  嘴里虽这么说,但她心里明白,自己有。
  心里头的那股烦躁、郁闷,来得莫名其妙且激烈,让她很想发火。
  “我该建议你拿面镜子照照吗?”这样,她就会知道她的火气有多大。
  “你是在提醒我的脸很臭吗?”有点火,让她再度顾不得他是老板,口气变得很冲。
  望着她,孙芴南不以为意地耸肩,摊手。“让你恼怒的原因,只是因为那鞋店的店员对你说,你身在福中不知福和有我这么好的男友,你该好好珍惜之类的话吗?”
  “我……”一语被他道中心事,鱼容霎时哑口。
  孙芴南看着她几度欲说话,但又说不出口的模样,顿时觉得好笑。
  “我当你的男友,真让你这么难以接受吗?”
  “你……”看着他的眼神,那眸中明显透着浓烈的情感和些微的惆怅,让鱼容二度哑口。
  她本想直接回答他“当然难以接受”,但想了下,她婉转地说:“我……早就说过,我们根本是不可能。”
  “为什么?”他问得轻轻淡淡,一点都不曾忘记,这已是他第二十四次向她提出这个问题。
  “不为什么。”
  果然,她给的答案仍旧一样。
  “难道就不能看在今天是我生日的份上,答应我一回?”他笑叹了声,半开玩笑地说。
  “不能,你明知道这种事跟是不是你生日一点关系也没有。”她仍铁石心肠地拒绝。
  “你还真坦白。”孙芴南摇头一哂,“不过,虽然你拒绝了,并不表示我不会再继续追求你,相反地,对你,我绝对不会死心。你有权拒绝,而我,当然也有权继续追你。”
  “你……”鱼容的脸色微变,倏地推开椅子站起,“你为什么就不能明白我的意思呢?我是永远都不可能答应你的追求的,如果你要继续谈这件事,我想我们今晚的约定就到这里结束,我先走了!”
  她气他,气极了他的死心眼!为何别的男人,只要她稍稍给点排头吃,外加一张死人脸,就懂得知难而退,他却不能?
  另外,她也……害怕,害怕自己渐渐心动,因为她那波澜不兴的冰漠心湖,似乎正微微荡漾……
  鱼容一点也无法欺骗自己,一天二十四小时中,扣掉吃饭和睡觉,她有十个小时以上是在公司里度过,和孙芴南之间仅隔着一扇门。
  依据她这两年多来的观察,以男人来说,从不闹徘闻的他,算得上是个好男人了。
  越想越怕,越想越心惊胆跳,她一手捞起皮包,转身就要走人。
  “鱼容。”然而孙芴南的动作更快,伸手压住她落在桌面上,来不及抽走的手。
  “放开。”她冷着脸,看着他宽厚的大掌紧紧包覆着她的小手。
  “别这么激动。”他微叹息,今晚一切不是很顺利吗?为何就……
  “放手!”仿佛他的手会烫人,她恨不得马上摆脱。
  “你先坐下吧。”他望着她说。
  “放手。”她不再看他,眸光仅落在他的手掌上。
  “鱼容……”孙芴南来不及将话说完,她就陡然抽手,用力之猛还扯动了桌巾,桌巾一掉,最靠近桌边的糖罐就这么飞了出去。
  砰地一声,糖罐碎了,洒了一地,有些糖刚好洒在一旁一双光可鉴人的皮鞋上。
  鞋子的主人满脸怒气的张口咆哮:“是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敢洒本少爷一鞋子的糖?!我这鞋可是义大利进口的手工鞋,一双要价二十几万,赔得起吗?切,他妈的,他……”
  骂人的声音突然没了,因为他找到洒得他一鞋子糖的罪魁祸首。
  他一对略小的三角眼,定在鱼容白皙美丽的脸庞上。
  “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美丽漂亮又大方的未婚妻——鱼容啊!”
  ☆☆☆
  未婚妻!
  几乎这三个字才传入鱼容的耳膜,她脑子就立刻引爆百万吨炸药,轰得她红眼、暴躁,差点七窍生烟。
  “闭上你的狗嘴!谁是你的未婚妻!”一手叉腰,她显出难得的泼辣模样,恨不得能抡起拳头,将眼前的男子给打得满地找牙。
  “啧、啧、啧。”男子顾不得一手正揽着一名美女,在嘴上吃起鱼容的豆腐,“你想赖呀?除非你不想回家,并且跟你父亲断绝关系,否则呀,你是嫁定我了。”
  “卓子雄!”鱼容的双手紧握成拳,用力的程度让她把指节握得僵白凸起。“我跟我父亲是有约定的,我绝对不会输,所以你继续作你的春秋大梦吧,我死也不会嫁你!”
  说着,她恨恨地瞥向一旁,看着被卓子雄给一手紧揽的女人一眼,然后有点邪恶地说:“这种男人你也要?他只是跟你玩玩的,你没听他说他想娶我?”
  “我……”女人看着她,再看看卓子雄。
  “你这个女人想干嘛?挑拨离间?我告诉你,没用。她早就知道我是跟她玩玩的!”气不过气势嚣张的鱼容,卓子雄大声说。
  “车、子、雄。”他身旁的女人不堪被说成了玩物,面子罩不住,伸手将他落于腰间的手给推开,转身朝外奔了出去。
  “妮梦、妮梦。”卓子雄大喊,但女人的脚步却停也不停。
  鱼容抱着看好戏的心态,高高地挑起一眉笑。“怎样?这下踢到铁板了吧!你还以为每个女人都乐于被你玩弄,你卓少爷勾勾手指,就乖乖滚到你脚边,弹弹手指就乖乖滚开?”
  “你!”卓子雄气得狠瞪她,倏地抬起一手来,就要给她一巴掌。
  在一旁观看了一阵的孙芴南一把抓住卓子雄挥落的手,顺势将他的手给反折过来,痛得他哇哇大叫。
  “动手打女人,不是男人该有的行为。”说完话,孙芴南用力一推,卓子雄顿时失去平衡,差点跌倒。
  卓子雄好不容易才站稳脚步。“你是谁?”
  居然有男人为鱼容撑腰?
  孙芴南挥挥西装和衣袖上的皱褶,冷睇了他一眼,正想开口,鱼容却快一步抢白。
  “他是我的男朋友,如何?”她笑着说,故作狐媚态地站到孙芴南身旁,纤细的手第一次主动勾上他的臂膀,将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往他的身上靠。
  “你!”卓子雄不敢置信地瞪大眼。
  “怎样?不信吗?”她就讨厌这个三八蛋,最好气死他!
  灵机一动,鱼容的手似藤蔓般攀上孙芴南的颈项!没给他思考的时间,她已踮起脚尖,将她柔嫩的唇贴上他的了。
  这个吻虽然只是似蜻蜓点水般轻拂而过,但却足以震慑孙芴南,有一刹那间,他像个木头人般无法反应。
  “鱼、容!”卓子雄气红了眼,一副恨不得杀人的模样。“好,算你狠,不过你不会得意太久,早晚我一定把你娶回家,然后照三餐外加消夜地揍你!”
  “我说你就继续作你的春秋大梦吧!”不想让卓子雄看笑话,鱼容很快镇定了下来。
  其实,她同样也为自己的动作感到错愕,尤其当她的唇瓣贴上孙芴南的刹那,那强烈的电流让她心跳加速、呼吸变快,整个人震惊不已。
  “我当然不是在作春秋大梦。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父亲之间的约定吗?哼,剩不到半年的时间,我看你如何赚到三千万。”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鱼容气呼呼地瞪着他。
  “我才懒得管你,不过我倒是可以原谅你方才的行为,只要你乖乖听话,上前来喊我一声卓哥哥,并且亲我一下,那么我可以考虑考虑,娶了你之后不打你。”
  “你去死吧!”鱼容气得差点没当众脱起鞋子来接人,但念头一转,她那么生气干嘛!自己犯不着为了一只畜牲生气吧!
  她敛起怒容,迅速绽开灿烂笑容,“喂,姓卓的,你是不是忘了你的女友跑掉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喔,搞不好她现在已经勾搭上别的男人了,毕竟以她方才的穿着……”
  她学着卓子雄,嘴里也发出啧啧响声。“也算是够火辣的了,低胸露背又迷你裙,我想只要是男人,看到了都会有反应吧!”
  “你!”卓子雄很气,但找不到话反驳,看看她,再往女友消失的方向一看。“妈的,鱼容,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
  抛下话,他冲出门,追他的女人去。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鱼容忍不住一啐:“真倒楣,遇到了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