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_大亨的假情妇-CC免费小说网
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第二章
第二章
  半夜,肚子饿到不行,还好伍青有人可以喊救命,拨了一通电话,半个小时之后,好友来了。
  关心──伍青最好的朋友,大学时期两人曾经当了两年的同学,后来关心中途休学,转到国外去念书,直到去年才由国外回来。
  说到她,情况可与伍青恰恰好相反──不论是家庭背景,还是家人对她的关心度。
  关心的家庭算不上是富裕,只比小康要好上那么一点点,但父母亲却拚了命似的生小孩,小孩一个一个的蹦出来,一字排开,一、二、三、四、五、六、七,从老大到老么,全部都是女儿,生不到半个儿子!
  于是乎,生为老么的关心,名字虽被取为关心,实质上却得不到任何的关心,家里没人理她,父母也不大管她。
  .从小到大,她没什么朋友,除了伍青之外。也不晓得为什么,两人就是特别投缘,就像是那种失散多年的姊妹一样,一旦遇上了,想不黏在一起都难。
  「怎么会饿到这么晚还没吃饭?」一脚刚踩进屋子,关心劈头就问。
  双手一摊,伍青耸耸肩。「我也不想呀,还不是因为被气饱了。」
  被那个沙拉油头给气饱了。
  其实严格说起来,他的五官长得还不错,若不是那头可怕的旁分西装头,他应该会颇为帅气。
  帅气?!
  伍青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赶紧摇摇头,想摇掉脑海里让她会吓到掉下巴的念头。
  莫名其妙的,她就是记得他的长相,像烙进了脑海一样的深刻。或许是他太恶劣了──伍青不断的为自己寻找一个合理的理由。
  「谁给妳气受呢?」关心惊讶不已。
  伍青的人缘有多好,她又不是不知道,几乎是人见人爱,只差没人人捧在掌心中疼了。
  伍青重重的叹了口气。「这个等一下再说,我先去厨房拿碗盘出来装东西。」说着,她走向厨房,走了几步却又突然想起。「对了,关心,妳帮我买的东西多少钱?等一下拿给妳。」
  关心的眸光雷达似的瞪了过来。「有胆就再说一次。」
  她们之间还分彼此吗?伍青对她的帮助,是她这辈子做牛做马都还不了的,现在只是区区一顿晚餐而已,居然要跟她算明?
  关心想起了前几年在海外的生活费和学费,要不是伍青的资助,以她的家境,根本不可能供应她出国留学。
  伍青转回身来,歉然地吐了吐舌头。「对不起嘛,人家只是一时不小心,毕竟这阵子可揩了妳不少油,让妳又是请吃晚餐、又是送消夜。」
  「那妳呢?」这点钱算什么。「妳给我的不是更多?」
  「好嘛、好嘛,算我失言喽!」伍青俏皮的眨眨眼,送来一抹撒娇的笑,很快转身去了厨房,没多久,她拿了碗盘回来。
  「我真的快饿死了!」东西才刚倒好,她马上大快朵颐了起来。
  关心看得直摇头,亏她平日那纤纤细细、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
  「对了,妳还没说,是谁把妳气成了这副模样?」
  说来不容易,伍青的脾气一向非常温和,说话也总是轻声细语。
  「有人以为我是妓女!」
  这句话够震撼力,炸得关心不得不傻眼。「是什么?!」
  妓女?居然有人会认为伍青是妓女?!妓女有她的气质和模样吗?她敢肯定,那个人要不是瞎眼,就根本是个大白目。
  「妓女呀。」说得漫不经心地,伍青自己也不明白,脾气突然咻地一下,不知全跑到哪去了?
  或许,随着一口一口美食送进嘴里,填饱了自己的小胃,似乎火气也消退了。
  「是哪个白目的人?」卷起袖子,关心一副要去找人吵架的模样。
  望了她一眼,伍青的注意力暂时由手中的美食挪开。「一个让人觉得好气又好笑,有点恶心又老土的男人。这事要由今天一场免费的激情戏开始说起,那个馊水头男人……」
  伍青把憋了一整晚的气愤,一古脑儿的对着关心倾诉。
  「妳知道他住几楼吗?」关心听得义愤填膺,一副马上要冲出去找人开骂的模样。
  伍青没忘伸来一手,紧紧地拉住她。「不知道,不过,既然事情过了,就算了吧!」
  虽然那个男人是馊水头,但怎么说也长得一副又高又壮的模样,哪是她们两个小妮子可以对付的呢?
  「怎么能算了?我还想问问他,他眼睛是不是瞎了?还是涂到屎?居然会把妳看成是妓女!」关心看来比伍青还气愤。
  「这也没办法,我想可能是从搬到这里之后,我都闲闲美黛子的待在家里吧!」又住豪宅、开名车,还穿名牌,莫怪乎人家会往那方面去想。
  「怎么了?妳工作不是OK了吗?」关心不解的问。
  伍青这次能顺利的离家独居,不就是因为赢了与老奶奶的约定吗?
  老人家说,要是孙女能顺利的找到工作,就答应她搬到台北来居住。
  老奶奶使尽方法,从中阻扰,以为胜券在握,没想道伍青排除了万难,跌破一家人的眼镜,硬是找到了一个工作,还在最短的时间内报到,并且搬到台北住。.
  「是呀,但后来徐经理才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他说公司希望能改成论件计酬,如果我不要的话,他们可以另外找人。」
  「论件计酬?」关心瞠目结舌。「他以为在做家庭手工吗?」
  耸耸肩,伍青倒不是很在乎。「我后来想想,没关系啦,反正我的积蓄还有一点,一时半刻也不会饿死。」
  一点点积蓄?这样说或许会羡慕死很多人,因为她所谓的一点点,是银行里少说有七、八个零以上的存款。
  关心伸手往额上一拍。「真是败给妳耶,这样妳都答应!」一说完,她又忽想起。「等等,妳该不会?该不会……」
  「什么啦?」伍青不大习惯她因震惊而夸张圆瞠的眼。
  「妳该不会也答应人家,机票旅费妳都先自付吧?」
  伍青找到的是一家专门出版旅游杂志的出版社,其中又以深入介绍某一特定地点的精致旅游书藉最受欢迎。
  点了一下脑袋,伍青仍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这样也没关系呀,因为徐经理答应我,我可以一边游历一边整理资料,等我回国,资料全都整理完备后交给他,看是要一次全领酬庸,或是抽版税,都没问题。」
  「他说,妳就信呀!」关心忍不住斥责。
  伍青最大的优点正是缺点──太好说话。除却搬回家里住这点坚持,其余皆很好说话。
  「好嘛、好嘛!」伍青靠了过来,先扯扯手,再拉拉关心的衣袖。「这件事我们就别再提了嘛,我现在肚子饿死了,妳先让我填饱肚子,然后我请妳去看午夜场的电影喔。」
  耍出一百零一招铁定灵验的招数,嗲一下就对了,百试百灵!
  ***    ***  ***  ***
  现在的情况该怎么说?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还是倒楣到底,喝凉水也会塞牙缝?
  是的,肯定是。
  否则不会连出个门看场电影,也会遇见他!
  「关心、关心,我跟妳说……」在漆黑的走道上,伍青把俏脸挪到关心的耳边,小声地说。
  「真的?」她的话未毕,关心的声音突地拔高了几个音阶。
  伍青赶紧伸手摀住她的嘴。「妳别喊那么大声嘛,万一被他听见了,怎么办?」
  「怎么办?是他不对在先,如果他真看见我们,该躲的也该是他。」关心咬着牙,小嘴一张一合,无声地说。
  「可是妳不想在这里吵开来吧?到时候可能会有许多人给我们大白眼。」
  伍青柔亮的眼往四周扫了圈,幽暗密闭的戏院空间里,可还有着许多人!
  「妳这么说也没错。」关心的眸光很快往两旁各扫过一眼。
  但,就这么便宜了那个大浑蛋吗?
  当然不。
  手上捧着一大桶两人份爆米花的关心,很快的发觉了她们的座位,刚好在欧德威的正后方。
  使了一个眼色,伍青接收到了,先是一愣,然后惊讶的差点没大叫出来。
  没给她尖叫的机会,关心拉着她很快在属于她们的座位坐定。
  电影开始了,片头的广告,没兴趣;接下来的正片,也没兴趣;但,两个女人能肯定的是,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肯定会很有趣。
  ***    ***  ***  ***
  这是一部悬疑推理的惊悚片,这样的影片,看到精采片段该有何反应?
  惊讶的屏息以待?紧张的瞠大双眸?还是瞇起眼来的努力猜测凶手是谁?
  都不是。而是──
  「妈的,见鬼的该死!」随着拔地而起的暴怒咒骂声,背景音乐还搭配
  了一声清脆悦耳的啵声。
  一道水注,似喷泉一样的喷涌而出,非常完美的落在欧德威的头上、肩上、衣上、全身……
  「蚂的!」就算是圣人也绝对会发狂。
  然而,那个始作俑耆呢?双手一摊,摆出一副极度无辜和莫可奈何的表情,继续握着手中的犯罪工具。
  那是一瓶可乐──很可怜的可乐,被摇过,又被猛然扯开瓶盖的可乐,暂且不管它现在是不是还能快乐得起来,但能肯定的,它被拿来当成工具了──一种犯罪的工具。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突然爆开来了!」伍青可怜兮兮的说。
  当然是百分之百故意的,她还尽量的让整瓶碳水化合物往他的头顶上喷。
  关心负责撒爆米花,她则负责喷可乐,瞧瞧他被她们两个女人整得可怜兮兮的模样,她的心中可乐了。
  「妳、是妳!」欧德威一眼就认出了她。
  「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先生!」伍青对于自己的演技,佩服得五体投地。她该拿奥斯卡小金人奖的,要不,至少也该有法国坎城的金棕榈奖。
  「妳是故意的!」他要看不出来,就肯定是瞎眼了。
  「怎么会是故意的?先生,我真的是不小心的!也不晓得为什么,一扭开这瓶盖,可乐就全喷了出来。」GOOD,连国内的金马奖、金钟奖,她都全包了。
  如果眼睛能喷火,欧德威此刻就是。不仅喷火,他额头上、脖子上的青筋还一根一根的爆凸了出来。
  「伍小姐,妳认为这个游戏很有趣吗?」咬牙切齿地,他一副欲将人给生吞活剥了的表情。「我给妳机会道歉,立刻,否则我们走着瞧!」
  喔、喔,有人生气喽,还撂狠话。
  伍青身旁的关心看不下去,想挺身上前,跟着开骂,但,却被伍青给拦了下来。伍青一手紧紧握着她的,要她稍安勿躁。
  平时,伍青是温和的、是柔顺的,更是很好讲话的,但那是未激怒她。
  外表总是给人柔柔弱弱感觉的她,一旦被激怒,可就全然不是这么回事了。
  「这位先生,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而且我一直跟你道歉呀!我相信大家都有听到,如果你是介意衣服被我弄脏了,我会负责赔偿,绝对赔到底。」
  她的这番话拉来更多的注意力和嘘声。
  试想,在一个幽闭的黑暗空间里,原本大伙屏息以待,全神贯注的盯着最前方的大萤幕,却被突来的一场闹剧,中断了继续观赏影片内容的兴致,而现在,那个始作俑者之一的男人,还对着一个纤弱的女人大吼大叫,莫怪乎有人要看不下去了。
  「人家都道歉,还说要赔你衣服了,你还想怎么样?」有人仗义执言了。
  一旦有人跳出来,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仗义执言,一波接着一波,其中还不乏夹杂着非常不屑的嘘声,反正大众总是同情弱者,而恰恰好,伍青将弱者的一方,诠释得恰到好处。
  「真是不讲理的人,看人家是弱女子一个,就想欺负人。」
  「洒一点爆米花和可乐在身上又不会死,瞧他个头那么大一个,蚂蚁也搬不动他吧!」
  「就是仗着自己人高马大,才会欺侮一个纤纤弱弱的女人吧!」
  「对呀,你们看、你们看,那个小姐好可怜!」
  就这样,原告打成被告,肇事者变成受害者,受害者成了地痞流氓,只差那么一声令下,可能会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见情况不妙,一直沉默地坐在欧德威身旁的李倩倩,终于上前去拉人。
  「德威,我看算了啦,我们走吧,别看电影了啦!」
  识时务者为俊杰吧!她就怕真吵起架来,恐怕小命会不保。
  在李倩倩不断的撒娇拉扯下,欧德威终于让步,在转过脸去,狠狠地瞪了伍青一眼之后,随即转身离去。
  反观那两个肇事的小女人,笑得可是非常灿烂!
  不过,两个人的梁子,算是非常正式的结下了,还结得非常之深。
  ***    ***  ***  ***
  是可忍,孰不能忍!
  欧德威从未受过这等屈辱,何况那个女人是故意的,他百分之百确定。
  把李倩倩送回住处后,他回家随便冲个澡,就决定去找她理论,不管时间多晚,管不了会不会吵到其他的邻居。
  来到伍青的家门口,他故意让一只手指黏在电铃上,好似不烧坏她家的门铃,绝不善罢干休的模样。
  没让他等太久,门一下子让人由里头拉开一道缝隙来。
  「你又干嘛?」伍青的小脸出现在缝隙中,一脸的睡眼惺忪。
  这个男人的心眼还真小耶!她不过是撒了他一头的可乐外加一身爆米花,跟他冷嘲热讽的指控她是个妓女,污蔑她的人格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干嘛?妳居然还有脸问我想干嘛?」欧德威额角暴怒的雷包仍在,眸光冷厉中带着凶恶。
  若不是怕自己背负上杀人的罪名,现在,马上,他就想直接将她由屋子里给揪出来,拖到顶楼阳台去揍一顿,然后直接将人给扔下楼去。
  「喂、喂,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喔!」她伍青虽不如外表一样是个弱质女流,但怎么说他现在面露狰狞的模样,也足够吓坏她了。
  她还想多活几年,不想成为明日一早报纸社会版上的无名女尸。
  君子!欧德威哼了声。君子态度是拿来对待淑女的,不是她这个妓女。
  「拿去!」手一抬,他拎起手上握着的纸袋,表明了来意。「我要一套全新的,而且一样都不能少,否则,我们就法庭上见!」
  「耶?呃……」
  不知道自己是突然变笨了,还是胆子瞬间长大了许多倍,伍青居然呆呆的解开门上的铁链扣,还真拉开门来,伸手接过纸袋。
  眸光先扫过纸袋里的东西,再略抬起下颚,挂着两个问号的大眼落到眼前的男性脸庞,一看、她差点呆掉。
  耶?馊、馊……馊水头不见了?!
  不是,当然不是指他的人不见了!而是他现在的模样,他的模样……厚沉的眼镜不见了,那一头像泡过福马林一样既工又整的西装头,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头看来有点颓废又有点不羁的直黑湿发,发长不长,但搭上他锐利的眼,却足以挑动人心。
  「你拿给我这些东西干嘛?」拍拍自己的脸颊,伍青在心中狠狠地斥责了自己一顿。她疯了不成,居然莫名其妙就给他吸引了去?!
  「妳承诺过要赔。」如果人的脸可以硬得似粪坑里的臭石头,此刻他的就是。「还有,希望妳能识趣一点,早点搬离这里,别让我使了手段,再后悔莫及。」
  伍青越听越火,一对圆亮的眼儿越瞪越大。
  「赔?我为什么要赔你衣服?衣服是脏了又不是坏了,顶多洗一洗,不一样能穿?大不了,我赔你洗衣费就是了。」
  但,对于另一件事,她着实咽不下心口的怒气。
  「还有,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这屋子可是有所有权人,人家屋主都没赶我走了,你又凭什么赶我?」
  双手扠腰,她跨了一大步前进,火气往上冒,勇气往上升,不来个据理力争,誓不罢休。
  「凭什么赶妳?」高高挑起一眉,又是那鄙视的眸光。
  伍青气极了他的眸光,脑筋一转,她故意不解释,甚至顺着他的想象走,就是要气走这个猪头男,最好能气死他。
  「你也是男人,也会有需要的吧?」她故作娇嗲,一只纤纤玉手抬了起来,毫无预警地往前探,搭到他的胸膛。「大不了,改天你来找我时,我给你个特别的折扣就是了。」
  浑身窜过一记莫名的电流,欧德威用力挥掉她的手,彷佛她是个世纪病毒的带原者。
  「妳别想对我勾三搭四,搬不搬,妳自己看着办,但最多我只给妳一个星期,一星期后,若还让我在这幢大楼里见到妳,就别怪我出手不留情。」
  对于自己的反应,他有些懊恼,说完话,急着转身走人。
  不过,才走了两步,却又忽然煞住脚步,转了回来,眸底飙火。
  「还有,纸袋里的衣服,妳最好照着承诺,去买一模一样的来还给我,否则……」意思再清楚不过了,就是要她走着瞧。
  话也说了,目的也达到了,嚣张的威胁者,当然是一刻不留的退下场去。
  清冷的空间中独留下纤纤细细的女人,伍青望着那让她恨得牙痒的身影,指天指地的起誓──
  「我要是会顺你的意搬出这里,从今以后,我就不叫伍青!」